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洛嘉无比痛苦的折磨,却又完全无计可施。“五分钟了,我想我该给去一通电话。”看见立北辰拿出手机,林洛嘉再也没有按耐不住,地说:“印章……我来的目的,是想寻回我妈的印象……“三分钟了,我想我该给去一通电话。”。...

林洛嘉无比煎熬,却又完全无计可施。

“三分钟了,我想我该给去一通电话。”

看到立北辰拿出手机,林洛嘉再也按耐不住,说道:“印章……我来的目的,是想找回我妈的印象……”

立北辰眼眸微眯,继续追问道:“你要印章做什么?”

林洛嘉想了想,道:“我妈生前有几笔债务没讨回来,我必须有她的印章才能起诉法庭,把债要回来?”

“说谎!”

没找到被立北辰当场拆穿道:“你妈生前沉迷赌钱,早就把钱全部输光了,只有欠债,哪还有钱借给别人!”

“不是借,是投资,我帮她找的债务人,收人家百分之三十的利息的!总之,我找印章的目的是为了钱,就这么简单!”林洛嘉坚定表示道。

但是,这直接惹怒了立北辰,他上前,一把将背对着他的林洛嘉拉得转转了个身,“林洛嘉,你以为我还会像三年前那样,信你那些鬼话!”

林洛嘉没想到立北辰会这么做,猝不及防地被立北辰到了那张满是淤青和抓痕的脸。

立北辰也被林洛嘉脸上的伤痕给吓了一跳,惊得立刻放开了原本紧拽着她肩膀的手。

林洛嘉眼神慌乱的急忙扭过头,可立北辰全都看见了,她再怎么逃避也是徒劳。

“你脸怎么回事?”立北辰声音温怒,似在努力克制怒火。

“说!”

见林洛嘉还沉默着,立北辰厉声道。

“跟人打架弄的呗。”林洛嘉低着头,小声道。

“跟谁打架?顾森吗?”立北辰故意猜测道。

“不是,是一个女人。”

“是谁?说出来,我帮你教训她。”立北辰道。

“不必了,一点小事而已,已经解决了。”林洛嘉淡淡道。

立北辰再一次掰着林洛嘉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

他看着她,目光微闪,带着三分责备,三分怒意,外加三分心疼……

林洛嘉只觉立北辰目光就像团火,烧得她脸都红了,忙又别过头去。

立北辰伸手又将将她的脸摆正,左右仔细看了一遍,道:“让白墨来给你看看,要是留疤的话,我就不要你了。”

说完,他就去给白墨打了电话。

不过一会儿,白墨提着药箱赶到。

看到林洛嘉的脸,白墨先是一愣,蓦然,那双冰冷的眸中,起了几丝笑意,玩笑道:“林小姐这是跟小猫儿打架了吗?怎么搞成这样?”

“是疯狗,一条母狗疯了,就打了一架。”林洛嘉半躺在沙发上,目光淡漠道。

见白墨开始给林洛嘉上药,立北辰一言不发地走了。

立北辰走到门口,助手苏安就跟了上来。

“少爷,今天行程如何安排?”

“把丽北会所昨晚的监控给我调出来。”立北辰吩咐。

丽北会所办公室,立北辰坐在电脑前面,一桢一桢仔仔细细查看着昨晚会所的监控录像。

直到看到林洛嘉在包房门口,同一个女人打架的时候,他皱眉凝眸,看了很久,然后,再次吩咐苏安道:

“立刻把监控里的女人给我找出来,带到我面前!”

“是,少爷!”

开在申城玖光百货里,最高档的美容院,华西美容院内。

汪颖芝正悠闲地躺在美容床上,享受这理疗师最最专业的按摩。

她一边享受着,一边同隔壁床的友人抱怨:“我昨晚生日,真是过的鸡飞狗跳的!你不知道,我昨晚竟然在丽北会所,碰到了我在美国的死对头!”

“就是那个开馄饨店的华人女的吗?”

汪颖芝掐着嗓子高声道:“可不是嘛!就是那个贱货!听说她把美国的店面全给卖掉回国了,你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吗?”

“做什么?该不会出来卖吧?”友人也是个好管闲事嘴碎的,恶毒地猜测起来。

汪颖芝听了很是高兴,“比出来卖还下贱,她居然在丽北会所里面打工,当清洁工!”

“真的啊,这么惨!”

两个女人说些,发出一阵辛灾乐货的笑声。

笑够了,汪颖芝又道:“听说那女人她妈就是个赌鬼,我看她呀,八成是把钱都输光了,在美国混不下去,才卖掉店回国打工的!”

“嗯,一定是这样的,不过,你也太惨了吧,怎么被那女人打成这样!”友人也立马就猜到了汪颖芝脸上伤痕的由来,带着笑挖苦道。

汪颖芝忙道:“你以为那女人有比我好多少?我昨晚拼命在她脸上又抓有挠的,就是要她脸上留疤毁容!”

的确,跟林洛嘉相比,汪颖芝脸上,不过就几处伤而已,要好得很多。

“而且,我已经投诉负责我在丽北会所的客户经理了,想和我斗,连门都没有!”

她半果着身子,只有一条毛巾半裹着,任由理疗师在她身上舒适的按摩着。

正当她无比享受的时候,门外突然闯进来几个男人。

“啊,你们快出去,这里不允许男人进来!”理疗师一抬头,吓了一大跳,尖叫道。

汪颖芝也吓得大叫起来:“你们是谁啊,快点出去!我是颖燃餐饮集团的大小姐,不然我找人挖了你们眼睛!”

“这些话你还是去和我们少爷去说吧。”苏安上前,像抓小鸡一样,一把把汪颖芝从按摩床上提了起来,往门口拖去。

“喂,你干什么呀,快放开我!”汪颖芝被一路拖着走,由于她一个劲地挣扎反抗,裹在身上的毛巾慢慢开始脱落。

等被拖至商场大堂那儿时,汪颖芝身上整条毛巾都已经完全脱落,掉在了地上。

“不要……快给我衣服穿上!你们……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呀?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汪颖芝哭喊着,红着脸泪流满面。

整个人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焰,狼狈又无助地用双手挡住胸前。

此刻,正值商场客流量最多的时候,商场往来的顾客络绎不绝,全都惊奇地盯着全果的汪颖芝猛瞧。

苏安也不理睬,任由周围的人围观。

最后,汪颖芝被丢上了车,一路开回丽北会所。

苏安随便给她丢了件破破烂烂的员工服,汪颖芝只好不管不顾地迅速套上,然后,就被带到了立北辰的面前。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第8章 离婚

2021-06-11

书评(331)

我要评论
  • 妈,在&别以为

    “竟然串通你妈,在我酒里下药!别以为用卑鄙手段勾引我上了你,我就会对你负责,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对你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永远也不会!”    

  • 何时有&她存在

    可只有林洛嘉自己知道,这个男人心里面,又有何时有她存在的影子?

  • &发泄完

    发泄完胸中怒火,立北辰迅速穿好衣服,摔门离去。    

  • 个自律&的人,

    因为一个自律的人,即使醉了,也会固守原则,绝不会去碰令他厌恶唾弃的女人!    

  • &”

    只要我嫁进立家,成为立太太,马上就签下那份骨髓捐赠书。”

  • 合资的&业给搭

    两年前,母亲汤丽美被人设下全套,欠下巨额赌债,把与立家合资的丽北实业给搭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