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跟阿离比出,太弱了。虽然阿离也没展示他的真正实力,虽然他身上散发出出的那股气息就令人会觉得畏惧。“这才乖嘛,女孩子要温柔如水点。”阿离不满意的勾了勾唇角。凤霓裳虽然阿离没有展现他的真正实力,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就令人觉得忌惮。。...

不,是跟阿离比起来,太弱了。

虽然阿离没有展现他的真正实力,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就令人觉得忌惮。

“这才乖嘛,女孩子要温柔点。”阿离满意的勾了勾唇角。

凤霓裳:……

擦!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深呼吸,再呼吸,淡定,再淡定……

不跟傻子计较。

做了几遍深呼吸后,凤霓裳觉得心情舒畅多了,“我丹田中有道奇怪的淡金色雾气,造成我无法修炼的原因,你知道那是什么吗?”“我看过了,那是一道封印,那淡金色的雾气可以化解元气,将你吸收进丹田的元气归零,所以这具身体才无法修炼。”阿离道。

“原来如此。”凤霓裳恍然大悟,目光希翼的落在阿离的脸上,“那你一定有解开封印的办法吧?”

“那是自然,这点封印对我来说不过小菜一碟。”阿离不屑轻哼一声,手掌轻抬,一股淡金色的光团在他掌心聚拢,耀眼却不刺眼。

手腕轻抬,那团淡金色的光芒飞掠而出,将凤霓裳笼罩其中,暖暖的,像是春日里的阳光般,很是舒服。

“咔嚓……”

丹田中传出一声轻响,像是有一层桎梏被解开。

“封印解开了。”凤霓裳双眸中涌起一股欣喜。

“你修炼试试。”阿离的眼里却蕴着一丝喜意。

“好。”凤霓裳立刻盘腿坐在了巨大如宇宙飞船一样的医道神典上,闭目,气沉丹田,一丝丝元气随着她的呼吸进入她的身体中,而后缓缓流向丹田。

这一次,这些被吸收进身体中的元气没有再消散,而是团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层淡淡薄薄的白雾。

白皙的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弧度,“成功了。”

只是,下一刻凤霓裳嘴角的笑意渐渐凝住,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怎么了?”察觉到凤霓裳的异样,一旁的阿离连忙询问出声。

“我中毒了。”凤霓裳睁开眼睛,脸色沉得像冰一样。

“什么?中毒?”阿离惊讶道。

“恩。确切的说不是我中毒了,是这具身体中了毒,看样子,这毒应该在这身体中潜伏了很久,只是之前我怎么没有发现呢?”凤霓裳眉头紧皱,小脸上露出凝重疑惑之色。

这种很奇特诡异,竟然连她都分辩不出来是何种毒。

“快让我看看。”阿离眼睛一扫,用意识探视着凤霓裳的身体,渐渐的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脸色阴沉如水,一双眸子中也是蕴着点点寒光,幽深如潭。

半晌后,阿离幽幽开口,“这是胎毒。”

“胎毒?你的意思我没出生就中了这毒?”凤霓裳微垂着眼眸,长而卷翘的睫羽轻垂着,遮盖住了眼底的光芒。

“是的。”阿离点头,“而且这种毒在一点一点的蚕食着你的生命,你的血液,你将活不过十九岁,也就是说你还有三年的寿命。”

这六千年来他一直封印沉睡在这医道神医典中,对于医术、毒药,可以说是十分精通了。

“什么?!”

阿离的话让思索中的凤霓裳彻底的傻住了,她一脸错愕震惊的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书评(322)

我要评论
  • 凤霓裳&人来此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 &一阵脚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 &努力保

    努力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清明,凤霓裳站起身来,跃窗而出,朝院墙外快速跑去,正好院墙边有一个石台,凤霓裳毫不犹豫的爬了上去,动作利落快速的翻过了院墙,眨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 疤,看&起来分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恨恨的&机会!

    恨恨的看了贱男一眼,即使现在她想将这贱男千刀万剐,但此刻不是机会!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