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怎么回事?是也不是你搞的鬼?昨天你要不然不把事情说很清楚,老娘跟你没完没了!”看见阿离做贼心虚的模样,凤霓裳愈发会觉得这里面有猫腻。“女人要温柔如水,别总是会老娘老娘的称其,会“女人要温柔,别总是老娘老娘的自称,会嫁不出去的。”阿离道。。...

“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的鬼?今天你要是不把事情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看到阿离心虚的模样,凤霓裳越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女人要温柔,别总是老娘老娘的自称,会嫁不出去的。”阿离道。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说,是不是你把我弄到这里来的?”凤霓裳双手插腰,双目圆睁,丝毫不买账。

她双眼怒瞪着眼前的阿离,那模样恨不得扑上前把他生吞活扒了。

“地球的灵气太稀薄了,生态环境也破坏得太严重,那里不适合你修炼,这里才是最好的修炼地方,我相信你会喜欢这里的……”

阿离的话还未说完,便听见凤霓裳的怒吼,“我喜欢妳妹啊!”

“那个……我没有妹妹。”看着暴怒的凤霓裳,阿离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靠!”

凤霓裳觉得自己快要被他气死了,不行,她得深呼吸,再深呼吸……

“那我问你,你为何没经过老娘的同意就擅自把老娘带到这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还好意思说我会喜欢这里?到底是谁给你的勇气?”

凤霓裳气得头发都要倒竖起来了,恨不得把眼前的这浑蛋活活掐死。

“这里很好啊!灵气浓郁,地域辽阔,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在这里你才能真正的展现出你的才华、你的能力、你的天赋!时光必定因你而惊艳!”阿离道。

“说人话。”凤霓裳没好气的瞪眼。

阿离委屈的撅嘴,好像伤了心的小媳妇似的,“我说的怎么就不是人话了?”

说着眨了眨那双漂亮的凤眼,一副无辜至极的小受模样,简直要将凤霓裳的心都萌化了。

凤霓裳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再次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别以为撒娇卖萌就能将此事糊弄过去!你还是老老实实交代吧!”

“好吧,既然你要我说,我就说了。”阿离轻叹了口气,然后目光同情的看着她,“实话告诉你吧,在华夏,你已经死了,要不是我,你连灵魂都没了。我是不想你太伤心了,所以才会故意那么说的,既然你一直逼问我,我只好告诉你实情了。”

“不可能!”凤霓裳像只炸了毛的刺猬,吼道。

“还记得你在华夏的最后一幕吗?”

凤霓裳心中‘咯噔’一声,难道真的练功把自己给练挂了?

“你想起来了就好,我可不想凭白无故的背黑锅。”阿离一甩衣袖,俊美清朗的脸庞一片肃穆认真,但是凤霓裳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呢。

“一个人就算死了,但是灵魂还在,你为什么说我连灵魂都没有?”

“因为你修炼的那种功法名为断魂诀,走火入魔的最坏结果便是魂飞魄散,是我在关键时刻将你带了回来,记住,我是你的救命恩人!”阿离脸上是少有的认真之色,潦黑清澈如水的眸子中也是蕴着凝肃。

凤霓裳狐疑的眯起眼睛,练功走火入魔有变疯的,运气不好把自己练死的也有,但是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练功走火入魔会魂飞魄散的……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门‘嘎&推了开

    正当凤霓裳疑惑间,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一道鬼鬼崇崇的身影偷偷走了进来。

  • 照在那&人的脸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精芒在&黝黑的

    心中一惊,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缕慑人的精芒在黝黑的瞳仁中闪过,冰冷无情。

  • 一阵脚&。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