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里,简兮和江志承的谈话还在再次,江沅坐在客厅沙发上,听见书房里也没突然发生异常激烈的争吵,也也没已发出什么物体碎裂的声音,心下安宁了不少。而已江沅的这份安宁还也没持续的冷秋回来了!。...

书房里,简兮和江志承的谈话还在继续,江沅坐在客厅沙发上,听到书房里没有发生激烈的争吵,也没有发出什么物体破碎的声音,心下安定了不少。只是江沅的这份安定还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大门外传来的汽车鸣笛声就让他暗叫一声不好:

冷秋回来了!

一进门就看见江沅,冷秋的喜悦溢于言表,自从上次她掌掴了简兮之后,她就很久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了。

“小沅,你是来看妈妈的么?”冷秋迅速的坐到江沅身边,她就知道,凭那个女人是无法撼动她和儿子之间的关系的。

“是啊,我来见爸,自然也就来看你了。”看到冷秋那么明显的喜悦,江沅无法将真实情况说出口。

“那就留下来吃饭吧,正好你爸爸回来了,想吃什么我来给你做,我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今天晚上也就别回去了,反正公司最近难得清闲。”冷秋说着就要系上围裙,江沅还没来得及阻拦,二楼书房的门就打开了。

看到书房里的简兮,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江沅,冷秋刚刚还喜悦万分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

“你来看我就算了,还带着这个女人来做什么?”说着,冷秋转头看向的简兮,“还站在那里干嘛?还不走?非要让我赶你出去么!”

“我……”简兮嘴唇翕动了几下,什么都没有说出来,有些委屈也没法辩解,只能咬咬嘴唇沉默不言。

“妈!”江沅不悦的打断了冷秋刻薄的话语,“她是我的妻子您的儿媳,进我江家的门就是江家人,您怎么能这么说她?”

“谁说她进我江家的门了?我不承认,她就别想当我的正牌儿媳妇。”冷秋面带愤色看着简兮,上下打量之后冷冷嗤笑一声,“小家子气的女人,一段视频差点毁了我的儿子,还不如当初的楚湛柔呢!”

“妈!你又乱说!”听到冷秋的话,江沅眼底闪过一瞬间的慌乱,仿佛冷秋刚刚不经意间说出的,是什么禁忌。

而简兮此时也刚刚好捕捉到冷秋口中说出的那个人名,楚湛柔?那是谁?

“好了,都别说话了。”江志承适时出声制止,说话间有些不悦的看向冷秋,真是岁数越大脾气越大,什么话都能脱口而出了。“好了,快去做饭,你刚刚也说了,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

“我只给家人做饭,没外人的份。”冷秋这话说的这么明显,简兮再继续带下去就是没皮没脸了。

歉意的朝江志承和江沅笑了笑,简兮主动提出离开,“你们一起吃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转身冲着冷秋,“阿姨,再见。”

“站住!”江沅在简兮从他身旁有过的时候握住了简兮的手腕,“一起回去。”

“可是……”简兮话未出口就被江沅拉走了,出门前回头看了看冷秋,对方果然正在用一种“把我儿子还给我”的愤恨眼神看着她。

无声的叹了口气,江沅这种护短的行为,根本就是在给她拉仇恨嘛。

等等,护短?和她比起来,好像冷秋才是他的“短”吧?一定是冷秋刚刚说话的语气让他很没有面子他才会这样的,一定是。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第3章 视频

2021-06-11

书评(80)

我要评论
  • “江总&偿,匆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依旧面&的话也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中年司&了摇头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 骑着单&。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 &“江总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 沅的眼&眸里一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公&上的香

    “卖个面子嘛,如何?”公子哥又凑了上来,身上的香水味呛的简兮直想打喷嚏。放在平日简兮一定是一杯红酒直接泼到对方脸上的,可今天上台前老板交代过了,晚上有重要的客人来,她绝不能闹出大动静。

  • 站起身&蜒流淌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欢的高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 和地面&对面的

    骑着单车刚刚转了个弯,汽车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声就充斥在简兮耳畔,尽管对面的车辆刹车及时,简兮还是撞在了车身上。温热的液体从肌肤里渗出,简兮疼的到抽了一口冷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