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如雪看见陆子煜望来的目光,神情很是身体僵硬,又非常的委屈,手指不自然而然的抚上自己的眼角,可伶兮兮的叫道,“子煜……”陆子煜目光看向眼前的魏如雪,眉头轻轻一皱,上次还凤霓裳就像那浴火的红莲,妖冶高贵,冷傲清雅,绝世脱俗,让人耳目一新,见之不忘!。...

魏如雪看到陆子煜望来的目光,神情很是僵硬,又十分的委屈,手指不自然的抚上自己的眼角,可怜兮兮的喊道,“子煜……”

陆子煜目光看向眼前的魏如雪,眉头微微一皱,刚才还觉得魏如雪美艳高贵,但是此刻却觉得她非常的庸俗,一身朱红色的衣裙穿在她的身上,配上那满头支翠,只觉得很是庸俗,与凤霓裳的简单大方相比,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凤霓裳就像那浴火的红莲,妖冶高贵,冷傲清雅,绝世脱俗,让人耳目一新,见之不忘!

魏如雪则像是开在花园里的牡丹,虽然美艳,却毫无新意。

要是凤霓裳不是废物就好了……

陆子煜心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连他自己都惊呆了。

“听说那天晚上那里出现了一个侍卫,大家还以为是刺客,那侍卫还被太子殿下抓了起来……”人群中突然有人说道。

顿时一个个目光变幻起来,有轻蔑、不屑、嘲讽、冷笑、淫邪等。

陆子煜的脸色这一刻也蓦地黑了下来,目光扫向凤霓裳,“霓裳,那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后面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其实他更想问的是她到底有没有和那个侍卫苟合!

刚才他还觉得凤霓裳虽是废物,但还是可以收做侍妾的,也算自己允了她一个愿望。

可若是她身子已经不洁,那是绝不可能成为他的女人的!

“没什么啊,只是身体不舒服就提前回府了。”凤霓裳淡淡说道。

“你胡说!分明是你和那侍卫苟合,怕被我们发现,就提前溜了!凤霓裳,你真是不要脸,我们好心邀请你参加百花宴,你竟然在后院里做出这等龌龊下流的事情!你简直把我们赤炎国的脸面都丢尽了!”陆灵菲一脸义愤填膺的说道。

“侍卫?什么侍卫?”凤霓裳一脸茫然,“那天晚上我身体本来好好的,是雪儿姐姐递给了我一杯酒,谁知道我喝过之后就身体不舒服,后来我就回府了,并没有在行宫中逗留。对了,雪儿姐姐,你那天晚上给我喝的到底是什么酒,怎么这么厉害?”

魏如雪脸色一白,见到大家望来的目光,神情有些不自然,心中却暗自惊讶起来,这凤霓裳什么时候嘴巴变得这么厉害了,明明刚才的矛头都是指着她的,瞬间就指着自己来了!

她咬了咬唇,一脸的委屈可怜,“霓裳,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总是冤枉我,我知道我和子煜走得近,你心里不痛快。但是我和子煜真的没什么,毕竟你才是他的未婚妻,未来的太子妃……”

一番话说得委屈至极,再配上她那盈满了水雾的黑眸,真真的让人觉得怜惜心疼。

陆子煜的脸上怒火涌动,“帝霓裳,本太子之前还打算就算不能娶你为太子妃,至少还能给你一个侍妾的名份,但是现在是绝不可能的!你心思如此恶毒,若是哪天进了太子府,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无辜的人!”

闻言,凤霓裳不怒反笑,嘴角轻轻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真不知道以前的凤霓裳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这眼神也太不好使了吧?

书评(171)

我要评论
  • 惊,蓦&瞳仁中

    心中一惊,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缕慑人的精芒在黝黑的瞳仁中闪过,冰冷无情。

  • 感觉就&。

    凤霓裳的第一感觉就是好热,好像身体被烧着了一般,令她难受无比。

  • 之色:&“霓裳

    “你……”男人心中一惊,丑恶的脸上却是露出一道阴鸷的冷笑,他伸手抹去额角的血,唇边溢着嗜血之色:“霓裳小姐,难道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 知道有&,都被

    以前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她的主意,都被她整得生不如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