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要不然明白和自己的大哥那啥了,会会立马去自杀身亡?“你明白那个人是谁?”凤霓裳眼底涌上一丝光芒。“不明白。”阿离立马完全否定,见她一脸提出质疑的望着自己,急忙地说,“我真“不知道。”阿离立刻否定,见她一脸质疑的看着自己,连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毕竟你们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我怎么好意思偷看呢,古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像我这么正义的人是绝对不会听墙角的!”。...

她要是知道和自己的大哥那啥了,会不会立刻去自杀?

“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凤霓裳眼底涌起一丝光芒。

“不知道。”阿离立刻否定,见她一脸质疑的看着自己,连忙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毕竟你们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我怎么好意思偷看呢,古人云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像我这么正义的人是绝对不会听墙角的!”

反正打死他也不会说出那个人是帝九冥的,不然依她的性子绝对会疯的。

况且只要自己不承认,她是绝对不知道滴!

“额!”

凤霓裳现在真的是掐死他的心都有了,但是看他一脸正经的模样,又不像说谎。

哎,算了,不纠结这个问题了,“你之前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医道神典里,你是失忆了?”

“算是吧,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只记得自己叫阿离,只记得自己拥有记忆的时候,便在这里面了。”他俊美的脸庞上露出苦恼困惑之色。

“你刚才说我与医道神典契约了,那我现在是不是你的主人了?”凤霓裳狡黠兴奋的目光落在阿离的身上,在他身上来回的打量着,看得阿离汗毛直竖。

“你、你想做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让我献身吧?我告诉你,即使你是医道神典的主人,你也不能对我那啥……我可是守了六千年的处男之身啊!”

噗!

凤霓裳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一脸嫌弃的斜瞥阿离,鄙视道,“守了六千年的处男之身?一定是那方面不行!”

“你!”阿离被气得面红耳赤,双眸圆瞪,“士可杀,不可辱,男人的尊严更不可辱!今天我要让你看看,我那方面到底行不行!”

话落,大手一捞,便将凤霓裳扯入了怀中。

凤霓裳大惊,连忙右腿曲膝向上一顶,却被阿离单手抓住了大腿,他白皙优美的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即使我只是一抹灵魂,但是对付你还是足够的。”

“放手!”

看着凑近的俊脸,凤霓裳很是气恼,又挣脱不开,只得吼道。

看来那方面是任何男人的逆鳞啊,她这算不算自讨苦吃?

“哼!”阿离轻哼一声,松了手,他也没打算对凤霓裳怎么样,但是嘴巴却恶毒的鄙视道,“瞧你那小身板,都没发育成熟,我真是替那男人默哀,被某人霸王硬上弓,真真是人间悲剧。”

不过是个小嫩芽,还敢和自己横?

刚才他不过是吓吓她而已,就知道这女人嘴巴硬,胆子却小得很。

凤霓裳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说的是实话啊。”阿离脸上露出欠扁的笑容,有恃无恐,“凭你现在的实力,我吹口气就能将你喷死。”

“靠!”

凤霓裳被气得爆粗话,这家伙绝对是她的克星,宿敌,就这么会功夫,都气了她好几遍。

“不服气?我们来比试比试?”

“我服。”凤霓裳恨恨握拳,忍,我忍,我再忍!

谁让她实力太弱呢?

书评(241)

我要评论
  • 便立刻&会不知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 &,面目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