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食物集中到一起,每天每人不定量平均分配。  一开始,具有口粮的百姓基本上人人赞成,可当王腾然后要把所有财物也再次平均分配的时候,赞成的声音才小了些。  “无论之后你们出身贫寒如何,也无论你们身上的物品有多弥足珍贵,这时,在这个洞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这么多人,只是一天的吃食便要耗掉几十斤的粮食,逃难途中,仅有少数几人带了干粮,其他人却只顾着藏匿银两,忘记了这一茬。。...

  在马武的指引下,所有逃难的汉民都从洞口鱼贯而入,总计有八十五口。

  这么多人,只是一天的吃食便要耗掉几十斤的粮食,逃难途中,仅有少数几人带了干粮,其他人却只顾着藏匿银两,忘记了这一茬。

  小心翼翼地除掉可能暴露的痕迹过后,王腾与黄虎等人一道重新将洞口堵了起来。

  这时候,搜寻更多的食物便成了当务之急。

  至于鞑子会不会发现这里,那却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将所有人聚拢到一处,王腾提出要把所有食物集中到一起,每日每人定量分配。

  起初,带有口粮的百姓几乎人人反对,可当王腾接着要把所有财物也重新分配的时候,反对的声音才小了些。

  “不管之前你们出身如何,也不管你们身上的物品有多珍贵,此时,在这个洞里,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活下去!洞外,尚且不知道有多大鞑子在等着要我们的性命,如果我们再不齐心协力,只怕饿也会饿死我们”,说完这些,王腾迈步离去,他已经打定注意,若是一刻钟后还有人死守粮食,那他便会强行搜身!

  王腾有把握震住这帮家伙,他相信到了关键时刻,黄虎、马武等人一定会站在他这一边。

  如今洞里只有十二把武器,其中的一多半都集中在王腾这边儿,只要他们自己不起内哄,别人是闹不出幺蛾子来的。

  “别忘了你们之所以能够逃出生天,靠的是谁的厮杀,真要是没了我等相护,你们又能跑到哪里去?识相的就快点交出粮食财物,省的俺动手”,黄虎刚才得了王腾的提点,不敢大声喧哗,怕引来外头的鞑子,因而这番胁迫的言语说的很是辛苦。

  边民环顾四周,最后,第一个百姓掏出了怀里的肉干,又依依不舍地从背上放下一个包裹。

  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黄虎十分高兴,他让马武仔细看着食物,不许任何人靠近,而他则寻着王腾的方向,一路追去。

  汩汩的流水声吸引着王腾,显而易见,这是股活水,既然是流动的活水,那么极有可能有鱼存在。

  若是有了鱼,洞里这近百口子才真的有可能活下去。

  星光闪烁,波光粼粼,王腾瞪大了眼睛,还是没能发现任何风吹草动。

  疲惫的侯了会儿,王腾想起小时候拦坝捕鱼的过程,当下有样学样,捡起石子将溪水懒腰截断,只是在水坝前挖了个深深的大坑。

  黄虎赶到的时候,王腾正在用木棍做闸门。

  水深不过半尺,应该是山泉汇聚而成,平缓的溪水在经过窄小的闸门后,顿时加快了速度。

  “水里会有鱼吗?”黄虎满怀希望。

  “有没有鱼,明日便知道了,怎么?他们把干粮交出来了?”王腾问的很是随意。

  “王大兄你都发话了,谁敢不从?干粮我正让马武带着人看着,在我们回去之前,不许任何人私自拿用,不过我估计这些人身上一定还有藏匿的食物,回去后要不要仔细看看?”

  “不必了,明日先看看这泉水里有没有鱼吧,若是没有鱼再行此下策吧”,不到迫不得已,王腾也不想把边民逼得太紧。

  只要是人,都难免会有私心,倘若这股私心不影响大局,王腾也不会过多的较真。

  “那便好”,黄虎松了口气,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把王腾当作了主心骨。

  夜色渐深,四周不知名的虫子在叫个不停,晚春时节的夜晚依旧有些寒冷。

  王腾回到人群,清点了一番食物,乱七八糟的干肉、粟饼堆的老高,但根据王腾的经验来看,这些东西只够所有人吃上两天的,如果没有新的食物来援,大家还得饿肚子。

  “王兄弟,可以分些东西给我们吃了吗?”饿极了的男子捂着肚子,装出一副难以忍受的模样。

  队伍中没有老幼,只有十多个壮硕的妇人,剩下的都是成年男子。

  甫一听到有人打头,安静的人群顿时聒噪起来,他们嚷嚷着要吃东西。

  “闭嘴,想活下去的都把嘴闭上,你们想把鞑子招来吗?”黄虎抽刀出鞘,吓的人人噤声。

  “把东西切碎,每人都发一块,今日先凑活吃一顿,明日再想想其它的办法”,王腾示意马武把东西分成均等的若干份。

  “这洞里冷的很,谁带着火折子,烤烤火暖和暖和”,有人按耐不住,想生火取暖。

  “火不可以生,谁也不知道鞑子追到了哪里,更不知道鞑子有没有把猎犬带来,我们已经逃到了这里,万万不能前功尽弃”,王腾前世里也有过几次野炊经验,知道香味跟浓烟会顺着风飘出几里远。

  “那冷了怎么办?”

  “你们可以相互靠在一起取暖,另外,我把丑话说在前头,在这洞里我要约法三章,第一,男欢女爱须得双方同意,不得霸王硬上弓,违者,杀;第二;所有粮食、财物一律充公,有擅自哄抢者,杀;第三,大声喧哗、滋事,擅自出洞者,杀!”三个杀字一出,洞里的温度更是冷上几分。

  幸存的十多个女人都是松了一口大气,她们本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曾想年轻的王腾竟然已经为她们考虑好了一切。

  几个心怀不轨的家伙虽然心生不满,可却也不敢当面顶撞王腾。

  毕竟,王腾枪挑鞑子,锤杀逃民的残暴景象还萦绕在脑海,挥之不去,而且从鞑子那里抢来的武器都被金国武等人搜刮了个干净,仅有的十多把刀都保存在王腾那里。

  没有武力,便没有发言权。

  简简单单吃了几口干粮,疲惫的流民终于睡去,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在洞内响起,王腾也很累,他也想好好睡上一觉,可理智告诉他,在危险没有消泯之前,任何一次大意的疏漏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干粮、财物都集中在了一起,由刘田等人看守,黄虎跟马武去了洞外一时片刻还没有回来。

  寒冷的夜晚似乎显得格外漫长,熬过了最困的那一会儿,王腾渐渐恢复了几分精神,他思考着以后的打算,鞑子的追兵应该就在附近,没有三两日的功夫是绝对不能出去的。

  三日,以八十多人的食量,起码要吃掉几百斤的食物,可洞里的份额却连六十斤都没有,必须尽快找到更多的食物,这样才能让流民保持生存下去的希望。

  食物是生存的希望,护卫则是生命的保障,王腾琢磨着,明日一早应该再从队伍里挑出几个人儿,如今的帮手还是太少了呀,若不是有黄虎、马武等人帮衬着,这八十人的队伍便有可能闹出乱子来。

  “嘭嘭”,洞口传来一阵沉闷的声响,王腾抓起利刃,精神高度紧张。

  “王兄弟,是我,黄虎”,许是猜到了王腾的动作,黄虎适时出声。

  “外头怎么样了?”黄虎的善后工作决定着洞内所有人的死活,由不得王腾不重视。

  “八匹马都被我割开了缰绳,刺伤了后腿,我估摸着这时候能蹿出七八里了”,黄虎龇牙而笑,言语间颇有几分自得。

  “喔?我怎么没听到马嘶声?”

  “哈哈,我让马武他们把马嘴缠了起来”

  原本王腾还怕马匹的吃痛声召来鞑子的斥候,可现在来看却是多虑了。

  “真有你的!”王腾由衷赞叹,这一路行来,黄虎处处维护,着实帮了他的大忙。

  “这算什么呀,马武这小子还给鞑子留了点惊喜呢,保管够他们的狗鼻子喝一壶的!”

  “啥惊喜?”

  “硫磺,我们把硫磺放到了之前宿营的地方,要是鞑子的猎犬追到那里,嘿嘿,那气味……”

  王腾喜上眉梢,他在后世里见多了猎犬追踪的事情,生怕己方一行人被鞑子的猎犬惦记上,没曾想马武竟然还有这一手,真是意外之喜。

  “好样的!”王腾拍着马武的头,不吝赞叹。

  “多亏了张大叔,是他藏了些硫磺”,马武毫不居功。

  被唤作张大叔的男子也没有睡着,他就在不远的地方,似模像样地打了揖,道“这一路行来多亏有王哥儿照应,有情后补,有情后补”。

  洞里没有火光,看不清脸面,不过听着声音起码得有四五十岁上下。

  王腾哪里会托大,“张老哥哪里话,都是汉家子民,相互帮衬也是应该的,只是老哥是从哪里取的硫磺?”

  “张大叔之前是个铁匠,鞑子把他掳走,是想让他打造火器”,不等张铁匠作声,马武便替他解了围。

  原来还是个铁匠,这可是人才呀,王腾顿时心中有数“张老哥莫怪,我也是觉得这硫磺用处甚大,所以才叨扰一句”。

  张铁匠想不出除了打造火药之外硫磺还有什么用处,当下笑道“月前鞑虏攻破灵丘县城,这硫磺便是从那里掳走的”。

  “鞑子也开始重视火器了呀”,王腾心生警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不过转瞬间,他便醒悟,眼下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而不是研究火器,想到这里,王腾道“诸位弟兄都好好歇歇吧,忙了一宿,今夜有我”。

  “那怎么行,你也累了一天,还是我守夜吧”,黄虎不依不饶。

  “也罢,那便一人睡一个时辰”,王腾妥协了。

  “还有我”“还有我”,马武与刘田一道叫了起来。

  “咳咳,如果王兄弟不嫌弃,我想我也可以”,这是张铁匠在毛遂自荐。

  这一刻,王腾终于感觉到自己不是在孤军奋战,他连声说道“好好好,那便两人一队,轮流值夜”。

  众人又谦让了一番,终于还是王腾与马武先行睡下,其余两队轮番休息。

书评(297)

我要评论
  • 就越看&!”

      滔天的怒火熊熊燃烧着,女真步甲一时不防,双眼间渗入了大量的泥土,越是用力眨,眼睛就越看不清楚,“眼睛,我的眼睛!”

  • 杀过,&娘的,

      鞑子好生厉害!前世的王腾只不过是个小白领,虽然杀过鸡,宰过鱼,但却从没被人这样追杀过,娘的,这是要命呀!

  • &腾下意

      鞑子?顾不得多想,王腾下意识地扑倒在地,险而又险地避过了对方势在必得的一箭。

  • 步甲顾&骂,只

      恼怒之下,女真步甲顾不得喝骂,只是凭着感觉挥舞着巨斧。

  •   斧&点被那

      斧刃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有好几次,躲闪不及的王腾差点被那柄血色犹存的巨斧伤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