这个电话持续的的时间很长却也很宁静,江沅从始至终都而已在“嗯”,基本也没其他的话说。而简兮始终被江沅拉着,想离开了又走不掉,没办法不尴不尬的站在那里。一直到电话通话结束了,江直到通话结束,江沅才慢悠悠的问简兮,“你刚才接我电话了?”。...

这个电话持续的时间很长却也很安静,江沅从始至终都只是在“嗯”,基本没有其他的话说。而简兮一直被江沅拉着,想离开又走不掉,只能不尴不尬的站在那里。

直到通话结束,江沅才慢悠悠的问简兮,“你刚才接我电话了?”

江沅的语气里没有责难,简兮却听的一阵心虚。“嗯,接了。”

“谁让你动我手机的?”江沅挑着眉毛问,“某人今天早上还不是因为被我动了手机而大发雷霆,怎么现在自己动我手机来了?”

“是……我是怕你父亲生气才接的,没有乱动你手机。”差点就把管家供出来了,不过这种没义气的事情她可不会做。再说了,谁大发雷霆了?她像是那么没素质的人么?

“算了,走吧。”江沅站起身,拉着简兮就往外走。

“去哪啊?”

“父亲今早从外国回来了,我们现在去见父亲。”江沅说的轻松,可简兮闻言却是特别夸张的“啊”了一声。

又要见家长啊?简兮像是上次见冷秋挨的那个耳光,脸颊似乎又有些隐隐作痛起来。江沅的父亲要是像他母亲一样暴力,那她可就完了。

看到简兮苦着一张脸的样子,江沅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轻笑着说,“没事的,虽然我父亲性格不好,为人暴力,并且还不怎么喜欢你,但是放心,他是不会拿你怎么样的。”

“这还不会拿我怎么样啊?”简兮的情绪越发的低落起来,她怎么觉得江沅是故意的啊,哪有他这么安慰人的?

一路被江沅带到车里,简兮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反复拢了拢耳后的碎发,又反复整了整自己的衣襟,看着越来越近的江家老宅,简兮问江沅。“第一次见面,我就这样空着手来见你的父亲,会不会显得我很失礼?”

“有一点。”江沅漫不经心的说。

“还有,我今天穿的这么随意去见你父亲,会不会不太正式?”

正在专心开车的江沅忽然转过身来看着简兮,目光似笑非笑,“是不太正式,但是你不用这么紧张。”

江沅的意思是,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有他在,即便出了什么事情也有他扛着,简兮不用紧张。可简兮却理解成了,他们两个本来就是假结婚,又不是真的要相守一生,是没有什么好紧张的。

两个想偏了的人就这样突然安静了下来,静谧无声的坐在车里,耳边只有车辆飞快行驶而形成的风声。

可话虽如此,真的到了江家门口,简兮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再一次整理了自己的发型和衣襟,简兮任由着江沅拉着自己走了进去。

客厅内,江志承似乎是一直在等着他们,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和冷秋一样,江志承也是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衣服穿的干练利落,一双眼睛里透出来的威严分外摄人。

“爸。”江沅带着简兮站在了江志承眼前。

由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江志承,简兮就只是站在江沅身后没有出声。可江志承却对江沅视而不见,抬眼只看着站在江沅身后的简兮。两人对视的那一刹那,简兮只觉得江志承目光如电,看的她心中狠狠一惊。

果然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的人,简兮在心底暗自说着。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90)

我要评论
  • 无表情&八秒。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小&陪哥哥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计较她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的女孩&蜒流淌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躁动不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 写在脸&间,再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肯要赔&忙离开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第一次&玩,想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