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赤炎国最得宠的公主,她还从来不也没受了这样的委屈!谁见了她也不是哄着让她?也一向仅有她被欺负别人的份,昨天她竟然被一个废物给打了,这让她颜面何存?“唰!”一声脆响无奈之下,魏如雪只好作罢,心中依然十分的不甘,所以又不死心的给凤霓裳发了帖子,目地就是想看看凤霓裳如何了。。...

身为赤炎国最受宠的公主,她还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

谁见了她不是哄着让她?

也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今天她居然被一个废物给打了,这让她颜面何存?

“唰!”

一声脆响,拔出船舫上挂着的长剑,雪白的剑身在阳光下闪烁着冷冽的寒光,她怒哼一声,手中长剑毫不犹豫的朝凤霓裳刺了过去!

“五公主,住手,你这样会伤了霓裳的……”魏如雪在一旁‘好心’的劝着,却并没有行动,呵,最好五公主一剑刺死了凤霓裳,这样就什么麻烦都没有了!

本以为那一晚可以令凤霓裳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没想到凤霓裳却跟个没事人似的,身上竟然看不出一丝的异样!

这几天她不是没有派人去南王府打探消息,但是打探不到一点有用的消息,整个南王府被封得严密无比,连苍蝇都飞不进去。

无奈之下,魏如雪只好作罢,心中依然十分的不甘,所以又不死心的给凤霓裳发了帖子,目地就是想看看凤霓裳如何了。

如果她面容憔悴绝望悲伤,那便是那晚上的行动无误,即便她伪装的很好,自己也能拆装她的假面具!

但是今天凤霓裳表现出来的一面,与平时却大相径庭,令魏如雪很是疑惑。

“菲儿……”陆子衡见状脸色一变,正欲出手,却被陆子煜拦住了,“二弟,你可不要吃里扒外啊!”

“皇兄,你明知道霓裳根本没有一丝元力,她如何是菲儿的对手?”陆子衡脸色下沉。

“既然她有胆量打人,就要有胆量承担这个后果。”陆子煜不屑轻笑一声,重新坐回了位置上,手指执起桌上的杯盏,轻轻啜了一口,一副不以为然的神情,一个废物而已,根本不用在意,只要菲儿不杀了她,随便菲儿怎么玩都可以!

而被陆子煜这么一拦,陆子衡错过了最佳的出手时机。

画舫上其他人皆是一副看戏的模样,那目光里含着嘲弄、同情和不屑。

锐利的长剑划过冰冷的空气,带起一阵剑风。

就在众人陆灵菲的长剑要刺穿凤霓裳身体的时候,便见凤霓裳一个巧妙的侧身,灵活的躲了过去。

然后长腿一抬,一脚毫不留情的踢在了陆灵菲的屁股上。

“砰!”

一声闷响,陆灵菲毫无形象的摔了出去,直接落入了水中!

陆灵菲那浩荡激昂气势十足的一剑,在凤霓裳的一脚之下,显得那么的不堪一击,令人可笑!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令陆子煜、魏如雪等人都惊呆了。

魏如雪神情错愕,微张着小嘴,五公主好歹是三重聚息境,就算是普通的大汉都不是五公主的对手,五公主又怎么会被凤霓裳踹进河中?刚才那一剑,凤霓裳又是怎么躲过去的?

因为凤霓裳并没有施展元力,所以大家并没有看出她已是武者一重聚息境。

陆子煜手中的杯子也差点掉了,这是怎么回事?凤霓裳居然一脚将菲儿踹飞了?刚才他没有眼花吧?

“啊……救命啊,我不会游泳……”在众人的愣神间,陆灵菲已经一连灌下了好几口冰冷的河水,在水里不断的扑腾着。

书评(304)

我要评论
  • 过来,&的情况

    一睁眼凤霓裳便立刻清醒了过来,身为医者,怎会不知自已身体此刻的情况?

  • 凤霓裳&难道是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 男!居&计老娘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 还是一&。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