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汪颖芝大怒,冲上来像个泼妇像,地乱挠抓起林洛嘉的头发来。林洛嘉毕竟会拿奖,也乱抓乱挠了劈头盖脸,两个女人就这么厮打成了一团。顾森反应时过林洛嘉当然不会手软,也乱抓乱挠了一通,两个女人就这么扭打成了一团。。...

“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汪颖芝大怒,冲上去像个泼妇一样,胡乱抓挠起林洛嘉的头发来。

林洛嘉当然不会手软,也乱抓乱挠了一通,两个女人就这么扭打成了一团。

顾森反应过来后,忙奋力把两人拉开。

“我的天啊,你们这两个女人,可真叫我大开眼界!”顾森累得喘着粗气道。

“你这个贱货,在美国的时候就处处跟我作对!活该你在美国混不下去,回国到这里做清洁工!”汪颖芝被林洛嘉打得披头散发,狼狈急了,气急败坏地对林洛嘉破口大骂。

林洛嘉也不甘示弱,立刻回敬道:“我在哪里做什么都是凭一己之力养活自己,总比你这个靠父母的寄生虫强!”

“你说谁是寄生虫呢!你这个穷鬼贱货!”汪颖芝又被激怒了,再一次冲上去拽林洛嘉的头发。

林洛嘉也继续还手反抗,顾森赶忙又拉又拽,三个人纠缠在一块儿,场面混乱不堪。

保安在监控里看到有人打架,也不清楚什么事情,立刻报了警。

很快,警察赶到现场,对着他们三人喊:

“警察来了,你们通通住手,不许打架!”

汪颖芝停下动作,看了眼警察,扯着林洛嘉的头发,还是不肯放手。

林洛嘉也拽着她的辫子,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顾森最惨,他挤在中间,衣服都被撕破了,脚上古奇的羊皮鞋子也被踩得破烂不堪,求救似的看向警察。

“我当什么事呢,原来是两个女人打架呀!行了行了,你们先放手,有什么事,跟我们回局里再说!”一名警察上前劝解道。

很快,又有一名警察上前,指着顾森道:“就是就是,为了这么个男人,犯得着拼命嘛,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呀!”

顾森一脸尴尬,“等等,你们说什么呢,怎么扯我头上来了?”

那个警察却对顾森挤眉弄眼道:“还说呢,快点闭嘴吧!”

另一个警察又道:“能把感情问题处理成这样,我也真是服了你了!快点把她们两个分开,有什么事到警察局里调解吧!”

这个时候,顾森那些还在包房里面闹腾的朋友们发现他们迟迟没有回来,开门出来寻找。

包房隔音太好了,里面的人不知外面闹哪样了,开门一看全都吓了一跳。

于是,大家全都陪着他们一起去了警察局。

顾森也在好友们的力挺下,证明了身家清白,决不存在脚踏两条船,引发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一事。

由于这帮人全都是申城名流,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只需自报家门,很快就被放了出来。

“陈局长,现在搞清楚了吧,是这个女人寻衅滋事,必须把她给抓起来,关上一年半载,好好给她个教训尝尝!”

汪颖芝仗着认识警察局长,一心想要治林洛嘉的罪,方能解她心头之恨。

陈局长凝眸看向林洛嘉,见这女人穿着丽北会所的清洁工制服,一看就是穷苦人家的,也就没太尊重她,冷冷问道:

“你现在知道错了吗,还不快给汪小姐道个歉,求个情,如果你认罪态度好的话,我还能考虑放你一马,不然的话……”

不等陈局长把话说完,林洛嘉就一口拒绝道:“我没错,为什么要跟她道歉?明明是她先动手的,我还手也只是出于自保!”

见林洛嘉如此倔强,陈局长立刻皱眉道:“你这女人,如此冥顽不灵,看来不给你点教训,没准以后还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陈局长,我看,这件事还是就这么算了吧……”顾森这时候,竟也站出来替林洛嘉说话道。

由于顾氏集团财力雄厚,比起汪颖芝,陈局长更不敢得罪他,便也没再说话。

“喂,顾森,你什么意思呀,怎么胳臂肘往外拐?到底谁是你朋友呀?”汪颖芝忍不住责备道。

“颖芝,差不多得了,这事如果闹大,大家脸上都不光彩。再说,哦一个女孩子家的,在外边跟人打架,传出去的话得多难听呀,你这样子,以后谁敢娶你呀!”顾森玩笑中带有几分警告意味。

汪颖芝听了,竟也不敢再反驳什么,狠狠瞪了林洛嘉一眼。

“今天算你走运,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不然,绝对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丢下这句话,汪颖芝气呼呼地走了。

林洛嘉脸上稍许挂了几分彩,头发散乱地披在肩头,抬起头对顾森诚恳地说道:“谢谢你,今天这份人情我记下了,下次有机会还你。”

顾森玩味一笑,伸手掏出一张名片给到林洛嘉说道:“今晚这事一闹,汪颖芝肯定会去会所投诉你的,这份工作如果做不下去,可以来找我!”

“谢谢,不必了,已经欠了份人情了,不想欠你太多。”林洛嘉不打算收下名片,转身正想要走。

顾森却又绕到她面前,“那就交个朋友如何?看在我刚才宁愿得罪朋友也要帮你说话的份上,诚心交个朋友,不过分吧!”

林洛嘉抬眸看了看顾森,从顾森俊逸的眼眸中的确品出几分真诚,于是,便豁达一笑,收下了他的名片,随手放进口袋。

然后,林洛嘉一看时间,糟了,这么晚了,再不回别墅,立北辰就该回来了!

于是,她急急忙忙跑出警察局,打了辆车迅速赶回别墅。

她聪明地绕开有人把守的大门,从侧门偷溜进去以后,便蹑手蹑脚地上楼,刚打开卧室的门,还没来得及开灯换下身上会所的制服。

便听到莎莎在门外叫道:“少爷,您回来了呀!”

“林洛嘉人呢?”立北辰立马问道。

“应……应该在家吧……刚才我不小心睡着了,刚想去找林小姐来着……”莎莎吞吞吐吐地心虚道。

立北辰略带不满地瞪了莎莎一眼,将眸光扫向卧室的门。

随后便走过去推门而入……

漆黑的屋里,伸手不见五指。

立北辰刚想要摸索着把灯打开,突然,他感到背后一热,又有人从背后抱住了他……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300)

我要评论
  • 受,于&,提前

    他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于是便起身离席,提前回了家……  

  • 林媛媛&。

    林洛嘉成了林媛媛的救星,林媛媛也同样是林洛嘉的救命稻草。

  • 在这个&得了白

    恰好,在这个节骨眼上,与林洛嘉同父异母的妹妹林媛媛突然得了白血病,急需做骨髓移植。

  • “喂,&完,头

    “喂,媛媛……好,我马上过来。”立北辰温柔地接听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 &。

    婚礼当日,不但新郎缺席,就连林洛嘉母亲那边的亲戚,全部都被拒之门外。

  • 然感觉&事发生

    清晨,立北辰醉意过去,忽然感觉昨晚的事发生得很不对劲。    

  • 可以这&,才会

    “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林洛嘉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昨晚立北辰是被下了药,才会和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