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嘉都惊讶了,她不明白立北辰在打什么主意,三年前有过的那次,她迄今都如同噩梦,么还想再来一次?一股无名之火压了上去,气得林洛嘉直接将那简言之的助孕餐给掀倒在地这一瞬,陈叔和莎莎都惊了,沉默了几秒过后,陈叔竟抬手就给了莎莎一巴掌。。...

林洛嘉都震惊了,她不知道立北辰在打什么主意,三年前有过的那次,她至今都犹如噩梦,难道还想再来一次?

一股无名之火压了上来,气得林洛嘉直接将那所谓的助孕餐给掀翻在地。

这一瞬,陈叔和莎莎都惊了,沉默了几秒过后,陈叔竟抬手就给了莎莎一巴掌。

啪!

莎莎捂着红肿的脸颊,低着头不敢出声。

“喂,你干嘛打人呀!”林洛嘉看不过去了,出言阻止道。

“林小姐,是莎莎多嘴,惹您生气了,我必须教训她。”

陈叔戴的眼镜在日光灯的照射下闪耀出一抹光晕,恍得林洛嘉有些刺眼。

“你给我听着,莎莎是伺候我的人,只有我才可以教训她!”林洛嘉皱着眉道。

没想到,陈叔却表现得不卑不亢,“林小姐,大家都一样,在这里都只听立少爷的。”

林洛嘉顿了顿,一瞬不瞬看着他。

“还愣着做什么,快去重新做一份,给林小姐送过来!”陈叔对着莎莎凶道。

“陈叔。”林洛嘉道,“让莎莎留下来陪我吧,这样我才有心情吃早饭。”

陈叔想了想道,“行,那我去给您重新准备一份早餐。”

看着陈叔表现得卑躬屈膝地退了出去,林洛嘉这才松了口气,坐回床边。

“林小姐,谢谢您刚才替我说话。”莎莎红着眼睛,可怜兮兮说道。

“既然跟在我身边,我当然不会让人欺负你。”林洛嘉淡淡道。

莎莎点了点头,好心说道:“林小姐,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听说立老爷最近身体不太好,所以一直逼着少爷赶紧生个孩子,正好少爷把您接了进来,若果您能抓住这个好好机会,生个少爷的孩子,未来可不可限量了呀!”

“原来是这么回事……”林洛嘉若有所思。

怪不得立北辰一见到她,就逼问孩子的事。

现在孩子对立北辰而言,非常重要。

不多久,陈叔就重新端着早餐,放到了林洛嘉的面前。

林洛嘉在陈叔的监视之下,吃着所谓的助孕餐,她吃得浑身不自在,心里也十分抵触助孕这个词。

她吃着吃着,突然想到件事,她已经连续两晚被立北辰强迫着做了那件事,这要是一不小心又中招了可就糟了。

她不要……不要再一次生下他的孩子!

吃完一份色拉后,林洛嘉便不敢继续吃下去了,一想到这些食物都有助孕的功效,面前的东西对她而言就犹如毒药般难以下咽。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逃避这些食物的时候,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陈叔立刻叫了一声,“媛媛小姐,您怎么有空过来?”

林洛嘉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抬眸看向那女孩子。

这两日,就是这个女孩子一直陪伴在立北辰的身边,也就是这女孩故意伸脚将她绊倒,害她打碎了那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是敌是友,一目了然。

“媛媛小姐,立少爷吩咐了,让您没事别到别墅来的。”陈叔有些为难道。

“我找林小姐有事,陈叔,您别告诉立哥哥好吗?”女孩微微一笑,柔声细语地撒娇道。

陈叔迟疑了下,便走了出去。

随后,女孩脸上依旧挂着如沐春风般地微笑,走到林洛嘉面前。

啪!

竟然抬手就是一巴掌。

林洛嘉猝不及防,被她狠狠扇了一耳光。

万万没想到这女孩天使般的笑脸下,竟藏着如此狠辣的一面!

“你干什么!你不是林媛媛,你到底是谁?”林洛嘉捂着被打得红肿的脸颊,怒斥道。

“我不是林媛媛是谁?我警告你,要是敢在立哥哥面前胡说八道,我赏你的,就不止这一巴掌!”女孩收起笑容道。

林洛嘉眸光幽暗道:“你想对我怎么样?”

蓦然,她想起樊金花和她说的话,厉声质问道:“去年一个女孩进了监狱,前年逼得一个女孩当众扫大街,上个月还有个女孩被送进疯人院,这些全都是你做的吧?”

女孩被震慑了下,道:“你知道得还挺多嘛,看来是有备而来,想必你也看出来了,立北辰已不是过去的立北辰了,他身边的女人,形形色色,多了去了,我可以在乎,也可以不在乎,不想落得那些女孩子的下场,就给我识相一点!”

说完,她捋了捋一头如瀑布般的长卷发,扭腰走了出去。

待女孩走了,莎莎才敢跑过去安慰道:“林小姐,你没事吧?媛媛小姐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才见面就打人呢!”

“不!她不是林媛媛!”林洛嘉忙道。

这女孩怎么可能会是林洛嘉的妹妹林媛媛呢!

林洛嘉不知道这女孩究竟出于何种目的,冒充林媛媛潜伏在立北辰的身边。

这么可怕的女孩子,立北辰怕是真病得不轻,才会按这么个定时炸弹在身边吧!

“林小姐……”莎莎担忧地看着林洛嘉。

林洛嘉稳了稳情绪,冷静下来后,就随便找个借口将莎莎给支开了。

然后,她四处走动了一下,发现自己身处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这里不是三年前立北辰所住的地方,应该是幢新买的别墅。

别墅从上至下,足有五层,别墅内还装有电梯,而给她安置的房间宽敞明亮,坐北朝南,明显是这幢别墅的主卧。

看完房子的结构以后,林洛嘉就开始四处寻找需要的东西,目前,对她而言,最最需要的,就是一颗避孕药!

她漫无目的找了半天,自然一无所获。

“陈叔!”林洛嘉突然呼唤道。

不一会儿,陈叔问声而来。

“林小姐,您找我有什么事?”

“媛媛小姐走了没有?”林洛嘉问。

陈叔皱眉劝道:“还没走,我马上就安排人把她送走。林小姐,少爷一直把媛媛小姐当妹妹看,您最好别和媛媛小姐发生矛盾,这样不好……”

“放心,我不和她吵架,我有事找她,这件事……她一定乐意为我去办!”林洛嘉神秘一笑道。

陈叔想了想,只好将林洛嘉带去那女孩的面前。

那女孩开门看到林洛嘉,面色有些局促,林洛嘉走进客房,就把门给关上了。

陈叔只能守候在外,过了会,门开了,那女孩出门了一小会儿,又跑了回来,回到客房。

然后,客房的门再次被打开,林洛嘉这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陈叔见相安无事,暗自松了口气。

“林洛嘉!你来客房做什么?”

突然,立北辰走回到别墅,刚好撞见了这一幕。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465)

我要评论
  • 想起身&住,摁

    好不容易,把立北辰弄到床上,林洛嘉刚想起身,却被立北辰一把抓住,摁倒在了床头。

  • &。  

    林洛嘉拼命反抗,可很快嘴就被吻住,根本无法呼喊,甚至无法呼吸。    

  • 媛媛的&也同样

    林洛嘉成了林媛媛的救星,林媛媛也同样是林洛嘉的救命稻草。

  • “林洛&赠书需

    “林洛嘉小姐,麻烦你来一趟医院,有份骨髓捐赠书需要你签署一下,顺便办理些相关手续。”    

  • 去。 &   

    发泄完胸中怒火,立北辰迅速穿好衣服,摔门离去。    

  • 在面前&,整个

    他碰的一声踢翻了挡在面前的桌椅,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跌坐在了地上。

  • ”林洛&来,昨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林洛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晚立北辰是被下了药,才会和她……    

  • 亲那边&。

    婚礼当日,不但新郎缺席,就连林洛嘉母亲那边的亲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

  • 媛媛给&立北辰

    林洛嘉知道,只要林媛媛给立北辰打电话,就会响起这个专属铃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