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这个我也不明白。”阿离皱眉头。“那这个医道秘典有个屁用!前面的残卷我早已背得滚瓜烂熟。”凤霓裳轻蔑撇撇嘴,这个残卷篇是她自小到大整天去学习深入研究的,陌生得不能够再“那这个医道神典有个屁用!前面的残卷我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凤霓裳不屑撇嘴,这个残卷篇就是她从小到大天天学习研究的,熟悉得不能再熟了,这些疑难杂症,她都可以随手医治,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之为鬼医了。。...

“唔,这个我也不知道。”阿离皱眉。

“那这个医道神典有个屁用!前面的残卷我早就背得滚瓜烂熟。”凤霓裳不屑撇嘴,这个残卷篇就是她从小到大天天学习研究的,熟悉得不能再熟了,这些疑难杂症,她都可以随手医治,要不然也不会被称之为鬼医了。

“不是还有本上神吗?”阿离负手而立,衣袂飞舞,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高傲的抬了抬眼眸,“本上神一人可抵千军万马。”

凤霓裳:……

自恋狂!

老王卖瓜,自卖自夸!

“有人来了,你先出去吧。”

阿离手一挥,凤霓裳只觉身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了出去,像是坠入深渊一般,下一刻,待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依然保持着之前盘腿而坐的模样、坐在床上。

凝眉沉思,刚才的一切那么的玄妙、梦幻,就像做梦一样,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小姐,您醒了吗?”门外传来凝霜的声音。

凤霓裳回了神,淡淡道,“进来吧。”

凝霜这才推门而入,走到床前,“小姐,丞相府的魏小姐给您发了帖子,邀请您明天上午去游湖。您要去吗?”

魏小姐?

凤霓裳略微搜索了一下记忆,一张娇媚浅笑的脸庞便浮上了脑海。

魏如雪,丞相府的嫡出二小姐,才华出众,天赋卓绝,好像还是原身的好朋友……

记得那天晚上‘原身’便是喝了她递来的酒之后,便有点头晕,魏如雪劝她去行宫后面的小院里休息,没过多久原身便觉得身上有点热,这时便有一男子鬼鬼祟祟的走进了屋,欲图对凤霓裳不轨,再后来便是凤霓裳的出现了……

如果不是凤霓裳及时穿越过来,恐怕那个男人就得逞了!

到时候等待原身的将是被人当场抓奸在场!身败名裂,令天下人嘲笑!

真是个好恶毒的计谋啊!

所以凤霓裳猜测那杯酒绝对有问题!

可笑原身之前还一直把魏如雪当成知心的好姐妹,交心交肺的,殊不知人家一直在背后算计着她。

既然由她接替了这个身体,那么这个仇就由她来报。

“去,怎么不去?”

凤霓裳的目光落在凝霜手中那封红色的请柬上,嘴角轻轻上扬,扯起一抹冷笑的弧度,狭长幽亮的黑眸中涌起一丝冷意。

魏如雪邀自己明日去游湖,为的不就是想看看自己如何了吗?

呵……明日她就去找魏如雪先收点利息好了。

将凝霜打发了出去之后,凤霓裳再次盘腿而坐,闭目,气沉丹田,按照太古断魂诀中的功法,开始吸收着空气中的灵气。

没过一会,凤霓裳便感觉到了空气中飘浮着一缕缕淡淡的白雾,顺着她的嘴、鼻,进入她的身体中,缓缓的流淌过经脉,运行一周天后,最后进入丹田中存储起来。

一股淡淡的暖流袭遍全身,暖暖的,很是舒服。

夕阳西下,明月渐升,一直到初晨的旭日从东方升起,凤霓裳这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长舒一口气,经过一个下午加一个晚上的修炼,现在终于达到了武者一重聚息境初级。

书评(460)

我要评论
  • 长的刀&疤,看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一睁眼&者,怎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 …”男&的血,

    “你……”男人心中一惊,丑恶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阴鸷的冷笑,他伸手抹去额角的血,唇边溢着嗜血之色:“霓裳小姐,难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 滚儿,&嗷叫着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