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因而自觉地内疚,更本没脸见立北辰,更有甚者还不刻意躲了立北辰好几个月之久……从记忆中慢慢的回过神,林洛嘉看了眼衣柜里的衣服,会觉得风格很是不顺眼。等等,这些衣服该会全等等,这些衣服该不会全都是迪奥这个牌子的吧……。...

她也因此自觉愧疚,根本没脸见立北辰,甚至还刻意躲避了立北辰好几个月之久……

从回忆中慢慢回过神,林洛嘉看了眼衣柜里的衣服,觉得风格很是顺眼。

等等,这些衣服该不会全都是迪奥这个牌子的吧……

带着心头的疑问,林洛嘉走过去翻看了起来,几秒钟后,她发现的确,整个衣柜,从左至右,从上到下,全部都是迪奥的衣服,而且每一款式,外加所有颜色,全都一应俱全,而且全部都是当季最新款!

这也太夸张了吧!

林洛嘉惊得无以复加……

只是,立北辰是什么时候察觉她喜欢迪奥的?

由于买不起,林洛嘉除了曾时时关注迪奥官网以外,还从没对任何人提起过她对迪奥这个品牌的喜爱……

由于太过喜欢这个牌子,林洛嘉忍不住再一次看向衣柜,很快,她的目光就被一件水蓝色的连衣裙给深深吸引住了。

她取下衣服,在巨大的穿衣镜前比了比。

真好看呐……

林洛嘉毕竟是女人,女人总是逃脱不了漂亮衣服的诱惑。

捧着这件裙子,她原本倔强的心渐渐开始动摇。

既然裙子这么好看,她试穿一下也无妨……

穿一下而已,又不会少块肉……

犹豫再三,她还是没忍住,把这件漂亮的蓝裙子穿上了身。

呀,真的好漂亮,好喜欢!

林洛嘉忍不住站在镜子前边,左边照一照,右边看一看,心情大好的她,还在原地转了个圈圈,欣赏着自己在镜中身材曼妙,裙摆飞扬的俏丽模样,喜不自胜。

过了好一会,她犹豫着,走出衣帽间,心想,今天就大发慈悲,让立北辰那家伙瞧瞧自己穿裙子的模样吧……

她小心翼翼跨入卧室,期待着立北辰看自己时,会不会露出赞赏之色。

可当林洛嘉看向床上的时候,映入眼帘的,竟是立北辰沉沉睡去的俊颜。

他睡着了。

睡的如此沉静,仿佛早已疲惫不堪。

不知为何,林洛嘉的心瞬间软了下来。

她心里想着,他这是累了吗?

这些年,立北辰凭一己之力,经营会所,并将其打造得如此辉煌成功,一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精力了吧……

她瞬间有些心疼他。

似乎……她对他过去的那种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不行!

林洛嘉忙极力将这份上涌的温情给克制住,往下压。

她不断提醒自己,他是立北辰,是曾经给予她最大伤害的男人!

是不顾她的死活,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逼迫她捐献骨髓的男人!

她不断告诫自己,对于这样一个男人,她唯一应该做的,就只有断!舍!离!

“不要……别走……洛嘉……林洛嘉……”

忽然,立北辰迷迷糊糊地皱了皱眉,口中含含糊糊地说起了梦话。

而且,叫的还是她林洛嘉的名字。

林洛嘉刚刚硬起的心肠,下定的决心,在瞬间就崩塌了……

她忍不住上前,静静看着立北辰熟睡的容颜发了会呆,然后,她俯下身替他盖紧了被子。

没想到,立北辰这时突然张开双臂,一把将她给抱住了。

“啊……你干嘛呀,快把我放开!”林洛嘉叫道。

立北辰却闭着眼睛,将林洛嘉紧紧搂在了怀里不肯放手。

林洛嘉死命地挣扎,立北辰的双臂就像紧箍咒般将林洛嘉牢牢禁锢在了胸前,而且还越挣扎越紧,紧的林洛嘉无法动弹。

突然,立北辰猛地一个翻转,就把原本还女上男下的姿势,转换成了男上女下。

“啊……你干嘛,快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立北辰终于睁开眼睛,居高临下看着她,淡淡道:“男欢女爱,男上女下,哪里变态了?”

林洛嘉真怀疑立北辰刚才是不是故意装睡,来引诱她上当的!

可怎样都为时已晚,她此刻就像砧板上的肉,只能任由他宰割了。

没给林洛嘉太多冷静思考怎么全身而退的时间,立北辰猛地一下就将她鲜嫩的小嘴给吻住了。

他吻得真是投入啊。

好久好久,才将她放开。

林洛嘉刚想要起身将立北辰推开,却只听立北辰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

“抱紧我……放心,今晚我不碰你,我只想要抱着你,好好睡一觉。”

问言,林洛嘉反抗的动作慢慢停滞下来。

不知为何,她的心跳竟然会跟随着他心跳的节奏,默契地由雷鸣般地激烈,慢慢转为了绵延地山丘。

漫漫长夜,床上的两人恬静地相拥而眠,靠在一起的两颗心脏,也就这么轻柔舒缓地整齐地跳动着……

第二天,林洛嘉醒来,立北辰又已经走了。

昨晚,立北辰真的没有碰她,而是搂着他,安安静静地睡了一整晚。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立北辰那家伙,竟然还会放弃占她便宜的机会!

林洛嘉翻身起来,才惊觉自己是穿着迪奥那件蓝裙子睡了一晚,还被立北辰那家伙给紧紧压了一整晚!

她赶紧脱下裙子,换上睡衣。

可却发现这件裙子早已皱巴巴,跟条海藻似的了。她心疼坏了,赶紧跑到衣帽间找到蒸汽熨斗,小心翼翼地将裙子熨平。

林洛嘉正忙着抢救裙子呢,莎莎就已经送来了早餐,在门口敲门了。

“林小姐,您醒了吗?可以吃早餐了吗?”

“进来。”

听见是莎莎,林洛嘉也就很放心地让她进来了,毕竟,目前为止在这幢别墅,莎莎是她唯一信任的人。

她看得出来,莎莎是个胆小却又十分善良的小姑娘,应该不至于会害自己。

“这也是所谓的助孕餐?”林洛嘉问道。

“对啊,少爷特地关照要我亲眼看着您吃完呢。”莎莎微笑道。

“立老爷近来什么情况?”林洛嘉接着问道。

“不太好呢,为了能让老爷安心住院,少爷答应老爷,一定会在这一年之内,完成延续香火一事,发誓要让老爷在有生之年可以抱上裙孙子。”

林洛嘉听着只觉好笑,干脆笑出声道:“真是笑话,立北辰会缺女人?生孩子对他来说,不就是每日的例行公事么?”

“林小姐,您有所不知……”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387)

我要评论
  • 立北辰&。  

    盯得可真紧!不愧是一贯行事雷厉风行的立北辰。    

  • 年。他&的笑容

    他感觉仿佛回到小时候,患上自闭症那三年。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有个小女孩,用天使般的笑容,带他走出了那个自我尘封的灰暗世界。

  • 林媛媛&  

    立北辰口中喃喃叫着林媛媛的名字,只因林媛媛告诉过他,自己就是曾经的小女孩。    

  • 很快嘴&  

    林洛嘉拼命反抗,可很快嘴就被吻住,根本无法呼喊,甚至无法呼吸。    

  • 亲那边&。

    婚礼当日,不但新郎缺席,就连林洛嘉母亲那边的亲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

  • 被人设&,欠下

    两年前,母亲汤丽美被人设下全套,欠下巨额赌债,把与立家合资的丽北实业给搭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