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嘉连眼皮都懒得说抬一下看他,面无表情道:“你想多了,我而已在想,丽北会所晚上能赚多少钱,有多少是都属于我的。”立北辰将凤眸飘向远方,“丽北会所现在的晚上的营业额大立北辰将眸光飘向远方,“丽北会所现在一天的营业额大约七八个亿,是过去丽北实业的十倍多。”。...

林洛嘉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看他,面无表情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在想,丽北会所一天能赚多少钱,有多少是属于我的。”

立北辰将眸光飘向远方,“丽北会所现在一天的营业额大约七八个亿,是过去丽北实业的十倍多。”

听到这个数字,林洛嘉心底着实一惊,这比她原先猜想的要多得多。

天啊,怪不得媒体总紧盯着丽北会所不放,恨不得每天都找些话题大肆报道一番。这个丽北会所,简直是申城夜晚的吸金兽,居然可以聚集如此大的财富,简直叫人叹为观止!

可纵观立北辰说出这话时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兴奋,亦不见半分沾沾自喜,骄傲自满之色,就好像在说一件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事。

林洛嘉也懒得去揣测这个男人内心究竟在想什么,试探地问道:“呵,生意可真好哈立总,那你打算分我多少钱?”

分钱,林洛嘉才不稀罕,她有手有脚有本事,绝对可以让自己此生都过得衣食无忧,她的目的,只不过是要想办法拿回母亲的印章,探寻父亲学术论文里的内容罢了。

立北辰扯起一抹笑,问:“你想要多少,开个价。”

林洛嘉想了想,道:“我早说了,继承我妈的份,丽北会所之少有一半得归我管理。”

“你想要经营权?”立北辰有些微怔,“不行,会所不比公司,你管理不来。”

林洛嘉忙道,“没试过怎么知道我管理不了?”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让你试一试!”立北辰扬起一抹邪笑,他不止动嘴,还动起手来,侧身一下就把林洛嘉给放倒摁在了床上。

“勾引我。”立北辰伸手挑起林洛嘉下巴,“会所就是让男人快活的地方,今晚你能让我有多快活,我就放多大的权给你。”

林洛嘉下意识地扭过头,可又被立北辰给强扭了回来。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林洛嘉见反抗不成,便干脆说道。

立北辰立刻凑了上去,端着林洛嘉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

她的脸,和三年之前毫无差别,可她的眼神里,却蕴藏着一种过去没有的味道。

立北辰阅人无数,却还是被这份神韵给深深吸引住了,他低头想品尝她的滋味,

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嘴……

“等等。”林洛嘉突然用手抵着立北辰胸口道。

“你不是想我和你调情吗,我去换身衣服。”

立北辰犹豫了下,想了想,将林洛嘉给放开了。

林洛嘉迅速起身,向卧室走了过去。

“女人,你快点,我可没这么好的耐心。”

可当立北辰听到林洛嘉将房门落锁的声音后,便有些怀疑是不是上了这女人的当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卧室里寂静无声,门也迟迟没有开启。

立北辰坐在沙发上,还耐着性子等着,心里好奇林洛嘉一会儿会以何种装束展示在他面前。

终于,他的耐心消失殆尽。

“林洛嘉!”

立北辰来到卧室门前,叩门叫道。

房间内依旧没有声响。

“女人,我限你一分钟内把门打开,不然我保证你会后悔。”

房间内,林洛嘉躺在床上瞪着双眼看着天花板,就当没听到立北辰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立北辰那头也寂静无声了。

正当林洛嘉以为终于能够好好享受一个人的夜晚的时候,房间窗户突然传来一声异响。

林洛嘉一惊,坐起身来看向窗户。

紧接着,窗帘沙沙作响,然后,立北辰掀开窗帘,顺着一把长长的梯子,就这么堂而皇之地从窗外爬了进来。

这下子,林洛嘉看傻了眼,她怎么都没想到,堂堂立大少爷还会像个孩子一样爬窗户。

立北辰跳下窗台,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一双大而深邃的黑眸直瞪向林洛嘉。

“女人,你今晚逃不掉了。”他淡笑着,笑容偷着丝丝邪魅外加几分诡异……

“你……你想干嘛?”林洛嘉声音已经染上了几分恐慌。

立北辰笔直走向床边,将已经蜷缩在角落里的林洛嘉一把拽到面前,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她抱了起来。

“喂,放开我!你干嘛呀!”林洛嘉挣扎道。

立北辰也不理她,而是抱着她径直走到位于卧室尽头的更衣间。

这个更衣间十分宽敞,足有一百多平米那么大,简直可以装下一家服装店了。

立北辰就这么抱着林洛嘉,走进衣帽间,将她放在中间的贵妃椅上边,然后,他打开一排衣橱。

林洛嘉瞬间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华丽的白色衣橱内,装满了琳琅满目的服装,而且全都按照颜色,从深至浅,分门别类,所以看上去美得十分协调。

“这里全都是当季最新款,我要你一件一件换着穿给我看,换不完,今晚你也别想睡了!”

说完,立北辰就走出衣帽间,回到卧室大床上舒舒服服躺着等着看她服装表演了。

变态,居然能想出这么一招报复她!

他以为他是谁呀!她才不会这么乖乖听话呢!

林洛嘉气呼呼从贵妃椅上跳下来,正想离开衣帽间走回卧室。

却听立北辰躺在卧室床上,云淡风轻地说道:

“我记得你喜欢迪奥的时装,那时候丽北实业刚刚起步,遇到隆重场合需要穿得好一些,你存了很久的钱,才买了一套。”

林洛嘉的心弦就像被什么给扣动了下,震得她微微一颤。

的确,她很喜欢迪奥的设计风格,可这牌子的衣服是奢侈品,价格贵得离谱,她存了很久的钱,才买了那么一套。

每当需要重要场合,她都反反复复的穿那么唯一的一套衣服,到最后,还曾被很多名媛笑话,称呼她为独孤神雕。

再后来,立北辰有个项目,刚好同迪奥合作,送给她了很多限量版新款套装。

她兴高采烈收下,刚刚小心翼翼收进衣柜,可母亲汤丽美那头却出了事,需要钱急用。

林洛嘉不得已,只好将这些崭新的衣物送进了二手店卖掉变现,这才化解了汤丽美那头的债务危机。

为此,林媛媛还在立北辰面前狠狠告过一状,说她贪财拜金,不知廉耻。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419)

我要评论
  • …”立&北辰立

    “别碰我,你太脏……”立北辰立刻将手抽走,满脸嫌弃。

  • 此时清&渐变得

    林洛嘉此时清纯的脸孔,逐渐变得稚嫩起来,与立北辰儿时的记忆重合,融合成为一体……

  • 呼喊,&。  

    林洛嘉拼命反抗,可很快嘴就被吻住,根本无法呼喊,甚至无法呼吸。    

  • 一声踢&,整个

    他碰的一声踢翻了挡在面前的桌椅,整个人也摇摇晃晃跌坐在了地上。

  • 易,把&上,林

    好不容易,把立北辰弄到床上,林洛嘉刚想起身,却被立北辰一把抓住,摁倒在了床头。

  • 浮现着&林媛媛

    他脑中浮现着小女孩的画面,口中呼唤着林媛媛的名字,身底下压着的却是林洛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