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给我住手!”正这时,管家陈叔冲了进去,直接加入了这场混乱不堪之中。嗤!由于陈叔的介入,用力将那女孩房门,那把刀子才使得剑走偏锋,没能瞄准目标林洛嘉的胸口处,不是掠过了她柔嫩嗤!。...

“住手!”

正在此时,管家陈叔冲了进来,加入了这场混乱之中。

嗤!

由于陈叔的介入,用力将那女孩推开,那把刀子才得以剑走偏锋,没能瞄准林洛嘉的胸口处,而是划过了她娇嫩的手臂,顿时血流如注。

陈叔眼疾手快,一把夺下女孩手中的刀子,又赶忙撕开床单,将林洛嘉伤口裹住止血。

而女孩在鲜血的刺激之下,似乎终于清醒了回来,双眼泛起泪花,怔怔看着陈叔手忙脚乱地照顾着林洛嘉的伤势。

“来人啊,快把白墨医生给请过来!”陈叔大叫道。

听见白墨的名字,女孩瞬间回魂,突然就在林洛嘉面前跪了下来。

“林……林小姐,对不起,我刚才一时糊涂,求求你原谅我好吗?我保证不会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我认输,我退出……我保证不会再伤害你……求求你了!”

女孩边哭边摇头晃脑地说着,脸色苍白,神色可怜慌张,令人心疼……

林洛嘉看着女孩近乎疯狂的举动,心里有头无数个疑问冒出来。

这女孩究竟是谁?

为什么会以林媛媛的身份出现在这里?

而她接近立北辰,又有什么目的?

就在这时,医生白墨匆匆赶到,他一袭白衣,看上去精神抖擞,提着药箱急步走了过来。

女孩一见到白墨,经不住浑身颤抖起来,忙逃到墙边,蹲下身子抱紧脑袋,口中喃喃道:“我错了我错了……别杀了我,我错了……求求你们……不要杀了我……”

白墨冷冷扫了女孩一眼,竟对陈叔吩咐了一句:“带下去!”

陈叔没有多言,立刻听令走过去,将瑟瑟发抖地女孩从地上拉起来拖走了。

“不要……别碰我!救我……林小姐,求求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看着女孩一句叫着求饶,最后还是被无情地拖走了,林洛嘉震惊了。

然后,怒目瞪向白墨道:“那女孩是你的人吧?想必,这三年里,你又干了不少好事!立北辰会得失心疯,性情大变,该不会也是你的杰作吧?”

“林小姐,还是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三年前,侥幸让你给逃了,这回你要是再不交出你父亲的学术论文,小心落得和真正的林媛媛同样下场!”

白墨说话同时,专心致志地替林洛嘉包扎着伤口,连头都没抬一下。

林洛嘉只觉这人冷静得可怕,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打乱他内心的节奏!

“你……”林洛嘉再想开口,却突然感到一阵晕眩,“你……给我用的……什么药?”

说完,她便晕了过去,白墨顺势接住了她的身子,然后,藏起混有迷药的纱布,塞进口袋,若无其事地将林洛嘉抱起,搬运到了床上……

立北辰闻讯回到别墅,林洛嘉平静的躺在床上,床前为了一群人忙前忙后照顾着。

“立少爷,林小姐只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伤人的歹徒也已经抓住,扭送警属了,您不必太过操心。”

林洛嘉听见白墨的声音,逐渐苏醒过来,睁开眼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那女孩就站在床边,和众人一起若无其地看着自己。

再仔细看一眼那女孩,林洛嘉惊奇地发现,女孩眼神中透出神采有些不同寻常……

还记得小时候,林洛嘉一直跟在作为心理医生的父亲林源身边,接触过形形色色的病人,有时候林源会用催眠的方式医治病人,而那些病人被催眠完以后,走出来就是这样一副面容。

“陈叔,为什么家里会闯进歹徒持刀行凶?”立北辰冷冷质问道。

“少爷,是我没看管好门禁,才让那些窃盗的不法之徒有机可乘。”陈叔低着头卑躬屈膝地认错道。

“混蛋!”

立北辰一声怒吼,抬手就给了陈叔一巴掌,直接把人给掀翻在地,嘴角都流出血来。

林洛嘉吓了一跳,她自小陪着立北辰一起长大,印象中,立北辰从来都不是个以暴力治服人的独裁者。

她简直难以置信,不过三年而已,立北辰怎会变得如此残暴不仁?

陈叔顾不得脸上的伤,跪在地上,一个劲磕头认错:

“对不起,少爷,对不起,这全都是我都错,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立北辰上前,猛地又踹了陈叔一脚,森冷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你若是再敢让她受伤,我立刻要你狗命!”

他手指指向林洛嘉,众人也齐刷刷看向林洛嘉,全都吓得面色惨白,不敢出声。

紧接着,大家看林洛嘉的眼神,立刻就充满了敬畏之色,可以说整幢别墅,再没有人敢对林洛嘉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只是,这场局中,除了白墨,自始自终都没被立北辰言语所左右。

白墨泰然自若,我行我素,动作娴熟地收拾好他的医药箱,一如往常地同立北辰告辞后,便带着助手离开了别墅。

随后,立北辰遣散了所有下人,可那女孩还傻傻站在床边。

“媛媛,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你以后没事就少出门。”立北辰面无表情地对那女孩说道。

“好的……立哥哥……”女孩乖顺地低下头,转身慢慢地往门外走。

“等一下!”这时,林洛嘉突然开口,“媛媛,我一个人住这里寂寞了些,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我?”

女孩神情木然静静现在原地不动,就像个扯线木偶般等着被人随意摆布。

“不行,媛媛需要回去休息。”立北辰却断然拒绝林洛嘉的请求。

“她不是我妹妹吗?我要我妹妹留下陪我,没道理需要征得你同意吧!”林洛嘉理直气壮顶撞道。

“嘶……”

她一个激动,不小心牵扯到了手臂伤口,疼得倒吸了口气。

立北辰眸色一紧,立刻上前查看,好在伤口没有重新流血。

见女孩依旧低眉垂眸站在那里,一副人畜无害的,惹人怜爱的软弱模样,立北辰犹豫了下,叹了口气决定妥协。

“莎莎,你过来。”立北辰大声喊了女佣过来,耐心关照道:“你给我陪着两位小姐,好好照顾着,记住,一步都不许离开,若再出事,我唯你是问!”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135)

我要评论
  • 妈……&”林洛

    “喂,妈……嗯……我已经是……立北辰的女人了……”林洛嘉在电话中诚实汇报道。    

  • 太,马&骨髓捐

    只要我嫁进立家,成为立太太,马上就签下那份骨髓捐赠书。”

  • 立北辰&着林洛

    立北辰的话,一字一句刺痛着林洛嘉的心,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急忙过去搀扶他。

  • ,似已&喝得嘧

    立北辰说话间,双眸猩红似血,浑身散发着浓重的酒气,似已喝得嘧啶大醉。

  • 立北辰&  

    盯得可真紧!不愧是一贯行事雷厉风行的立北辰。    

  • 很快嘴&住,根

    林洛嘉拼命反抗,可很快嘴就被吻住,根本无法呼喊,甚至无法呼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