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她故意地不当心的拽住了凤霓裳的衣袖,身体往前倒去。只听‘嘶啦’一声脆响。凤霓裳右手的衣袖被撕咬了下去……“霓裳,真的对不起,我也不是故意地的……”魏如雪双眸含着泪,只听‘嘶啦’一声脆响。。...

“啊!”

她故意不小心的拽住了凤霓裳的衣袖,身体往后倒去。

只听‘嘶啦’一声脆响。

凤霓裳右手的衣袖被撕扯了下来……

“霓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魏如雪双眸含泪,美丽的脸庞上噙着浓浓的歉意,忽然她注意到旁边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目光注意着自己,而凤霓裳却用一种同情戏谑的目光望着她……

这是怎么回事?大家应该注意的不是凤霓裳的手臂吗?

魏如雪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的腰带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衣裙半敞,里面的藕荷色肚兜若隐若现……

“啊啊啊啊!!!!”

魏如雪脑袋嗡的一声响,好似连接大脑的最后一根弦断了般,她发出一声凄惨惊恐的尖叫,双手紧紧的捂在胸前,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瞬间就落了下来。

她红着双眼,目光死死的盯着凤霓裳,那眼神几乎要吃人一般,一定是凤霓裳这个贱人故意扯开了她的腰带!

一定是!

“雪儿姐姐,你的腰带掉了……”凤霓裳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望着她,十分好心的提醒道。

“凤霓裳,你一定是故意的对不对!”魏如雪眼中的怒火更甚,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估计凤霓裳都死了十次八次了!

“雪儿姐姐,你在说什么呀?我没事扯你的腰带干嘛!”凤霓裳一脸迷茫的看着她,粉嫩的双唇轻吮着手指,可爱的像只不小心误入凡尘的精灵,不谙世事,水雾雾的眼睛里更是充满了疑惑,“难道不是雪儿姐姐你自己扯开的吗?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的丫环早上服侍你穿衣的时候,没给你系紧!”

“……”魏如雪差点被凤霓裳的话气得吐血!

“雪儿姐姐,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呀,不然都要被看光啦!”凤霓裳震惊的捂着樱桃小嘴,忽然她如一只蝴蝶般飞扑在魏如雪的身前,伸开双手挡住众人的目光,愤怒的朝船舫上一众呆怔的少年们喊道……

“喂!你们不许看!不许偷看雪儿姐姐!雪儿姐姐还没有嫁人,你们就把她看光了,雪儿姐姐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众人这才从惊艳中回过神来,一个个悻悻然的收回了目光,心中却是忍不住无限感慨,没想到魏如雪的身材那么迷人!

虽然刚才只是惊鸿一瞥,虽然那件藕荷色的肚兜只是若隐若现,依稀可辩魏如雪的身材十分不错啊!

再配上那张美丽娇俏的脸庞,那修长白皙的脖颈,真真是迷人啊!

尤其是魏如雪还是赤炎国的第一才女,容貌倾城,甚至有几人开始YY魏如雪在身下承欢的场景了……

“凤霓裳,你……”魏如雪气得咬牙切齿,捂在胸前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凤霓裳给打断了,只见凤霓裳那水雾雾的双眼中闪动着少有的认真,“雪儿姐姐,你不用感谢我!做为你的好姐妹,自是要为你的名誉着想!”

唔!

不是要演戏吗?

老娘陪你好了!看谁演得过谁!

书评(93)

我要评论
  • 难道是&为了对

    凤霓裳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些人来此是设计好的,难道是为了对付她?

  • 小姐,&的衣袍

    “霓裳小姐,我来了。”男子发出一道低沉而兴奋的冷笑声,一边激动的解着身上的衣袍,一边快步朝床榻上走去,走到近前,不由疑惑一声,“人呢?”

  • 伴随着&。

    这时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似乎正朝这小院而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