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找我做什么?”李维津打开门,看见了林洛嘉,面上的表情由欣慰又迅速转成了冰冷。自打获知林洛嘉要嫁给立北辰的消息情况属实后,他便像霜打得柿子般完全蔫了。整个人不修边自打得知林洛嘉要嫁给立北辰的消息属实之后,他便像霜打的柿子般完全蔫了。。...

“你来找我做什么?”

李维津开门,看见林洛嘉,面上的表情由欣喜又很快转为了冰冷。

自打得知林洛嘉要嫁给立北辰的消息属实之后,他便像霜打的柿子般完全蔫了。

整个人不修边幅胡子拉渣,家中也是凌乱不堪,不论多牛的人找他,催他写歌,他都不予理睬。

“会一会老朋友啊!怎么,连这都不允许?”

林洛嘉苍白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也是她连日来最轻松的一丝笑。

“都嫁人了,还来我这干嘛……”李维津略带醋意地说道。

林洛嘉却仰起头,理直气壮道:“嫁了人,就不能来找你,谁规定的?”

“死丫头,一点长进都没有,还是一样那么幼稚……”

林洛嘉不再搭理他,随手拾起脚上不小心踢到的空酒瓶子。

她环顾了下四周,终于寻到个空袋子,将触手可及的外卖盒子,一茶缸抽完的烟蒂,连带那个酒瓶子,一股脑全装了进去。

“帮林媛媛写首歌吧,她求了我好久。”林洛嘉边收拾房间,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的歌不适合她唱。”李维津一口回绝,没留半分余地。

林洛嘉眸光微闪,没再多说什么,只是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将李维津乱成狗窝的房间收拾一新。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天黑。

“你去哪里了,怎么才回来?”

林洛嘉一进门,立北辰便质问道。

“去见了下朋友,怎么,你找我有事?”林洛嘉面无表情,语气也是冷若冰霜。

“媛媛她不肯做骨髓移植,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又开始胡思乱想了?”立北辰质问道。

他面色焦急,眼中满是对林媛媛的关切。

“我没有。”林洛嘉淡淡道。

她感到立北辰对林媛媛越是关心,越是能令她心如止水。

“算我求你,媛媛她心思细腻,又很敏感,这种时候你能不能消停一点,少刺激她点……”立北辰深深叹了口气,似妥协般对着林洛嘉语重心长。

林洛嘉打从心底觉得,他这样很可笑!

于是,恼火道:“林媛媛她说不想做,你就由着她不做?”

“立北辰,一个装睡的人,你无法叫醒,同样道理,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你觉得你能拉得回来?”

立北辰望着她决绝的眼神,露出迷惑不解之色。

自从汤丽美走后,他总觉得林洛嘉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这女人身上,似乎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就是这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让他的心有点痛……

隔天同一时间,李维津家的门铃再次响起。

“又来做什么?”李维津打开房门,一脸不耐烦道。

“看看老朋友!”林洛嘉依旧微笑道。

然后,提着手中大包小包的,刚从超市采购来的东西,硬是闯了进去。

不一会儿功夫,她就把李维津家的冰箱填满,又补充了牙刷,毛巾,纸巾等日用品。

“维津哥,写首歌吧!好久没见你有新作品了。”她边干得热火朝天,边期待地说道。

“帮林媛媛写?”李维津挑眉。

他不喜欢林媛媛,因为他知道,这女孩老爱欺负林洛嘉,所以对她一直都没什么好印象。

“随你,也可以帮我写啊。”林洛嘉笑着调侃。

“就你那嗓子,能唱歌?”李维津损道,但略带沧桑的脸上,已不自觉地有了笑容。

林洛嘉看见他终于笑了,便知这事有戏。

“林媛媛病了,你知道吧?”

李维津很是愤慨道:“那是她活该,谁叫她心眼坏,心思又多,操碎了心自找的。”

林洛嘉会心一笑,说真的,李维津的这句大实话,她爱听!

“她病了,快死了,和我说,最后的愿望是想开演唱会,唱你写的歌。”

林洛嘉边说,边拿起洗净的苹果,用水果刀慢慢削着。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姑且信她一次,反正,歌是你写,唱是她唱,我又不亏什么,你说是吧?”

果然,如林媛媛所言,昨天还一口回绝的李维津,在林洛嘉短短几句劝说下,就扭转态度妥协了。

他走到钢琴旁,掀起已经蒙了层灰的琴盖,随便按了几个音,在旋律中寻找灵感。

林洛嘉放下手中的苹果,走到他对面坐下,很认真的欣赏这位天才作曲人演奏的音乐。

残阳西下,落日余晖如血般映红了她苍白的面颊,令她看似恢复了往日的朝气,不经意间的一颦一笑,都很美很灵动……

李维津抬眸瞥见,就再也移不开眼,灵感更是犹如小溪流水般泉涌而出。

尘封了一个半月,终于,他又写出了一首很抒情的慢歌,将其命名为:你似烟花灿烂。

“谢谢维津哥!”林洛嘉高高兴兴接过这首被随意写在信纸上的歌,小心翼翼地叠好攥在手里面。

她刚要走,李维津却又略带不舍道:“死丫头,骗了我首歌就要走?知道找我写歌有多贵吗?”

林洛嘉冲他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丫头,幸福吗?”李维津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问出口,声音低沉,犹如哑了嗓子,

“嗯?”林洛嘉没听清,杨眉反问。

李维津抬眸,一瞬不瞬看着她,“嫁给立北辰,你幸福吗?”

“幸福的吧……嫁给立北辰,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和愿望啊……能够嫁给他,我想……即便是明天就死了,我也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

林洛嘉说完,便再不敢看李维津一眼,她怕眼泪会控制不住掉下来,她三步并两步地走向门边。

可一开门,含泪的双眼就被一道闪光灯给刺痛。

紧接着,咔嚓咔嚓咔嚓!无数道闪光灯,就像万箭齐发般冲她射去。

“立太太,请问你为何深夜会出现在一个男人家里面?”

“立太太,请问你和作曲人李维津先生是什么关系?”

“立太太,请问你和李维津这样,立先生他知道吗?”

这一连串问题,问得林洛嘉措手不及,根本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会这样?

记者怎么会凭白无故得到消息,围追堵截在李维津的家门口?

难道说是她……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81)

我要评论
  • 林媛媛&告诉过

    立北辰口中喃喃叫着林媛媛的名字,只因林媛媛告诉过他,自己就是曾经的小女孩。    

  • 打在蜷&的林洛

    立北辰一巴掌打在蜷缩在被子里,一丝不挂,瑟瑟发抖的林洛嘉脸上。

  • 洛嘉母&亲那边

    婚礼当日,不但新郎缺席,就连林洛嘉母亲那边的亲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

  • 不会忘&的笑容

    他感觉仿佛回到小时候,患上自闭症那三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个小女孩,用天使般的笑容,带他走出了那个自我尘封的灰暗世界。

  • 血,浑&着浓重

    立北辰说话间,双眸猩红似血,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似已喝得嘧啶大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