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有句话奴婢不明白该不应该说。”“说吧。”凤霓裳慵散的闭着眼睛。“小姐,世上好男人除了很多,以南王府的地位,王爷肯定也可以给您找个如意郎君的,倒不如咱们就切记继“说吧。”凤霓裳慵懒的闭着眼睛。。...

“小姐,有句话奴婢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凤霓裳慵懒的闭着眼睛。

“小姐,世上好男人还有很多,以南王府的地位,王爷绝对可以给您找个如意郎君的,不如咱们就不要继续纠缠着太子殿下了吧……”凝霜小心翼翼的说道,一边说着一边紧紧的打量着凤霓裳脸上的神情。

凤霓裳睁开了眼睛,如湖水般清澈的双眸中闪过一抹寒光,唇角轻轻弯起,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这个可能不行。”

最好她中相思引的事情,太子没有参与进去,否则她是绝不可能放过他的。

“哦……”

凝霜的眼里闪过一抹心疼,果然小姐还是放不下太子殿下啊!

只希望太子殿下能看在南王府的面子上,不要太伤小姐的心才好呀……

凝霜也不大,只有十六岁的年纪,一双手却很巧,很快便将凤霓裳的墨发梳成了简单大方又不失优雅的仙云髻,两鬓插着与衣服同色的梅花珠簪,红宝石般的细小珠子串成的流苏,垂挂下来,微晃间叮咛作响,悦耳动听。

“不用戴这么多头饰,太重了。”凤霓裳将头上的一只鎏金珠钗取了下来,只留了那两只梅花珠簪。

镜中的少女略施粉黛,一身红裙,倾国倾城,颠倒众生。

凤霓裳有些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眼里快速的闪过一抹惊艳,哈哈,没想到自己穿起古装来也是个大美妞啊!

前世在华夏的时候,她没穿过古装,这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给惊艳到了!自己这副容貌要是去拍古装剧绝对能秒杀一大片!

“哇!小姐,你真的是太美了!你早该这么穿了!”凝霜一脸惊呆的看着眼前的凤霓裳,眼里也是充满了深深的惊艳。

以前小姐总是穿得素雅,加上又性子文静,总是容易让人忽略了去。

她相信现在小姐走出去,绝对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凤霓裳站起身来,原地转了一圈,很是满意。

她从小就热爱红色,在现代的时候,她大部分的裙子、外套都是红色的。

红色代表着热情、积极,就像她的性格一般,风风火火,肆意张扬。

“凝霜,你的手艺真不错。”凤霓裳伸手亲昵的捏了捏凝霜的小脸,笑道。

凝霜蓦地红了脸,小姐怎么……这么轻浮呀……

……

“回禀主子,二小姐从昨天下午就一直在屋子里,直到今天早上才出来,属下隐隐有感觉到小姐的屋内传出元气波动。”秦风走进屋内,对着案前的男子揖礼道。

帝九冥闻言从案前抬起头,一双凤目中闪过深幽,放下手中的笔,凝眉,声音微沉,“你是说她在修炼?”

“是的。”秦风点头,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二小姐已经达到了一重聚息境。”

二小姐早上从屋内出来的时候,他便一看出了二小姐的实力。

只是二小姐以前是无法修炼的,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达到了一重聚息境,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帝九冥的目光落在秦风那踌躇不定的脸庞上,眉头轻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吞吞吐吐了?有什么话想说就说吧。”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人来此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 心中一&瞳仁中

    心中一惊,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缕慑人的精芒在黝黑的瞳仁中闪过,冰冷无情。

  • &一阵脚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 贱男千&机会!

    恨恨的看了贱男一眼,即使现在她想将这贱男千刀万剐,但此刻不是机会!

  • &顶上男

    凤霓裳爆了句粗口,右脚弯曲,膝盖一顶,瞬间顶上男人的致命处,只听‘嗷’的一声惨叫,男人立刻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

  • 的爬了&落快速

    努力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清明,凤霓裳站起身来,跃窗而出,朝院墙外快速跑去,正好院墙边有一个石台,凤霓裳毫不犹豫的爬了上去,动作利落快速的翻过了院墙,眨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