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解开我解开封印,还没走上人生巅峰,结果一个晴天霹雳,说她活但是十八岁?只余下三年寿命?不带这么玩的啊!这运气真是无敌了!“那你明白我中的是什么毒吗?”“我也不清“先天的毒最难医治,而且这毒还特别的诡异,所以我也没有办法。”阿离道。。...

?!

才解开封印,还没走上人生巅峰,结果一个晴天霹雳,说她活不过十九岁?

只剩下三年寿命?

不带这么玩的啊!

这运气简直逆天了!

“那你知道我中的是什么毒吗?”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这毒是先天的。”阿离摇了摇头。

“先天的毒最难医治,而且这毒还特别的诡异,所以我也没有办法。”阿离道。

“可是我刚醒来的时候,还看过身体,当时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啊。”

前世凤霓裳身为鬼医,自然知道先天的毒有多难治了,恐怕这毒早就融进了她的血液,她的身体,她的筋脉,她的骨骼和细胞……

“我知道了!这一定与那道封印有关!”阿离似想起什么,俊美的脸庞上露出震惊之色。

“你是说我身上的这道封印,是为了将这毒封印起来?”凤霓裳也立刻联想到了关键之处。

刚开始还以为有人故意在她身上布下封印,是为了阻止她修炼,现在才明白原来是为了救她!

“是的。”

因为丹田被封印,所以原身才没办法修炼,才会成为一个个人人嘲笑不耻的花瓶、废物。

而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解开了封印,所以这毒便又重新掌控了她的身体。

那么又是谁在她身中下的毒,又是谁将这毒封印的呢?

“哎,恐怕这世上再也找不出运气比我更差的人了吧!”凤霓裳一副心灰意冷生无可恋的模样。

人家穿越过来不是什么皇后就是王妃,要么是金手指在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她倒好,丢了清白不说,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好不容易能修炼了,却又要面对着随时死亡的危险,身上就像是背了一颗定时炸弹,哪天老天爷心情不好,就让她再挂一次……

要不要这么悲催啊!

“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在医道神典中记载,有一种世间奇花,可解百毒,名为龙血花,可惜这花千年难得出现一朵。”见到凤霓裳郁闷难过的神情,阿离心中有些内疚、心疼,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呢?

不过凤霓裳沉浸在郁闷伤心中,并没有注意到阿离脸上的神情,听到他的话,她蓦地抬起头来,眼底涌现起希翼的光芒,“龙血花?在哪里?”

能活着总是好的嘛!

“传说龙血花喜欢生长在至阴至阳之处,千年才开一朵花,所以份外的珍贵,举世罕见,甚至没有人见过它,只在传说里听过。”阿离缓缓说道。

凤霓裳燃起的希望瞬间又落了下去,如坠深渊,“那你说了不等于没说?”

擦!

千年才开一朵,还是至阴至阳之处,怎么找嘛?

她能找得到才怪!

“其实,你也不用灰心,在六千年前,我见过龙血花,如今刚好第六千年,所以这数年内,还是有机会出龙血花的!”阿离的话又像阳光般,将凤霓裳从深渊拉了回来。

凤霓裳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下次说话能不能一口气说完?还是你一口气说完会死?”

这家伙之前还不是说过没有人见过龙血花吗,怎么现在又说他见过,这次刚好是六千年……

书评(210)

我要评论
  • 人心中&难道不

    “你……”男人心中一惊,丑恶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阴鸷的冷笑,他伸手抹去额角的血,唇边溢着嗜血之色:“霓裳小姐,难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