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陆子衡淡淡道。陆子煜眉头轻皱,眼里露着一丝愠怒,“二弟,你这是何意?莫也不是你不喜欢那废物?”“实不相瞒,是有点儿兴趣。”陆子衡的双眸流露出来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陆子煜眉头轻皱,眼里露出一丝不悦,“二弟,你这是何意?莫不是你喜欢那废物?”。...

“那好!”陆子衡淡淡道。

陆子煜眉头轻皱,眼里露出一丝不悦,“二弟,你这是何意?莫不是你喜欢那废物?”

“实不相瞒,是有点兴趣。”陆子衡的双眸流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既如此,那我便将她赐给你吧。”陆子煜毫不在意的说道,仿佛凤霓裳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物品,随他掌控,想赐给谁就赐给谁。

陆子衡唇角轻抿,含笑不语。

“对了,这两天怎么没有看到凤霓裳那废物?自从那晚的百花宴之后,她就像是消失了一般。”陆灵菲轻哼出声。

“听说凤霓裳病了。前日我去南王府本想约凤霓裳出来赏花的,南王府的管家告知我她病了,不便见客,是以我现在也不知道她的情况。”魏如雪眉头浅皱,一脸的担忧之色,但是那微垂的眼眸里却是迅速闪过一抹不屑。

“病了?得的什么病不能见客?百花宴那天她还不是好好的吗?哦,我想起来了,百花宴那天晚上她突然失踪,直到现在都没出现过……”陆灵菲疑惑皱眉。

“都怪我不好,是我没照看好霓裳。她本就不胜酒力,还一时贪杯,多喝了几杯,便有些醉了,我便让人扶着她去后院的屋里休息了,可是后来……”说到后面魏如雪一脸为难的模样。

“后来怎么了?”陆灵菲围在魏如雪的身边追问道。

“后来……”魏如雪才吐出两个字,便被一道清润悦耳动听至极恍如天籁的声音给打断了。

“后来怎么了?我也很好奇呢!”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凤霓裳双手环胸轻倚在湖边的柳树下,一袭红衣如火般炙热耀眼,潋滟夺目,又似天上的火云一般绚丽,一眼便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

少女眉目如画,肌肤胜雪,狭长深邃的双眸如一泓清水,顾盼流转,清雅高华,又似能看透人心一般,令人不敢与之对视。

她容色晶莹,宛如新月,素齿朱唇,一头如瀑的青丝披散在身后,随风飞舞,红裙浅扬,恍如一株开在尘世中的红莲,冷傲轻灵,勾魂摄魄。

众人只觉得这一刻,天地黯然失色,只剩河边柳树下那浅笑嫣然的少女。

容貌倾城,般般入画。

陆子煜的眼里闪过一抹深深的惊艳。

凤霓裳她终于来了么?还以为她缩在家里不敢出来呢!魏如雪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在她抬头的时候那抹冷笑又恰到好处的掩藏了过去,无人发现。

但是当她的目光在触及那抹火红的身影,整个身体都忍不住轻颤了起来,那红耀眼、刺目,却又无比的绚丽!

宛如一根刺狠狠的刺进了她的双目中,饶是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为之惊艳心动!

她侧首看向身旁的陆子煜,发现陆子煜看得眼睛都直了,目光火热的直勾勾的盯着凤霓裳。

魏如雪袖下的手指紧紧绞在了一起,可恶,凤霓裳这贱人一定是故意的!居然又穿起了红衣!是想勾引太子殿下吗?就她那废物,还想当太子妃?

书评(306)

我要评论
  • 惑间,&只听房

    正当凤霓裳疑惑间,只听房门‘嘎吱’一声轻响,被人推了开来,一道鬼鬼崇崇的身影偷偷走了进来。

  • 命处,&只听‘

    凤霓裳爆了句粗口,右脚弯曲,膝盖一顶,瞬间顶上男人的致命处,只听‘嗷’的一声惨叫,男人立刻捂着下身在地上打滚。

  • 以前不&多少人

    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她的主意,都被她整得生不如死!

  • ,“贱&然敢设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