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霓裳莲步轻抬,步履优雅高贵,裙裾翻飞,似一朵朵怒放的绝世红莲。她径自上了画舫,走到陆子煜三人的面前,嘴角笑吟吟,凤眸四顾,“这里的景色还很不错,只可惜……”一叹着摇了摇她径直上了画舫,走到陆子煜等人的面前,唇角含笑,眸光四顾,“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可惜……”。...

凤霓裳莲步轻抬,步履优雅,裙裾飞舞,似一朵朵盛开的绝世红莲。

她径直上了画舫,走到陆子煜等人的面前,唇角含笑,眸光四顾,“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可惜……”

轻叹着摇了摇头。

陆子煜已经最初的惊艳中恍回了神来,忍不住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被几只讨厌的苍蝇给破坏了。”凤霓裳一脸惋惜。

陆子煜疑惑皱眉,看了看身边的空气,“我怎一只都有见到?”

“哦,那可能是太子殿下眼神不太好。”凤霓裳淡淡说道,平静淡然的目光落在陆子煜的脸上,根据记忆所知,眼前这个男人是当今的太子殿下,她的未婚夫,唔,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但是跟‘凤霓裳’的大哥帝九冥相比,还是差了两个等级呢。

想起帝九冥那张盛世美颜的脸,那幽深的眼眸,凤霓裳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魏如雪见陆子煜主动和凤霓裳搭话,眼里的恨意更了浓了几分,只不过她掩饰得极好,并没有被人看出来。她娇美的脸上露出温和亲切的笑容,走上前,拉住凤霓裳的手,“霓裳,你来了。”

凤霓裳抽出手,凝眉,一脸疑惑茫然的看向魏如雪,“你是?”

“霓裳,我是雪儿啊!怎么两天不见你就认不得我了?听说你生病了,难道连脑袋都烧糊涂了吗?”魏如雪神情微微一僵,转而一脸关切的询问。

“哦,原来是雪儿姐姐啊!不好意思,我刚才没认出你来。怎么两天不见,雪儿姐姐你变老了好多呢!”凤霓裳笑道,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突然指着魏如雪的眼角惊讶道,“哎呀,雪儿姐姐,你的眼角这里怎么这么多的皱纹啊!你才十七岁啊,就有皱纹了,等你老了怎么办呢!难道你没有做保养吗?”

魏如雪脸色一僵,“霓裳,你又说笑了,我的脸上怎么会有皱纹呢。”

“是真的呢!你不信的话,叫太子殿下看看,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凤霓裳说得一脸认真。

她不是喜欢太子么?换作任何一个女人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被人说老,都会受不了!

魏如雪神色一黑,神情彻底的龟裂,有种把凤霓裳掐死的冲动,但是为了维护她温柔和善的形象,她不得不深吸几口气使得自己冷静下来,这该死的贱人,一定是故意这么说的!

“太子殿下,你来看看嘛,我真的没有说谎,雪儿姐姐的脸上真的有皱纹呢。看来雪儿姐姐真的老了!”凤霓裳揪住陆子煜的衣袖,眨着漂亮潦黑的大眼睛,声音更是娇柔无比,简直能把人的心都融化了。

陆子煜心里一动,目光紧紧的落在凤霓裳的脸上,好像这个废物也没有那么讨人厌啊!虽然她不能修炼,貌似收为侍妾还是不错的呢!

二皇子陆子衡却是目光一直锁定在凤霓裳的身上,自从她出现后,就再也没有移开过,那探究、打量、猜测的目光令凤霓裳很是不爽的皱了皱眉,这家伙该不会看出来了什么吧?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犷黝黑&疤,看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说话的&。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 小姐,&“人呢

    “霓裳小姐,我来了。”男子发出一道低沉而兴奋的冷笑声,一边激动的解着身上的衣袍,一边快步朝床榻上走去,走到近前,不由疑惑一声,“人呢?”

  • 烧着了&一般,

    凤霓裳的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好像身体被烧着了一般,令她难受无比。

  • 只听‘&啪’的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 是设计&付她?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 &还是一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