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嘉被李维津的样子吓到了,她自小就认识了他,非常良好的音乐天赋赐于他造物者般的自信,他写的歌始终都是一线歌手们挣相抢走的香饽饽。当一个非常优秀的人转瞬间就被糟践成如此无比惨烈当一个优秀的人转瞬就被糟蹋成如此惨烈的模样,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林洛嘉被李维津的样子吓到了,她从小就认识他,良好的音乐天赋赐予他造物者般的自信,他写的歌一直都是一线歌手们挣相抢夺的香饽饽。

当一个优秀的人转瞬就被糟蹋成如此惨烈的模样,这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蓦然,林洛嘉发现床上有动静,回头一看,是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那里,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衣衫不整头发凌乱。

突然,门外冲进好几名警察,二话不说就把李维津拷起来,压了出去。

“维津哥!不要,你们别抓他,他是被陷害的!”

林洛嘉急得扑过去拉人,却被警察无情的推到在地。

一名警察严肃道:“我们接到举报,有人猥亵未成年少女,这行为实在太恶劣了,必须立刻将犯人逮捕归案!你若是再来妨碍我们警方办事,就告你妨碍公务罪把你一起带回局子里审讯!”

“洛嘉,该发生的都发生了,是我造的孽,我活该受罚,你就别再管我了,乖,听话,照顾好身体,别管我的事!”

李维津一边被警察压着走,一边交代完心里头想说的话。

“维津哥……”

林洛嘉只好哭喊着,眼睁睁看着他就这么被拷走而束手无策。

“什么,让她给跑了?你们是怎么做事的,这么多大男人,连个生病的女人都拦不住!”

林媛媛被白墨告知了林洛嘉半途逃跑,未能如愿抽取骨髓的消息后,急得在电话里骂人。

“不好意思哈,林洛嘉小姐她太狡猾了,派去办事的手下都不是她的对手呢……”白墨略带抱歉道。

“那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给我去抓人!我要没时间了……就快没时间了……”

由于身体太过虚弱,她一个着急便晕了过去。

林洛嘉失魂落魄从酒店走出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母亲的被害,李维津的被捕,一下子将她推入绝境。

怎么办?

要怎样做,才能够救出李维津,并且替母报仇呢?

“夫人!谢天谢地,终于找到你了!”

江风奉了立北辰的命令寻人,正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开车寻找,恰巧在酒店旁遇见了林洛嘉,便立马上去将她截住。

林洛嘉慌乱抬眸,见是江风,就像看见了救命稻草,一把抓住他衣袖便央求道:“江助理,求求你,救救维津哥吧,他是被冤枉的,真的是……被冤枉的……”

说完,她脚下一软,晕了过去。

“夫人!”江风吓了一跳,赶紧将她抱起送去了最近的医院。

医院急诊室内,立北辰闻讯急忙赶来。

“林洛嘉她怎么样?孩子没事吧?”立北辰一见到医生便问。

“立先生,我们刚给您太太做了血液检查,证实她的确是怀孕了。只是您太太她情绪激动,又有些营养不良,需要好好调理,目前孩子还没什么大碍,至于具体情况还需要做进一步检查才能知道。”

“没事就好,其他的检查,我会带她去更好的医院做。”立北辰安排道。

说话间,林洛嘉已经迷迷糊糊醒了过来,耳畔清楚听见了医生所说的话。

怀孕了?

怎么会!

难道……是那次……

“少爷,夫人醒了!”江风见林洛嘉睁开了眼睛,忙叫道。

立北辰也马上来到林洛嘉身边,“感觉怎么样?”他虽口吻冷淡,却蕴含难以掩饰的关心。

林洛嘉心绪不宁,没有开口,眼泪却已滑落了下来。

立北辰本还有一肚子火要冲她发作,可看见那行清泪,就似瞬间已被浇灭。

“江风,这地方哪里是人呆的,立刻转去申城医院。”立北辰道。

申城医院,当林媛媛得知林洛嘉被立北辰小心翼翼呵护着,送进来的时候,她简直不敢相信。

“立哥哥,这女人说谎,她根本没有怀孕,你别被她给骗了!”林媛媛情绪激动,带着少有的冲动,不经细想,就拖着孱弱的病体,跑到立北辰面前哭哭啼啼地控诉。

“媛媛,你身体不好,快回你的病房躺着,洛嘉的事,我自会处理。”

此刻,立北辰对林媛媛的态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平淡一些,因为他心系林洛嘉多一分,对林媛媛自然也就少了几分宠溺。

“立哥哥,你相信我,林洛嘉她说谎,她在说谎!”

立北辰示意江风将林媛媛带走,林媛媛一路哭叫哀嚎。

林洛嘉平静地躺在病床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她感觉林媛媛此刻的表现,同她先前替李维津叫冤时候可真是相似,一样的有口难辩,一样的无处申诉……

心里头也暗暗有了打算。

待林媛媛被带走后,林洛嘉沉吟了一会,主动开口说道:“我和李维津没什么,我是被陷害的。”

立北辰眼眸一沉,竟也安安静静地倾听着。

林洛嘉察言观色着将事发经过叙述完后,提示道:“我的手机在被迷晕带走后,就不见了,你可以去查一下我的手机在谁那里,事情应该就是谁做的。”

“都说完了?”立北辰冷冷道。

林洛嘉亦冷冷答道:“该说的我都说完了。”

“求我。”蓦然,立北辰态度生硬起来,眼眸中也散去了些许柔意。

林洛嘉疑惑道:“求你什么?”

立北辰挑眉,“都说到这份上了,你难道不想我把李维津给救出来?”然后,他眸光冷厉,一瞬不瞬地看着林洛嘉道:“求我,或许我能考虑。”

“嗤……呵呵……”蓦然,林洛嘉嗤笑起来,“立北辰,没人能让我林洛嘉服软求饶!没错,李维津的确对我很照顾,但我也绝不会为任何人抛弃尊严!”

立北辰眯起眼睛,定睛看着他,“你意思是即便李维津他身败名裂,判刑枪决,你都不会替他求情?”

“不会!”林洛嘉斩钉截铁道。

“很好,你这女人,真是有够绝情。”立北辰说完这句,便转身摔门出去了。

没走两步,他却对江风吩咐道:“派人去查一下,那个李维津在酒店到底怎么出的事。”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次都没&房间,

    眼睁睁看着立北辰摔倒无数次都没法走去房间,林洛嘉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跑去扶他。

  • 嫁进立&太,马

    只要我嫁进立家,成为立太太,马上就签下那份骨髓捐赠书。”

  • 果断挂&掉电话

    受不了母亲神经质的表现,林洛嘉果断挂掉电话,可随即又有电话进来。 

  • 知所措&甚至连

    林洛嘉在旁不知所措,无言以对,甚至连眼睛都不敢与他直视。

  • 嘉的心&管如此

    立北辰的话,一字一句刺痛着林洛嘉的心,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急忙过去搀扶他。

  • 着浓重&喝得嘧

    立北辰说话间,双眸猩红似血,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似已喝得嘧啶大醉。

  • 的女人&真叫我

    立北辰失望道:“一直不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林洛嘉,你真叫我大开眼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