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息境顾名思义,被吸收天地元气,凝结成内息。虽然修练了一个早上,虽然凤霓裳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困,反倒精神饱满,感觉身体饱含了力量。拉大房门,走出来房间,金淡的晨光迎面洒下虽然修炼了一个晚上,但是凤霓裳一点都不觉得困,反而精神饱满,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

聚息境顾名思义,吸收天地元气,凝聚成内息。

虽然修炼了一个晚上,但是凤霓裳一点都不觉得困,反而精神饱满,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

拉开房门,走出房间,金淡的晨光迎头洒下,炫目迷离。

凤霓裳伸了伸懒腰,唇角带着满意飞扬的笑意。

“小姐,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凝霜端着洗漱的木盆进来,看着见迎着晨光而笑的少女,脸上不觉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这样的小姐,真是吸引人呢!

总觉得小姐昏睡一场醒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她也说不出来。

但是看到小姐脸上出自真心的笑容,她也会莫名的感觉到开心。

以前的小姐虽然会笑,但那笑容中总是带着忧虑和哀伤,不像现在肆意而飞扬,无所顾忌。

“早睡早起身体好。”凤霓裳笑道。

洗漱一番,用过早膳后,已是艳阳高照,万里晴空。

“小姐,您今天要穿哪件衣服?”凝霜一边从衣柜拿出几套衣服,一边向凤霓裳询问道。

凤霓裳的目光从那些素色的衣袍上一一掠过,黛眉轻蹙,最后落在那一抹鲜艳耀眼的颜色上,白皙纤细的手指一点,“就这件吧。”

“小姐,这件颜色会不会太艳了?”凝霜诧异的瞪着眼睛,小姐素来喜欢淡色的衣裙,几乎从来没穿过红色。

所以小姐的衣服都是淡粉、淡蓝、浅紫、浅绿的偏多,红色的就只有这一件,还是去年小姐生辰的时候王爷送来的,可是小姐一次都没有穿过。

“就它,挺好,我就喜欢红色。”凤霓裳唇角轻弯。

换好衣服,凤霓裳乖乖的坐在妆镜前,由凝霜梳发上妆。

铜镜中映出少女巴掌大的小脸,眉眼如画,琼鼻樱唇,脸庞还很青涩稚嫩,皮肤更是嫩得能掐出水来。

如星辰般明亮的双眸中涌动着飞扬的神采,如瀑般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背上,像是上好的黑缎。

镜中少女虽然面容青涩稚嫩,却已具有倾城之姿,可想而知长大之后又是何等的风华?

凤霓裳有些呆呆的凝视着铜镜中的那张脸,和自己的一模一样,看着却比自己要年轻稚嫩很多,似乎只有十四五岁。

“小姐,你长得真美,这红色的裙子真的太适合你了!小姐,你要是早穿上这大红色的裙子,太子殿一定会被你迷住的,就不会……”凝霜一边给她梳发,一边说着,只是她才说到一半便住了口,眼里是止不住的担忧。

现在小姐失了清白,是绝不可能再做太子妃的,况且太子殿下也根本不喜欢小姐,否则这些年也不会对小姐的真心视而不见了……

这几年小姐在太子殿下那里受了不委屈,却从不说一个字,可见小姐对太子殿下的一片痴心。

小姐现在打扮得这么漂亮,明显是为了引起太子殿下的注意啊!

看来直到现在小姐的心中还是没有放下太子殿下。

只是太子殿下以前就不喜欢小姐,更何况是小姐还失身了?小姐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啊!

书评(352)

我要评论
  • 嗷’的&身在地

    凤霓裳爆了句粗口,右脚弯曲,膝盖一顶,瞬间顶上男人的致命处,只听‘嗷’的一声惨叫,男人立刻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

  • …”男&“霓裳

    “你……”男人心中一惊,丑恶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阴鸷的冷笑,他伸手抹去额角的血,唇边溢着嗜血之色:“霓裳小姐,难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 ,好像&一般,

    凤霓裳的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好像身体被烧着了一般,令她难受无比。

  • 声轻响&偷走了

    正当凤霓裳疑惑间,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一道鬼鬼崇崇的身影偷偷走了进来。

  • 沉而兴&?”

    “霓裳小姐,我来了。”男子发出一道低沉而兴奋的冷笑声,一边激动的解着身上的衣袍,一边快步朝床榻上走去,走到近前,不由疑惑一声,“人呢?”

  • 清醒了&身为医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 刀万剐&刻不是

    恨恨的看了贱男一眼,即使现在她想将这贱男千刀万剐,但此刻不是机会!

  • 一声脆&头流下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 &外狰狞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