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主子。”秦风道,“二小姐醒过来之后,并未任何哀伤之色,更也没任何要求死的迹象,波澜不惊的像是什么事情都也没突然发生过像,属下会觉得这有点儿不正常地……要切记属下再去喊君“不用了,你只需要派人暗中保护好裳儿就行,上次的事情我不想再次看到,否则……”帝九冥周身气息冷冽,杀气四溢如魔神,‘啪’的一声脆响,他手中的笔被折断。。...

“是,主子。”秦风道,“二小姐醒来之后,并无任何悲伤之色,更没有任何要寻死的迹象,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属下觉得这有点不正常……要不要属下再去喊君神医来为二小姐诊治一下?”

“不用了,你只需要派人暗中保护好裳儿就行,上次的事情我不想再次看到,否则……”帝九冥周身气息冷冽,杀气四溢如魔神,‘啪’的一声脆响,他手中的笔被折断。

“是,属下定会让人日夜守着二小姐,就是死,属下也绝不会再让二小姐受到一丝伤害!”秦风立刻单膝跪地,脸上的神情坚定而冷酷。

“好了,你先下去吧。”帝九冥挥了挥手,清俊的脸庞上一片淡漠,任人看不出一丝情绪波动。

“是。”

……

护城河上,一艘画舫停边在河边,水波轻轻荡漾着,在赤金的阳光下折射出来潋滟的光泽。

甲板上站了一群少年少女,个个衣着精致华贵,显然非富即贵。

众人聚在一起谈笑风声,好不热闹。

人群中一名身穿胭脂红刺绣衣裙的少女,抚琴而坐,一阵悦耳如天籁般的琴音从修长纤细的皓指间流溢而出,博来众人的喝彩声。

“没想到魏小姐不但天赋出众,实力不凡,就连琴技也是一流啊!”

“是啊是啊!魏小姐可是我们赤炎国的第一才女呢!”

“魏小姐德才兼备,天赋优秀,不愧是年轻一代的翘楚啊!”

众人纷纷称赞。

“那是当然!雪儿姐姐的天赋可是比起太子哥哥也差不了多少呢!”人群中一名模样娇俏可爱的少女说道。

魏如雪五官柔美,眉眼如画,温婉似水,白皙的小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听到众人的称赞,笑得如花般娇艳,她眼含春色,如荡漾的水波,害羞的看了一眼对面的男子。

男子一袭玄黑色的龙纹锦袍,玉冠束发,容貌俊美,剑眉如星,双眸深邃迷人,此时他坐在桌边,手中握着茶盏,见到魏如雪睇来的媚眼,他回以一个温柔宠溺的浅笑,魏如雪眼里的爱慕更是深了一分。

这男子便是众人口中的太子殿下,陆子煜。

“魏小姐和太子殿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不错,魏小姐和太子殿下才是世间最般配最令人羡艳的一对!可惜了……”

可惜了有凤霓裳那个废物在前面挡着!魏如雪微垂的眸子中快速的闪过一抹恨意。

“哼!凤霓裳那个废物除了长得好看点,拿什么和雪儿姐姐比?她也就空有一副好皮囊了!”那可爱少女不屑冷哼,明亮的大眼睛满是轻蔑不屑。

“灵菲,不要胡说,凤霓裳虽然不能修炼,却容貌倾城,乃是赤炎国的第一美人。”魏如雪幽幽轻叹,美眸半垂,似有些失落。

“第一美人又如何?不还是不能修炼?她只能做一辈子的废物,不过是个花瓶罢了!像她这样的废物怎么能配上太子哥哥呢?太子哥哥自小天赋异禀,惊才绝艳,才十八岁便已达到了丹田境初级,并且一口气打通了身体中八条筋脉!”

书评(345)

我要评论
  • 照在那&上,粗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道鬼鬼

    正当凤霓裳疑惑间,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一道鬼鬼崇崇的身影偷偷走了进来。

  • 头流下&男!居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 直到凤&还是一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 清醒了&身为医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