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悦头一次意外发现,这个更年轻人身上的气势极其的锐利,居然让他有种浑身发凉的感觉。巴哈身上散发出出这样的气势不很奇怪,从外表上就能可以看出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很奇怪的是赵现场再次陷入沉默,气氛变的紧张起来,韩文悦有些着急了,毕竟从对方表明的身份来看,这群人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假如发生冲突,那么接下来的行程恐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他向前疾走了两步,正要说话,谁知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边走上前来。。...

韩文悦头一次发现,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势异常的凌厉,竟然让他有种浑身发冷的感觉。巴哈身上散发出这样的气势不奇怪,从外表上就能看出这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奇怪的是赵知秋这样一个身体单薄的年轻人竟然也是如此。而韩文悦不知道的是,这两人身上发出的,正是所谓的杀气,他身后的凯文等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士兵,已经能够清楚的分辩出来,而他自己,若不是因为有一定的中国武术修为,比一般人敏感许多,可能根本就感觉不到。

现场再次陷入沉默,气氛变的紧张起来,韩文悦有些着急了,毕竟从对方表明的身份来看,这群人是和自己同一战线的,假如发生冲突,那么接下来的行程恐怕就不会那么顺利了。他向前疾走了两步,正要说话,谁知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后边走上前来。

由于刚才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赵知秋和巴哈身上,根本没人注意到一脸怪象的杰克什么时候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这家伙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那种类型,抢在韩文悦开口之前怪叫起来:“喂!那个什么巴哈,你有神灯吗?”

巴哈一怔,他很奇怪眼前这个嬉皮笑脸黑的像碳的家伙冒出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了,假如起了冲突,对双方都没有什么好处。皱了皱眉,回答道:“当然没有。”

“嘿嘿。”杰克怪笑着:“那么你的脑袋会不会是坏了?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几样出土文物,就和我们讲武力?”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自动步枪。

韩文悦现在后悔的要死,当初怎么不一脚踢死这个黑大个,现在情况已经够紧张了,这家伙这几句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出人意料,巴哈并没有生气,他和他身后的人仿佛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样,都放声大笑,有几个还发出怪声,和杰克有的一拼。

杰克大瞪着眼,一只手还举着枪,样子很滑稽。其实不只是他,其他人也感觉这帮人是不是疯了,看样子杰克刚刚那句话也不是无的放矢。

一阵大笑过后,巴哈盯着杰克:“看样子阿里莫汉并没有告诉你们,进入圣地的范围内,你们那些破枪,只能算是废铜烂铁。当然,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试着向我开枪。”

这句话声音比较高,所有人都听到了。本扭头看了看阿里莫汉,见他身子缩了缩,几乎是趴在地上。本忽然想起来,阿里莫汉确实跟他提到过这些,但他一直认为是古代人为了保持神秘感编的谎话用来吓唬土著人的,难道真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

杰克拍了拍脑门,直接走上前去将枪口对准了巴哈。韩文悦急忙拦下,关于他们口中所谓的圣地,其实韩文悦了解的也不多,对巴哈的这句话他也有些怀疑,假如杰克真的开枪,那就真的不好收场了。

杰克扭头看了看韩文悦,实际上从他和韩文悦交手后从心底就不再轻视这个年轻人了,直到泰格等人向他描述了当时的经过,他对韩文悦才彻底服气,这家伙嘴硬倔强,但却是属于那种没什么心眼的直肠子,现在,他已经完全站到了韩文悦这边了。见韩文悦缓缓摇头,杰克耸耸肩,把枪放了下来。

韩文悦压根儿没想到杰克这么听话,略呆了呆,才对巴哈道:“巴哈先生,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谈谈?”

巴哈豪放的笑着,大手一挥:“没什么好谈的,韩先生,在这里,只凭实力说话,当然,我指的是个人的实力,不借助机械类的武器,您明白吗?”

韩文悦张了张嘴,还没说话,杰克已经抢着道:“你敢不敢打赌?我们来比试一下,三局两胜好了,不用枪你们也不是对手!”这家伙惹事生非惯了,再加上己方还有韩文悦和泰格两个高手,他自己也对自己的格斗技非常自信,估计打不过韩文悦等人,欺负欺负土著人没问题。

巴哈笑道:“好啊,这个主意不错,我身后的全是阿拉伯世界的勇士,你们输了就回去,我们输了放你们过去,怎么样?”

杰克还想说什么,韩文悦这次抢在前面,他知道这家伙嘴上不饶人,不过这家伙出的主意还算不错。“好的,巴哈先生,就这样定了。”

“那么,谁先来?”巴哈脸上满是笑意,看的出他对自己的手下很有自信。

“当然是我!”杰克一嗓子喊了出来。韩文悦苦笑,这家伙还真不是一般的好斗啊,还好后面还有两局,自己有自信赢一局,凯文和赵知秋应该也是好的人选。

巴哈招招手,后面一个大汉下马走到杰克面前,巴哈用土语不知吩咐了些什么,却是谁也听不懂了。

韩文悦也低声对杰克道:“注意别把对方打伤,尽量不要让事情不好收场。”

杰克自信满满:“放心好了,我最多只踢踢他的阿拉伯屁股,保证不会让他受伤的。”这家伙只要有架打看来就很开心了。

这时凯文等人已经从后面围了上来,只是仍然端着枪,巴哈也不在意,和手下人下马围坐在地上。本和阿里莫汉则站在最后。

赵知秋最奇怪,好像事不关己,抬头望着月亮,忽然道:“今晚的月亮真亮。”

韩文悦一愣,不由自主的抬头看了看。的确,今晚的月亮异常的大而圆,阴气颇重,自古月为玄阴之地,月圆之夜常有灵异事件发生,国外则有狼人和吸血鬼在月圆之夜力量大增的传说,在这一点上,中外可以说是类似的。自己学道这么多年,竟然没有感觉到今夜如此重的阴气,韩文悦不禁暗暗自责。

圈中的比试已经开始了,身后的几个雇佣兵在大声叫好,韩文悦回过神来,开始注意场上的局势。杰克的对手笨重的很,魁梧的身躯象熊一样左扑右扑,相比之下,杰克身手异常灵活,边闪避边还击,对方气的虎吼连连,却是无可奈何。

巴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的这个手下力大无比,只是头脑不大好使,被对方耍的团团转。其实他没意识到,他的手下根本没有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光是凭借着庞大的身躯和力量,在身经百战的杰克面前实力压根儿就发挥不出来,假如比刀法,兴许还有的一拼,毕竟阿拉伯世界的刀法还是相当有名的。

短短几分钟时间,杰克已经让对手吃足了苦头。那个阿拉伯人头巾也掉了,左脸颊肿了起来,右眼黑了一圈,屁股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裤子皱皱巴巴的。张着双臂大喘气,看样子快连吼也吼不出来了。

杰克再一次发挥他的表演天赋,冲围观的人飞吻、鞠躬,表现出一幅绅士的样子。当对方冲上来的时候就轻巧的一个侧身,紧接着一脚准确无误的踢到对方的屁股上。

雇佣兵们大声的叫好吹口哨,就连凯文也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难得的一丝笑容。

两人再次分开了,杰克的对手张着双手,恶狠狠的站在离他4米左右的地方,恨不得吃了他。杰克则是一脸嘲弄的笑容。

巴哈眉头紧皱,举起了右手,虽然有些不甘,但他打算结束这场一面倒的比赛了。就在这时,头部一阵剧烈的疼痛迫使他举起的手无法挥下。脑子里面就象是有几万根针在扎,从里面疼到外面。巴哈双手托着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有问题。”赵知秋忽然说了一句。

问题?韩文悦疑惑的顺着赵知秋的目光看去,眼前的情况令他大吃一惊,对方的30个人全都捧着头挣扎着,其中几人发出尖利的嘶吼,那几乎是人类无法发出的痛苦尖叫,在寂静的夜里传出,令人毛骨悚然。包括和杰克格斗的那个大汉在内,大约十几个人的眉心隐隐约约透出绿色跳动着的火焰。

杰克也明显感到不对劲了,他没有韩文悦的法力,看不到对手眉心那团绿火,但身经百战的经验使他对于即将到来的危险十分敏感,面前的阿拉伯人忽然抬起头来,双眼放出凌厉的寒芒,嘴角流着口水,竟让杰克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感觉。

一个眉心放着绿光的阿拉伯勇士抽出弯刀将身边的马连着马鞍劈成了两半,仰天大吼。剩下的马长嘶着,放开四蹄向沙漠中跑去。

雇佣兵们显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他们都有危险的感觉,没有凯文的命令谁也不敢开枪。

韩文悦可以清楚的看到眉心有绿火闪动的阿拉伯人眼睛放出的红光,而这时候,杰克的对手眉心的绿火已经停止了跳动。韩文悦猛然惊醒,大喊一声:“是制魂符,杰克快退!”

杰克当然听到了韩文悦的喊声,无奈韩文悦紧张之下喊出的是汉语,杰克只听懂了自己的名字!韩文悦话音刚落的同时,那个阿拉伯人猛的抽出腰间的弯刀,向前一跃,闪电般的劈出,速度快的令人咋舌!而这时的杰克大惊之下竟然选择拔枪,对现代化武器的过度依赖,在这种距离的战斗中会让他丧命。

韩文悦肠子都悔青了,自己竟然大意到被人在眼皮底下下了咒。他不顾一切的向前飞掠而出,心里明白,为了方便刚才的比试,自己和杰克的距离足有近10米,即使自己提足功力一跃十米,恐怕杰克早已被对方劈成两半了。他没有发觉,身边的赵知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失去了踪影。

杰克刚摸到腰侧挂着的枪柄,对方的刀已经到了他左肩斜上方一尺的距离。杰克完全没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是死在这样一种莫明其妙的情况下,雪亮的刀锋仿佛慢镜头一样划向他的左肩,自己却又完全无法闪避。‘这下死定了!’杰克脑海里只晃悠出这么一句话。谁知眼前忽然一花,接着腹部一阵巨痛,身体向后飞去。

跃在半空的韩文悦却看的清清楚楚,赵知秋忽然出现在杰克和他的对手中间,右手一扬,武士刀已经脱鞘而出,架住了疾砍过来的弯刀,同时左腿向后踢出,将杰克一脚踹了出去。用的竟是修改过的一式中国功夫中最普通的白鹤亮翅。紧跟着,又是一脚,把面前一百多公斤的阿拉伯大汉踢出足有5、6米远。

这几下兔起雀落,只用了大概2秒的时间,直到杰克落地,中间还夹杂着凯文下令开枪的喊叫,最后才响起扣扳机的声音。遗憾的是,正如巴哈事先所说的,连一枪都没有打响。

众人呆立当场,凯文皱着眉头下令:“全部后退,保护好奥莫尔斯先生!”身为一个指挥官的他,明白即使在再恶劣的环境下都要完成任务。而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巴哈那句话的真实性了。

韩文悦和赵知秋并肩站立,望着像野兽般逼近的二十多个阿拉伯勇士。远处,包括巴哈在内的7、8个阿拉伯人仍抱着头发出怪异的哀嚎声。

制魂符,原名控魂符,中国道家法术的一种。原为少数道士驱使小鬼所用(非五鬼搬运大法)。五代时期,出了一个百年难得一见的道术奇才李恒,他将控魂符在原有基础上进行改进,创造出了可以控制活人的制魂符,被控制的人只对施术者忠诚不二,能够发挥出自身的全部潜力,变得力大无穷。但这种法术有极大的弊端,被下符的人是靠燃烧自身生命来获得力量,而且一旦符咒生效,几乎没有解救之法,中符之人不是生命燃尽死掉,就是变成白痴,既然称为制魂符,顾名思义是控制魂魄的法术,对人的大脑伤害极大。少数人可以依靠自身坚定的意志抵抗制魂符的力量,但在霸道的制魂符面前,假如不能尽快找到解救的方法,被控制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很快李恒就发现自己符咒的威力虽大,危害也是极大。连续死了数十人之后,就在李恒心灰意冷的打算放弃时,自己已经被佛道两派联合通缉了。当时正值乱世,宗教和江湖门派是一体的,以少林为首的佛道武林各派齐聚李恒所在的道观,起因则是由于李恒符咒而死于非命的几个各派弟子讨个说法。要知道,道术法术是绝对不允许使用在普通人身上的,有些法术甚至于用在凡人身上十试九不灵,而李恒对于道术的狂热追求下,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了修道之人的大忌。李恒的师尊显微真人是一位武林名宿,却也是一个极为护短的人,他将发扬本派道术的希望全寄托在李恒身上。双方一言不合动起手来,结果显微真人被当时武功已至化境的昆仑派掌门何子瑜失手一掌震死。其实两人的武功相差并不多,全力相拼之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发生这种事也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李恒却是小时候被显微真人收养的孤儿,两人名为师徒,实际上情同父子,大变之下李恒悲愤交加,再次使用了制魂符,这就是后世宗教界闻之色变的制魂咒的雏形!制魂符其实是对单人使用的,因为控制活人魂魄是极为消耗施术者法力的,除非有极高道术修为,不然一旦控制三人之上,施术者本身也会因为法力消耗过大而死亡,谁知当时的李恒竟然一击成功,各大派竟然有几十人被制魂咒控制,直到几年之后佛道两教才联合给出解释,就是李恒当时已入魔道。神魔本就一线之隔,修行之人如不能控制自己的心魔,则极有可能修成魔。

虽然这个解释让当时很多知情者不以为然,但后来发生的事却足以证明这一切:李恒制魂咒一击之下控制了数十名各派高手,这几十人原本就武功不凡,中咒之后又悍不畏死,力大无穷,虽然佛道几位修行者救下几人,但当中不少心志不坚或是心怀邪念者第一时间就中了咒,各大派又不忍心对昔日的同门下杀手,顿时落了下风。李恒更是当场发下毒誓,要今天在场的所有人血债血偿,之后在几个高手护送下从容离去。在场的各派高手多达千人竟无能为力。

接下来的一年内,江湖上腥风血雨,各大派都受到了李恒的报复,不是这派的年轻弟子被杀,就是那派的高手忽然狂性大发残杀数十人后自尽而亡。更有甚者,原本看起来正常的弟子回到帮派驻地忽然失常,不要命的攻击自己的同门,而点苍派的掌门更是被同时发狂的数名弟子联手杀死。好在得到消息后的各门派加强了保护措施,类似的事才没有再次发生。

愤怒的各大门派再次联合发出了针对李恒的通缉令,这次则是要求不计损失的杀掉他,可惜的是,每当有人发现李恒的踪迹发出信号后,随后赶到的人发现的却是一具具的尸体,唯独没有李恒。而这时候几大邪派则是想要极力拉拢李恒,但苦于找不到他的踪影。

就在各大派焦头烂额的时候,事情却渐渐有的转机,峨眉派在救治一个中符的弟子时发现,只要制魂符的发作特征,也就是眉心跳动的绿色火炎没有静止成符时,只要一张最普通的用于镇宅或是驱除野鬼的天罡净水符,就能解救中符者,而即使已经发作的人,也可以制止他的行动,但也无药可医了,只能放任他变成白痴。

一时间,佛道派别的弟子极为抢手,因为即使武功再高的人,也是无法看到中符者眉心的绿火的。不久后,各大派都有几个修行的和尚或是道士,而小门派则是想尽办法招揽有些法力的人,有的甚至把帮派附近的庙里的主持或是小道观里的所谓天师请来,每天好饭好茶的招待。

对李恒的追杀再次开始了,有备而来的各大派高手将李恒打成重伤,却还是被他逃走了。虽然有些不甘,但也无可奈何,只好再次加紧搜索李恒的踪影。

再次发现李恒的踪迹又是半年后的事了,重伤后的李恒被一个有心的皇子派人救了下来,之后,因争权夺位,皇宫内发生了数起诡异的暗杀,而针对各大派的报复也再次开始。然而这时李恒的靠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江湖势力也鞭长莫及,只能咬牙切齿的再次加强自己的防卫,不过好在有的解救的方法,损失比起以前来要小了很多。

李恒的结局却是来自皇宫中的流言,据说原本万里无云的天气忽然间风起云涌,电闪雷鸣,一道柱子般粗的闪电正正的劈中王府后院的一座静室,而这座静室原先住着一个道士,也随着闪电消失不见了,整个王府后院几乎全被轰塌,更奇的是除了那个道士的失踪外,王府内竟无一人伤亡,甚至于王府养的猫都毫发无伤。总之,这件事后来被传的神乎其神,越来越多的版本在民间留传,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李恒的身份,也一变再变,有人猜测他修成仙飞升了,也有人说是千年妖狐被雷劈了,不过它也象大多话题一样,在人们有了新的关注之后,渐渐被淡忘了。

唯一知情的各大派人士,经过事后的多方调查,证明李恒确实是随着那一道雷消失了。而随后再次平静下来的江湖,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这件事也证明了,佛道两教所说的李恒成魔,恐怕是真的,毕竟,凡人再怎么作恶多端,也不过是受天谴而已,不还至于遭雷劈。

不过,这一场仅仅持续了不到两年的武林浩劫,使得各派元气大伤,有些帮派甚至于出现老门人死伤殆尽,青黄不接的事。也正因为如此,这件事最后成了佛道两教共同的秘密,各大门派也绝口不谈此事,只有少数邪派试着研究李恒的制魂符,却是不得其门而入。

几年之后,制魂符再次现世,还好只限于皇宫内的争权夺位,外面知之不详,无从查起,各大门派也没有再受到报复,为了保存各自好不容易刚刚发展起来的新弟子,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而实际上,李恒的独家符咒制魂符,已经传出去了。直到宋代时,才出现了专门用来抵御制魂符的镇元符,只需佩带在身,就能抵抗制魂符的侵袭,不过也只限于抵抗,一旦制魂符发作,仍然是无法可解。随着时间的推移,制魂符也越来越少出现,这一切渐渐的被人们淡忘了。

韩文悦曾经有过一段不为人知的奇特经历,对于这件事知道一些大概,不然的话,恐怕现在他也不知所措了。

眼前的情形越来越紧张,眼睛放射着红光的二十多名阿拉伯勇士步步逼近,韩文悦偷眼看了看旁边毫无表情的赵知秋,心里嘀咕:这年轻人果然不是一般人,这种情况下,连身经百战的雇佣兵都有退意,他竟然不为所动。

两人身后再次响起扣扳机的咔咔声,这次雇佣兵们真的傻眼了,连手枪都失效了。反应快的一点抽出了军刀,之后几乎人人效仿,也有的反握着自动步枪,目前这种情形下,枪也只能当棍子用了。机灵的杰克则摸了摸挂在腰后的手雷,不过他也不敢轻易扔出去,很简单,如果手雷再次失效,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也许留在身边做个安慰还好一点。

韩文悦低声对赵知秋道:“你能不能支撑一会,我先救远处那几个人,不然一会的情况会更糟。”

赵知秋点头。此时二十几个阿拉伯勇士已经逼近到离他们5米左右的距离了,走在前面的三个人几乎同时向前疾冲,手中的弯刀猛然劈下!刚刚做旁观者还感觉不到,这时候面对面的交锋,才发现三把雪亮的弯刀同时从不同的角度疾砍的速度是多么惊人!

韩文悦双脚猛的一顿,身形跃起从刀光中直蹿而出,向远处仍在痛苦哀嚎的巴哈等人掠去。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一。沙&,还有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