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哥,你为什么要帮凤霓裳,她明显是在撒谎!”陆灵菲一脸非常不满的看向陆子衡,又朝凤霓裳嚷道,“你快点儿把你手腕上的守宫砂露出给我们看一看!”凤霓裳眉头轻挑,“身体发“放肆!本公主金枝玉叶,岂是岂是尔等可以随意窥视的?”陆灵菲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双眸中涌动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二哥,你为什么要帮凤霓裳,她明显是在说谎!”陆灵菲一脸不满的看向陆子衡,又朝凤霓裳嚷道,“你快点把你手腕上的守宫砂露出来给我们看看!”

凤霓裳眉头轻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是能随意给别人看的?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小姑娘,这会有损我的清誉。若是让你把你的手宫砂露出来给大家伙看,你愿意吗?”

“放肆!本公主金枝玉叶,岂是岂是尔等可以随意窥视的?”陆灵菲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双眸中涌动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霓裳,你太过份了!菲儿还那么小,才十五岁,你怎么能对她说出这种话……”魏如雪一脸指责的望着她,一脸失望叹气的神色,在目光看向陆灵菲的时候又变得极其的温柔,“菲儿,你不要和霓裳一般见识,她一定不是有心的……”

“她明明就是故意的!凤霓裳,你这个该死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和本公主比?你连给本公主提鞋都不配!”陆灵菲眼里的怒火更甚。

凤霓裳双手环胸,眉头轻挑,狭长黑亮的凤眸轻轻的睇向魏如雪,那漫不经心的目光仿佛带着一种无形的穿透力,令人无所遁形。

唔……魏如雪不但是个白莲花,还是个心机婊啊,轻而易举的几句话就挑起了陆灵菲对她的仇恨。

陆灵菲才十五岁,她也才十五岁好嘛?搞得她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

陆灵菲提出要当众检验她的手宫砂就不过份了吗?

“是你说要检验手宫砂的,身为公主的你怎么能不以身作则?”凤霓裳不以为意的掏了掏耳朵,红裙被风吹起,肆意飞扬,青丝拂过那双如湖水般清澈的黑眸,为她青涩稚嫩的容颜增添了一丝张扬不羁的美。

“那天晚上明明是你和那侍卫苟合,现在我们当然要检验的是你的手宫砂了!”陆灵菲怒道。

“菲儿,够了!”陆子衡俊朗清秀的脸庞上蕴着淡淡的怒火,“不要再咄咄逼人了!我可以为霓裳作证,那天晚上是我亲自送的霓裳回的南王府!”。

“二哥,你为什么总是偏袒这个废物?难不成你真的看上她了?看上一个大哥不要的女人?”陆灵菲眼里含着浓浓的嘲讽,“呵,不对,应该说是一只破鞋!”

陆子衡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被气得不轻,“你怎可说话如此粗俗不堪……”

他的话未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道清脆响亮的巴掌落在了陆灵菲白皙娇俏的脸庞上。

她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五个通红明显的手指印,半边脸颊高高肿起。

陆灵菲的神情有些呆,一手捂着脸庞,双眸得瞪得老大,似怎么也没有想到凤霓裳会出手打她!

“下次再这么嘴贱,我可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凤霓裳揉了揉手腕,黑眸中蕴着冷芒,一脸的风轻云淡,好似刚才打人的不是她。

“你……凤霓裳,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打本公主!”陆灵菲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双手指着慕浅月不可思议的尖叫起来,“我要杀了你!”

书评(226)

我要评论
  • &机会!

    恨恨的看了贱男一眼,即使现在她想将这贱男千刀万剐,但此刻不是机会!

  • 持着脑&跑去,

    努力保持着脑海中的一丝清明,凤霓裳站起身来,跃窗而出,朝院墙外快速跑去,正好院墙边有一个石台,凤霓裳毫不犹豫的爬了上去,动作利落快速的翻过了院墙,眨眼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 一阵脚&似乎正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 一睁眼&凤霓裳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 凤霓裳&得这些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