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悦有起床的习惯,盘膝而坐将内功心法刚持续运行了一周天,就听见了敲门声。再打开门,本笑容着站在门外:“晚安,前天太晚了,我也没打扰你短暂休息,7点我们就得出发到达了,没什么问题韩文悦也微笑着:“当然,早安,本叔叔。”。...

韩文悦有早起的习惯,盘膝将内功心法刚运行了一周天,就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本微笑着站在门外:“早安,昨天太晚了,我没有打搅你休息,8点我们就要出发了,没什么问题吧?”

韩文悦也微笑着:“当然,早安,本叔叔。”

“两位早。”隔壁的赵知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出来,身上穿着大概昨晚洗干净的连帽子的土黄色的帆布衣,背上背着旅行包,腰间挎着水壶,手里提着那把昨晚韩文悦见过的武士刀。

“早。”韩文悦微笑。本却张着嘴,愣了一阵才道:“赵……啊,知秋,早!”显然他对赵知秋现在的这个样子多少有点陌生。

凯文则刚好在这时候走上楼梯:“奥莫尔斯先生,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出发,要不要叫醒萨莫尔和菲利?”

本连忙把目光从赵知秋身上收了回来,低头想了想:“不必了,告诉旅馆老板给他俩捎个话,让他们在这里等我们好了。哦,顺便让服务生上来把我们的行李拿下去。”

凯文点头,下楼去了,仅一分钟时间,不但服务生来了,卡瓦齐更是张开双臂大步地带头冲了上来,一边嘴里嚷嚷着:“哦我的真主啊,本先生,才住了一晚怎么就要走?是不是我招待的不够周到?”

本一边苦笑着忍耐他那强有力的拥抱,一边回答:“当然不是,卡瓦齐先生,我只是要去红蝎族的圣地去做一次考察而已。”

“红蝎族?!”卡瓦齐惊呼一声,忽然放开本,后退了一步。一刹那,本觉得这个外表势利的老板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因为这时候,卡瓦齐的目光很复杂。

很短的时间里,卡瓦齐就恢复了正常,拍了拍脑门:“天!您在说什么呀?我在这里开旅馆快十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更不知道还有什么红蝎族。我看您八成是被那个酒鬼阿里莫汉骗了,他只知道骗那些外来游客的钱拿来喝酒。汉莫村几乎有四面八方的客人,但也从来没听说过什么红蝎族的。”

如果不是刚刚卡瓦齐听到本说出红蝎族时那惊讶和复杂的表情,本或许真的会认为自己上了那个酒鬼阿里莫汉的当。可惜本却敏感的捕捉到了卡瓦齐短短几秒的失态,本不只是一个考古学家,作为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他同时也是一个极为成功的商人,在商场之间的谈判上,有时候对方一个微小的表情和动作就会暴露出某些意图。

本无声的笑了笑:“可是他没有跟我要过任何的报酬啊。”

卡瓦齐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来。

本第一次主动的伸出手去,强迫性的握住还在发呆的卡瓦齐的手晃了晃,笑着道:“就这样吧,卡瓦齐先生,有劳你通知一下萨莫尔和菲利,让他们在这里等我们。哦,还有,房间先帮我们留着吧,相信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当然,房租照付,再见!”说完,领着韩文悦等人和那个提着包的服务生,头也不回的下楼去了。

卡瓦齐发着愣,直到本等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口,才像是回过神来。一边低声的咒骂着什么,一边快速地冲到楼下自己的办公室,掀动墙壁上的一个小灯座,另一侧墙壁上的文件柜忽然横移开来,露出两扇紧紧合着的金属门。这时的卡瓦齐动作之快,明显和他自己的身材不成正比,熟练的在门边一个小键盘上输入了一组密码后,金属门打开,卡瓦齐闪身进入里面,不过两秒钟的时间,金属门再度合上,而文件柜和灯座也回复到原来的位置,就象没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而此时,本等人已经离开的汉莫,向茫茫的沙海中心前进着。

“好平静啊,什么事都没发生。”韩文悦琢磨着,胯下的骆驼跟在凯文等人后边,迈着极有节奏的步子前进。先前骑骆驼游沙漠的兴致早已抛到脑后,毕竟已经走了整整一个上午了。

“按照事先所说的,只是配合和护送的委托,不过,假如真这么简单的话,他们似乎没必要千里迢迢找到我吧?”韩文悦回头看了看身后不远处的赵知秋“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仅仅是找人那么单纯?”

一阵响亮急促的电子合成声打断了韩文悦的思考,同时也把周围的几个人吓了一跳。韩文悦皱皱眉,从腰间掏出部黑色大块头手机来。这种卫星电话在目前虽然谈不上普及,但也早已不是什么奢侈品,信号和功能绝不是普通手机可以比拟的,几乎在全球范围内都可以通话。

“喂?文悦吗?”电话那头明显是一个年轻兴奋的大嗓门,韩文悦把电话稍微从耳朵边离开了一些,听声音就知道是云帆那家伙:“是我。”

“哈!真的是你,哎我跟你说,你给我这个手机实在是太好用了,我特意拿小鳞那家伙的破烂手机到这儿一试,一点信号没有!”电话那边的声音更兴奋了,与其说是说话,不如说成是喊叫。

“什么叫破烂手机?你玩了一路的游戏咋就不说呢?4000多块呢就让你给说成破烂了,有本事你把你那部古董也拿出来试试啊!”电话那边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只不过似乎底气不如云帆那般足,略显柔弱。

耳边随即传来争论声。又来了,韩文悦心里一乐,这两人都是他的死党,三人之间真可以说是比兄弟还要亲上几分,只不过云帆和小鳞性格差距颇大,见面就爱抬杠,却又谁也离不开谁。

韩文悦大声的喂了几次,才把两个争吵的正激烈的家伙唤醒:“好了云帆,不要闹了,把电话给小鳞,说正经事。”

“喂不会吧你,你答应把这个手机送我的,怎么能给他?说话不算数,我说我为了这手机可是请你吃过很多次……”

韩文悦一阵哭笑不得,这家伙也太能折腾人了:“好了云帆,你只是借给他用一下,行吗?只是借而已,还有如果你每次打电话废话都这么多的话以后休想我再给你出手机费!”

紧接着就听到手机那边传出的吸凉气声,然后是轻微的摩擦声、嘀咕声之后传来一个温文尔雅的声音。

韩文悦又是一乐,要知道这种手机的使用费用可是相当高的,看来以后能用这方法敲诈云帆那家伙了。

“文悦,我们在甘肃,目前一切顺利。你那边怎么样?”一个文雅的声音传来,浑然没有刚才和云帆抬杠那般牙尖嘴利。

“和初期预计差不多,很平静,应该没什么难度,唯一麻烦的是吃了不少沙子。”韩文悦笑道。

“彼此彼此了,我们吃的也不比你少。说起来你这好歹还是出国旅游呢!”电话那边传来笑声:“不过我得提醒你一下,现在越平静恐怕后边越麻烦,你还是小心点好。”

韩文悦一乐:“这话本来是我打算跟你们说的现在怎么倒过来了?我倒觉得你们当心点好,别扑空了,而且听说那妖道实力很强。”

“呵呵,这次的情报没问题,这次可是……”韩文悦刚听到这里,电话中忽然传来很响的沙沙声,盖过了小鳞的声音。这种噪音持续了大约10秒左右的时间,接着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韩文悦一愣,将电话拿到眼前,液晶显示屏上没有任何讯息。

“奇怪,难道没电了?”韩文悦一边按动着电话上的几个键,一边嘀咕着。但很快他便推翻了自己的想法,这种经过改装的电话拥有2个月的待机时间,出发前刚充过电,而自己也只接过这一次电话而已。

身边的本从怀中掏出另一部电话:“用我的打好了。”

韩文悦伸手接过,紧跟着一阵苦笑:“本叔叔,你的也没电了。”

本皱了皱眉:“可能是菲利忘了给它充电了吧?”

“算了,反正没什么大事。”韩文悦笑道。

谁也没注意到,走在队伍最后面的赵知秋目光忽然变的异常锐利。

夜幕降临,气温开始降低,银盆一样的月亮浮上天空,在它的照耀下,茫茫的大漠发出如雪般的光芒,能见度极高。而此时,三个雇佣兵正围着篝火值夜。

杰克一边把军刀上插着的一只蝎子伸到篝火上烤着,一边对着身边的一个军人发着牢骚:“开什么玩笑,瞧瞧那两个小白脸,一个背着剑,一个拿着刀,要到沙漠中心去拍电影吗?”

旁边的士兵耸耸肩,却没有答话,从架在火上的壶中倒出一杯咖啡,自顾自得喝了起来。

杰克显然对对方这种态度非常不满意,翻了翻白眼,冲着坐在对面的一个亚裔士兵又说道:“喂,泰格,我说的没错吧?”

他对面这个叫泰格的士兵却是少数几个在队里不跟着他胡闹的,冷静的性格和凯文有点相似。此时双手抱着膝,正扭头看着远处的大漠,听到杰克的问话,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看样子,你还对与韩的那场比赛耿耿于怀吧!”

“那当然!”杰克白眼一翻,又嚷嚷起来:“论格斗技,咱们队里没人比你更有发言权了吧?你说说看,如果那个小子不是会魔术,有可能打的赢我吗?我至少比他重30磅!”

这句话倒并不夸张,在泰格刚加入部队时,杰克又犯了一贯的老毛病,处处整治泰格,最后在后者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一脚踢断了他4根肋骨,杰克才老实了一段时间。后来杰克才知道,这个名叫泰格的泰国人入伍前是一位名气相当大的地下拳手,后来因为老板要他打假拳,一气之下把自己的老板和其三个保镖打成了植物人,为逃避追杀才加入雇佣军。杰克到那时候才知道自己所谓的空手道并不是无敌的,后来和泰格成为好朋友之后,杰克又开始学习刚猛的泰拳。

泰格转过头,看了看杰克,忽然问:“如果你和我打,你认为你能支持多久?”

这次杰克竟然少见的没有吹牛逞强,想了想才说:“5分钟……以内吧?”在受过严格泰拳训练的泰格面前,杰克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

泰格忽然叹了口气:“我如果和他打,大概也就能支持5分钟左右。”

杰克的嘴张大成O型,半天都合不扰。泰格接着说道:“不过我一定要找机会和他打一场拳赛,不断的挑战强者,这是我生存的目标。”

这时,杰克旁边的士兵忽然开口道:“你知道你与韩打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就象是在看中国的功夫片一样。他一脚把你踢到至少15英尺那么高,他又跳起来把你再踢下去,天!你见过什么人能跳15英尺高的吗?就象我们那位自称中国通的营长常挂在嘴边那句话一样:神秘的中国!现在应该再加一个字,神秘的中国人。不过我觉得最神奇的应该是你居然没受伤?”

在杰克还愣着神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泰格又接口道:“中国有句古话,叫熟能生巧,格斗技也是一样,我想那应该是一种巧妙的力度控制。和你们不同,我自小生活在亚洲,对亚洲的几种格斗技都有一些了解,中国功夫几乎和中国的历史一样长,它的神秘和强大是你们西方人无法想象的,亚洲的几乎所有的格斗技术,都受到中国功夫的极大影响,甚至可以说,中国功夫是亚洲格斗技之源。比如说你最熟悉的空手道,就是中国沿海一带的一些拳术流传到日本后被日本人发扬光大的。”

杰克张着嘴,呆呆的听着,丝毫没注意到刀上的蝎子已经烤成的焦炭,片刻才感觉到手中的军刀已经热的烫手,急忙甩手把刀扔到一边。

泰格接着说道:“至于另外那个身体单薄的年轻人……”忽然神色紧张起来,伏下身把耳朵贴在沙地听了几秒:“有人来了……听声音大概有30匹马,警戒!”

杰克也听到了,黑人的听力一般都比较强,瞬间以与身体不相称的速度奔到篝火前伏着的骆驼旁,一边端起挂在背后的美制M16步枪,一边低声命令着刚才坐在他身边的士兵:“艾历克,叫醒大家!”此时,泰格已经端好枪躲在另一边的骆驼后面向前方瞄准了。

应该说这队雇佣兵的训练非常优秀。不到一分钟就已经各就各位了,现在从他们身上,看不到半点吊儿郎当的影子。连营地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中间的篝火,围着火堆的几个帐篷,最外一圈是伏着的骆驼,在沙漠中,伏下的骆驼可以当工事使用,并且是可以移动的。

还好大家都是和衣而睡,韩文悦、赵知秋、本以及阿里莫汉先后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看到凯文在骆驼旁招了招手,几人也急步走了过去府下身来。韩文悦刚才在帐篷中打坐,实际上已经隐隐听到了一些声响,随着内力修为的日渐加深,他的感官敏锐程度也要比一般人强出很多,只不过以目前的他来说,在这方面还比不上经常在死亡线上打滚的老资格的雇佣兵。

远方开始出现一些光点,看闪耀的样子象是火把,凯文对身边一个士兵命令道:“发信号,辨明是敌是友,尽量避免冲突。”对于他来说,目前首要的任务是保护本和韩文悦的安全。可身边的信号灯半天也没有亮起,凯文有些恼怒:“怎么回事?”

士兵一边摆弄着信号灯,一边回答:“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它不亮。”

只这一会的功夫,对方已经推近到了离营地60米左右的地方,已经能隐隐约约看清来者的样子了。凯文松了口气,对方30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带枪,只是在身侧挂着一柄阿拉伯式样的弯刀,如果真打起来,这几个人这几把刀实在构不成威胁。

这群人在距离营地20多米的地方停了下来,30个人位于左胸部的袍子上都绘有一只蝎子状的图案。天地之间静到了极点,只能听到马蹄落在沙地上嘀嘀嗒地嗒声。一个阿拉伯打扮的魁梧大汉越群而出,络腮胡茂盛得和卡瓦齐有的一拼,一道可怖的刀疤几乎布满了整个右部脸颊。缓缓的扫视了一遍躲在骆驼后的众人,当看到黑黝黝的突出的枪口时,神情变得十分的不以为然。接着他右手抚胸,弯腰做了一个人人都明白的阿拉伯式的礼节,才开口道:“远方的客人们,前边是禁区,请你们立即回头,除了这里,撒哈拉还有更多更好的景色等待着你们去欣赏。”说得竟是标准的英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

本等人一时间都没有回话,韩文悦却大概猜到了点这些人的来历,在沙漠的腹地,这些人却个个骑着马,要知道,在沙漠中,马的耐久能力和骆驼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见没有人答话,大汉接着说道:“哪位是负责人?请出来谈谈。”

凯文皱了皱眉,这种状况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本或韩文悦去冒险,他刚想答话,韩文悦已经先他一步站起身来。本则在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说:“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有恶意,交给文悦处理吧。”

此时,除了几个持枪瞄准的雇佣兵,剩下的目光都集中在缓步走出的韩文悦的身上。韩文悦原本就长的英俊不凡,身材挺拔,加上身后背着的一柄长剑,样子颇为潇洒。大汉眼中竟流露出欣赏的神色,阿拉伯人生性强悍,对于武力有一种盲目的崇拜,尤其是那种凭借自身实力的人,而不是借助于现代化武器的实力,正因为这样,背着剑的韩文悦更容易取得他们的认可和尊敬。

韩文悦开口道:“我叫韩文悦,中国人。”接着一抱拳。说实话,韩文悦自己也不知道中国最普通的礼节对方是否看的懂,但距离近20米远,对方还骑着马,握手显然不太现实。

大汉右手抚胸,在马上躬身:“韩先生,叫我巴哈就可以。”阿拉伯世界的人对于中国人大多持友好态度,在这点上,可以说中国对于欧美与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战争一向持反对态度有极大关系,另一方面,相信也受早期中国与阿拉伯世界通商的影响。

韩文悦笑道:“巴哈先生,我想请问一下你的理由?”

巴哈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前边是流沙区,非常危险,为了各位的安全,请各位还是到汉莫去欣赏落日吧。”

骆驼后边只露出半个头的阿里莫汉却低声嘟囔着:“我在这片沙漠中走了几十年了,从来没听说过这一带有什么流沙区,这里甚至连沙暴也没……”话还没说完,巴哈的神情忽然变的冷酷异常,刀子一样的眼光盯在阿里莫汉的脸上,可怜的老头生生的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巴哈回过头,脸色严肃:“韩先生,请原谅我们有不得以的苦衷不能告诉你实情,但前面将会发生异常,情况有多危险我们也不知道,请你们回去吧。”这次的语气变的非常的诚恳。

韩文悦心中一动,对方的这样说,显然对于沉睡之塔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更何况听刚刚的话,这个外表粗壮的阿拉伯汉子心肠不错,看样子有必要赌一赌自己的眼光了。想到这里,韩文悦从衣领中掏出一个银制的十字架,但仔细看却又并非是十字架,它的形状非常奇特,正面是一个银制的天使,而背后则是一柄巨大的剑,天使的翅膀恰好张开布在剑护手的两边。这个十字架状的饰品制作的异常精致,在如雪的月光下散发着银亮的光芒。韩文悦晃了晃手:“这个,你认识吗?”

巴哈神色忽然变的非常古怪,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什么声音来。韩文悦暗笑,看样子这回真是压中了。

果然,短暂的沉默后,巴哈终于开口了:“你怎么会有圣剑徽章?哦,我明白了,你就是亚历克斯提到的那个中国人。”

韩文悦微笑:“现在我们可以过去了吗?”

巴哈摇摇头:“请原谅,韩先生,我想你的委托到些结束了,这件事正式由我们圣地护卫接管,当然,这也是圣城那边的意思,请你们回去。”

韩文悦一怔,显然他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回去实在是不甘心,但内心又有些担心本等人的安全,正犹豫着,身边的赵知秋忽然说道:“既然来了这里,怎么可能轻易就回去。”他的英语说的生硬,但却很好懂。

巴哈那象刀子一样的目光再次扫了过来,停留在赵知秋的脸上:“先生们,很抱歉,为了你们的安全,假如你们不离开,我不介意使用武力。”

赵知秋毫不畏惧,和巴哈对视着:“要试试看吗?”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384)

我要评论
  • 这三种&分布。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