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儿救公主!”船舫上的侍卫们都慌了,一个个迅速跳进水中救孩子去了。“凤霓裳,你好大的胆子,别自恃你身后有南王府,本太子就治不了你!”陆子煜厉喝出声,双眸死死地的盯“凤霓裳,你好大的胆子,别仗着你身后有南王府,本太子就治不了你!”陆子煜怒喝出声,双眸死死的盯着凤霓裳,“来人,把凤霓裳给本太子拿下!”。...

“快点救公主!”船舫上的侍卫们都慌了,一个个迅速跳入水中救人去了。

“凤霓裳,你好大的胆子,别仗着你身后有南王府,本太子就治不了你!”陆子煜怒喝出声,双眸死死的盯着凤霓裳,“来人,把凤霓裳给本太子拿下!”

两名侍卫走上前,将凤霓裳包围了起来。

“太子殿下,刚才公主要拿剑杀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话?还是觉得我的命,没有公主的命值钱?所以便可以任由公主打杀?你这样可虽会叫天下臣民寒心的哦!”凤霓裳眉头轻挑,轻淡如水的目光漫不经心的朝他望了过去,黑白分明的眸子并无一丝惧意。

火红的衣裙在阳光的照射下,镀上了一层迷离的光晕,映衬得她那张绝色的脸庞更加张狂。

陆子煜一噎,脸色一片铁青,很是难看,这船舫上有不少王孙子弟,若是让他们寒了心,日后想要得到他们的支持,就很困难了!

好一个凤霓裳,简单的几句话,就将他推向了风口浪尖,什么时候凤霓裳嘴巴变得这么厉害了?

“霓裳,你怎能如此任性?子煜根本没有任何怨恨你的意思,只是菲儿还小,就算她有什么不对,你也不能将她踢入水里啊!万一菲儿有什么好歹……”魏如雪眉头紧皱,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心中却是冷笑连连,这回谁也救不了凤霓裳了!

还以为凤霓裳装傻充愣,就没有办法揭穿她失去清白的事情,但是现在她不仅得罪了太子,还得罪了五公主,依照五公主的脾气,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她的!所以这一次她死定了!

没过一会陆灵菲浑身湿淋淋的被捞了上来,现在是初春季节,天气依旧寒冷,陆灵菲被冻得脸色发白,直打哆嗦,哪还有心情去找凤霓裳寻仇,只得恨恨的看了凤霓裳一眼,临走前扔下一句狠话‘凤霓裳,你给我等着’,便连忙进了船舫烤火取暖、换衣服去了。

凤霓裳面无表情,依旧一副风轻云淡事不关己的模样,漫不经心的掸了掸衣袂,“随时恭候。”

反正有南王府做后盾,陆子煜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如何!

至于陆灵菲就更不用放在心上了,一个胸无大脑的女人罢了!

南王府的势力,可是令皇上都忌惮三分!

果然身后有棵大树好乘凉啊!

“霓裳,你就老实说,那天晚上你到底有没有……”魏如雪目光复杂的望着她,一副欲语还休的神情,好似凤霓裳真的做了什么无耻下流的事情。

“雪儿姐姐,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很希望我发生了什么呢?”凤霓裳神情迷茫呆萌的望向她。

魏如雪脸色一僵,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轻笑,走上前再次握住凤霓裳的手,“没有,霓裳,我一直把你当好姐妹,我自然是希望你好好的。”

“雪儿姐姐,你真好呢。”凤霓裳轻笑,好像没注意到魏如雪搭上来的手指一般,仍是笑得很天真烂漫。

魏如雪目光微垂,落在凤霓裳的手腕上,眼里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凤霓裳,你以为你这么会装我没有办法拆穿你了吗?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响,一&,耳边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只青花瓷瓶砸在了他头上,砸得他头晕眼花,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耳边响起少女愤怒的声音,“贱男!居然敢设计老娘?活得不耐烦了?”

  • 脸痛苦&上打着

    直到凤霓裳消失了,那贱男还是一脸痛苦的在地上打着滚儿,凄惨的嗷叫着。

  • 上,粗&额角有

    昏淡的烛光映照在那人的脸上,粗犷黝黑,面目丑陋,额角有一条细长的刀疤,看起来分外狰狞。

  • &一阵脚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