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林洛嘉对林思思决非深仇大恨,母亲离世,自己也命不久矣,当然同父异母有些血缘,捐掉骨髓,留她一世的幸福和快乐,也就权当积德行善积德,自己也好安心去了。可现而如今获知一切可现如今得知一切真相,竟全都是由林媛媛兴风作浪而起,叫她又怎能咽得下这口气,让林媛媛一人潇洒独活!。...

本来,林洛嘉对林媛媛绝非深仇大恨,母亲离世,自己也命不久矣,毕竟同父异母有些血缘,捐掉骨髓,留她一世的幸福,也就权当积德行善,自己也好安心去了。

可现如今得知一切真相,竟全都是由林媛媛兴风作浪而起,叫她又怎能咽得下这口气,让林媛媛一人潇洒独活!

“这个嘛……也不难办到,只是,我为什么要帮你这忙?” 白墨既不答应,也不拒绝,而是兜着圈子试探。

“你想要什么?”林洛嘉不上他套路,反过来套路他道:“有什么是林媛媛不能给,而我却能给你的?”

白墨微愣,想了想,笑道:“呵呵,的确,作为林源的女儿,你妹妹能给的太少太少……你比她成点气候,所以,林源应该有把当年,还未来得及发表的学术成果告诉过你吧!”

林洛嘉仔细一想,脱口而道:“你说的是本来打算在叶剑杂志上发表的那篇论文?”

白墨眼神一亮,“你果然知道,这样,你把学术论文内容告诉我,我就帮你把汉斯医生给除掉,你看如何!”

林洛嘉吓了一跳,什么叫把人给除掉?

白墨此人,究竟什么来历?

她一想到,这样一个人,一直以负责健康的名义周旋于立北辰身边,不禁整个人都不寒而栗起来……

“你别乱来!”林洛嘉忙道,随后,她清了清嗓子,佯装淡定道:“我只是不想让汉斯医生替林媛媛治病,没其他意思。

还有,你说的那篇论文我确实有见过,只是,我爸爸写的东西太专业,我看不太懂,至于放在哪里……”

林洛嘉苦笑了下道:“我爸和我妈离婚又再娶的,搬了好几次家,而且林媛媛她母亲最后又自杀离世了,我这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那东西是放到哪儿去了。”

她抚了抚额头道:“要不,你容我好好想想,等想起来再告诉你吧。”

“你……”白墨被套出了心底用意,却又什么都没得到,感觉就跟吃了个苍蝇似的,有苦难言。

但迫于想要取得学术成果的执念,他又不得不屈服道:“行,就按你说的,我负责帮你把汉斯医生请走,然后,我给你一个星期时间,一个星期后,你要还说不出论文的下落,就请后果自负!”

这一晚上,林洛嘉都辗转难眠,脑海中不断徘徊着,白墨的那句后果自负。

她反正是个将死之人了,还有什么后果是她承担不起的呢?

可立氏集团树大招风,一直是申城人人觊觎的强大存在。她发誓,临死之前,一定要替立北辰除掉白墨这条安插在立家的毒蛇!

在药物的作用下,胃已经不痛了,只是,孩子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不知道拖着这副残破的身子,还能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离婚!这一次,我说什么都得逼立北辰和林洛嘉离婚!”林媛媛回到病房,气得一天都吃不下饭,还把身边输液瓶给砸了,最后忍不住说出这么一句话。

“江风,去把江风给我叫过来!”她吩咐佣人道。

江风很快赶来了,“媛媛小姐,有何吩咐?”

“公司那头还好吗?股票情况怎么样?”林媛媛问。

“这……您身体不好,少爷吩咐了,让您好好休息准备好做自体骨髓移植,公司的事情,少爷自会处置,您就别费心了。”

“自体移植?这个有用吗?”林媛媛好几日都只顾同林洛嘉纠缠,差点忘了急需骨髓移植的事。

江风安慰道:“您放心吧,少爷把世界一流的汉斯医生都给请来了,听说成功率还是挺高的。”

“行,自体就自体吧……”林媛媛心想,只要能医好自己的病,怎么治都不重要。

转而继续追问江风,“公司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你快告诉我!”

“额……这个么……哎,自从夫人微圈遭人盗用,曝光很多不雅照后,股票跌得可惨了,已经连续一周都停牌了。”

林媛媛闻言,心里一慌。

怪不得立哥哥不但没同林洛嘉追纠酒店开房那件事,最后还把李维津给救了。

原来是那件事做得不够干净,被发现了。

这……应该查不到她身上来吧……

林媛媛正心虚沉思着,又听江风继续说道:“而且,威廉少爷总在股东会议上提分股制管理的方案……”

“什么,立威廉回来了?”林媛媛有些意外道。

“是的,上周就回国了。”

林媛媛心道,很好,他回来的话,事情反倒好办了!

她花了一天时间,派人去立氏集团,拿到了立威廉所提出的立氏集团分股方案。

“这是什么?”

林洛嘉看着床头,被林媛媛怒气冲冲丢过来的一沓文件莫名问道。

林媛媛口口声声说道:“立威廉又回来了,一来就拿出分股书同立哥哥叫板!林洛嘉,这都要怪你,都是你名声太臭,害立哥哥惹上这么大的麻烦!”

林洛嘉讽刺一笑,“我这还真不知是拜谁所赐!”

“你……”林媛媛被噎了一下,冷静后,面色反而柔和下来,苦口婆心般劝说道:

“姐姐,立哥哥怎么一步步,辛苦登上立氏总裁的位置,是你我从小到大都看在眼里的,其中的艰辛,更是常人无法想象!你忍心看他拼搏多年,打下的江山,结果却毁于一旦吗?”

此话一出,林洛嘉眼眶瞬间就红了。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立北辰能坐上总裁之位有多不容易。

立北辰父母早逝,导致他患有严重的自闭症,转交由爷爷立向荣抚养,是家中独子,而长兄立威廉则是立家养子,并非立家血脉。

为了能让立北辰继承家业并发扬光大,立向荣对立北辰极为严苛。

林洛嘉记得,小时候,她带着对立北辰满满的爱慕与关心问林源:“爸爸,立家哥哥为什么不说话?”

“小哥哥生病了,爸爸要帮他治病,你去给小哥哥抓只蝴蝶来玩好吗?”林源嘱咐女儿道。

于是,林洛嘉就捉蝴蝶, 她追啊跑啊,摔倒了一次又一次,终于将一只紫色的蝴蝶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带着满脸伤痕跑回去。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444)

我要评论
  • 犹豫再&。

    眼睁睁看着立北辰摔倒无数次都没法走去房间,林洛嘉犹豫再三,还是硬着头皮跑去扶他。

  • &“别碰

    “别碰我,你太脏……”立北辰立刻将手抽走,满脸嫌弃。

  • 立北辰&起来。

    不知是不是酒精的作用下,立北辰觉得浑身每一个细胞都燥热起来。    

  • 下那份&”

    只要我嫁进立家,成为立太太,马上就签下那份骨髓捐赠书。”

  • 越觉得&……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于是便起身离席,提前回了家……  

  • 北辰眼&透顶的

    喜欢立北辰这么多年,也为之努力了这么多年,她终于成了立北辰眼中厌恶透顶的模样……

  • 立北辰&一字一

    立北辰的话,一字一句刺痛着林洛嘉的心,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急忙过去搀扶他。

  • 因为一&原则,

    因为一个自律的人,即使醉了,也会固守原则,绝不会去碰令他厌恶唾弃的女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