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简兮。”江志承说的是当然句。“是,我是简兮。”“跟我去书房。”江志承抛下这句话就上了二楼,再也没多看简兮几眼。“爸……”江沅想拦阻,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江志“是,我是简兮。”。...

“你是简兮。”江志承说的是肯定句。

“是,我是简兮。”

“跟我去书房。”江志承抛下这句话就上了二楼,再没有多看简兮一眼。

“爸……”江沅想阻拦,刚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江志承转过头来狠狠一瞪,想说的话就堵在咽喉里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勉强勾唇对着江沅笑了笑,简兮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听起来无所谓一点,“你不是说你爸爸不会拿我怎么样的么?放心好了。”

这时候到成了这小妮子安慰他了,无奈的揉了揉简兮的发顶,难得她这次很乖的没有躲开,“别紧张,他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好了,不会有什么事的。”

此时书房里的江志承终于是等不下去了,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提醒楼下的两个人。

如梦初醒的简兮快步走上楼,进了书房之后有些忐忑的站在江志承对面。

“坐。”江志承说起话来的语调和在电话一样,都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习惯性的发号施令。

见端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江志承如电一样的目光开始打量简兮。从进门开始这个女孩就一直没有多说话,但从她笔直的站姿就可以看出她有良好的家教。现在坐在这里也一样,身体只占了椅子的三分之二,脊背始终绷直,双手自然交叠在膝盖上,有些忐忑但却始终保持着得体的笑容。

这个女孩长得也是很美的,娇而不媚,艳而不俗。小巧的鹅蛋脸让她原本很亮眼的五官柔和了不少,是很符合中国人审美的那种好看。有气质有家教且又长得美,也难怪小沅会对她另眼相待。

打量了半晌,江志承终于开始切入正题,“听说你是在酒吧和小沅认识的,还闹出了一个视频,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是的,我是酒吧的驻唱,所以我们是在酒吧认识的,视频也是真的,可事情并不像网上所流传的那样,那些狗仔恶意的捕风捉影,并不值得相信。”江沅的父亲居然没有调查她?这还真是让人吃惊。

江志承没有调查简兮,一是因为他刚刚回国还没来得及着手,二就是简兮说的,那些调查回来的内容并不可信,与其去捕风捉影不如亲自盘问简兮。凭借他的阅历,简兮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他一眼就看得出。

“你在酒吧驻唱谋生,这样看来你的家境不是很好啊。”可如果简兮的家境不好的话,她又怎么会有这样良好的家教呢?

“我的家境的确不好,可我的家境也不是一直都这么不好。”简兮勾唇笑了笑,笑容有些苦涩,“我在酒吧驻唱,是为了给我的父亲赚足医药费,他曾经是个设计师,可是他现在躺在病床上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这就是天妒英才。”

“我对出名的设计师都有一定的了解,不知道你的父亲是……”英才?这个女孩说话的语气一直很谦虚谨慎,可是说起自己的父亲,她居然会用英才这样的词汇。江志承忽然有点好奇,她的父亲究竟是谁。姓简的设计师,难道是……

“我的父亲是简明宸。”

果然是他!想起简明宸那个特立独行的天才设计师,再看看眼前的简兮,江志承果然在简兮的五官里看到了当年江志承的眉目。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185)

我要评论
  • 好。”&合约就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 单车骑&上是飙

    “没事,没事。”骑单车骑到她这个速度可算得上是飙车了,人家没计较她就不错了。再者说,对面那辆车可是兰博基尼,打死她也赔不起啊。

  • ,说出&总三十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车快速&,简兮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还是撞&液体从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 沅也到&罪了。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 乱的散&,低头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 &玩,想

    “好啊。”简兮突然勾唇一笑,看来这几个人是第一次来这里玩,想把她简兮灌醉,做梦!

  • 厢里江&地方,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