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悦刚一落地实施,就听见身后锐器锐利的尖啸声,身体猛地往前一滑,此外后转身向后踢出一脚,正踢在一个一刀劈空的阿拉伯勇士脸上,单调的“嘭”的一声响过,那人被踢的一个跟韩文悦心中大急,虽然自己就算空手也不怕这十几个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缓不出手去救援本等人了,而且只要这些人再缠住自己一会,那几个竭尽全力压制制魂符的人一定也会被控制,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韩文悦刚一落地,就听到身后锐器凌厉的破空声,身体猛然向前一滑,同时转身向后踢出一脚,正踢在一个一刀劈空的阿拉伯勇士脸上,沉闷的“嘭”的一声响过,那人被踢的一个跟头摔到几米外的沙地上。而转过身来的韩文悦大惊失色,他发现这群受控制的阿拉伯勇士竟然有着明显的战术安排,除了刚被自己踢倒的那个之外,足有十二个人向自己冲来,而赵知秋身边也有五个人不停的进攻,剩下的五人一步一步向本等人逼近。

韩文悦心中大急,虽然自己就算空手也不怕这十几个人,但可以肯定的是缓不出手去救援本等人了,而且只要这些人再缠住自己一会,那几个竭尽全力压制制魂符的人一定也会被控制,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几乎就在韩文悦一呆的工夫,几把弯刀已经呼啸而至。韩文悦再不迟疑,双脚猛的一蹬,身形向后疾退,同时从怀中抽出一叠符来。

韩文悦一边翻着手里的符,一边躲避着攻来的弯刀,武功高强如他也不禁手忙脚乱。“该死!”韩文悦无奈,因为完全没想到会碰到这种事,天罡净水符这种没什么威力的符根本没带几张,总不能临时画吧?

找来找去竟然只有两张?!韩文悦现在甚至有点恨自己了,这次事件由于自己的不谨慎牵连了多少人啊?死马当活马医吧!想到这里,身形一转,已在巴哈和离他最近的那个阿拉伯勇士额头上各贴了一张符。

巴哈等两人逐渐安静了下来,抱着头委顿在地,在明亮的月光照射下,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两人头上汗珠反射出的光芒。

韩文悦心中稍定,一边躲避着弯刀的进攻,一边打量着眼前的形势。赵知秋以一敌五,居然不落下风,不过他的打法非常奇怪,挥刀、收刀、进攻、防守是明显的日本刀法,偶尔夹杂着一点似是而非的中国武术,一时间虽然伤不了对方,倒也不易落败;本看样子就更加安全了,身边围着8个雇佣兵,不过基本上其他人没怎么动手,凯文在前,杰克在左,另外一个护在右边的目光异常锐利皮肤略黑的亚裔士兵,韩文悦听过凯文叫他泰格。这三人现在当真象铁三角一样护卫着中间的本。

杰克终于有机会能发挥自己的格斗技了,原因是用不了枪。这家伙的功夫说起来还真算是不错,虽然和韩文悦这样的武术高手相比是差远了,尽管如此,但以现代格斗技来说,这家伙最其码也能拿个空手道黑带五段之类的了,当然,这纯粹是只论格斗,要说武术家应有的武德,这家伙是半点没有。对方每次疾砍过来的弯刀,被他以手中的半自动步枪架住,紧跟着就是一记膝撞或者肘击、正踢、侧踢、回旋踢。假如不是对手被击倒后马上就能站起来,恐怕他一个人解决面前的五个人也只是个时间问题。

凯文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骠悍,他的打法同样也是如此,挥舞着手中的半自动步枪挡住对方的弯刀后,就是简简单单的一记直拳,每个被他拳头打中的人都飞出几米远,可想而知他的臂力有多大。

单以格斗技而论,泰格明显是他们中最强的一个,对于对手的动作就象是能未卜先知一样,提前做出攻击,三人中他是战斗的最轻松的了。而剩下的人除了紧张的戒备,基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尽管如此,但对方五人全有利器在手,而且似乎根本不畏惧疼痛,凯文等人虽然占据绝对的上风,却也无法很快解决战斗。

韩文悦至此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一半,虽然这些人被打倒了马上就爬了起来,不过以这几个人的身手,并不难应付。再看看自己身边这十几个人十几把刀,显然指挥这些中符者的人把自己当作头号敌人,真不知道该得意还是悲哀。

避过正面砍来的一刀,紧跟着把后面冲上来的一个刚刚举起刀的大汉一脚踢了出去,韩文悦紧张的思索着,怎么办?中符者的攻击是不死不休的,难道杀了他们?但几分钟前他们还是和自己一样的活生生的人啊!虽然他们不久后恐怕会变成生不如死的白痴,但是……算了,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应该怎么救其他没有中符的人吧。

韩文悦拿定了主意,出手变快了许多,让过又一把砍下的弯刀,左手并掌斜劈,正中那人的颈部,谁知那人只是一顿,眼中红光大盛,劈下的弯刀猛然改变了方向,以横切的方式向韩文悦砍去,速度竟然比原先还要快出不少,强如韩文悦也不禁吓了一大跳,而此时背后也有两把弯刀同时攻到。

阿拉伯刀法之所以出名,皆因其狠辣刁钻的劈砍角度,和蒙古刀法一样,是一种只用于战争的刀法。刀身的弯度使得刀的劈砍锐利程度极高,角度则大部分选择斜劈,要知道自上而下的正劈虽然力量极大,但弊端也是极大,对手只要身手敏捷就极易闪过,那么接下来对手只要反击就能轻易的杀掉自己;横切面积虽大,但力量和速度又嫌不足,当然,日本的拔刀术属于另类。比起以上两种,几乎囊括了正劈和横砍的优点的斜劈则成为最好的选择,

此时,韩文悦身后的两把弯刀,正是以斜劈的形式攻来,两把刀呈X形完全封锁了韩文悦的退路,而前面,则是一记速度极快的横斩。

“小心!”现在反倒是最安全的本一直关注着韩文悦这边,看到这样危急的情形惊呼出声。

韩文悦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看来自己确实是太大意了,今天犯的错误任意一个几乎都要了自己的命!急中生智,上身后仰,单手支地,一个铁板桥首先避过了最先攻到的横斩,紧跟着腰一拧,手一撑,头下脚上,身体如弹簧般弹起,陡地从刀光中穿了出去!正是轻功中的一式旱地拔葱!

“哇!”杰克听到本刚才的惊呼,刚好看到了韩文悦躲刀的一幕,抬脚将一个不知道跌倒多少次又爬起来的阿拉伯战士又踢出去,嘴里发出一声赞叹,心里却想: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象人家这样啊?到时候就不用天天玩命了,去好来坞拍电影不比干这个赚钱。

身在半空的韩文悦刚喘了一口气,就发现十多个人挥舞着刀站在地面上吼叫着,韩文悦心里一凉,有什么比不怕打的敌人更难缠的。自己的内力不够,不然点穴法也许有效。韩文悦微微叹了口气,说不得,只好把他们打伤了,不然自己这方人累死,恐怕他们也没事。

想到这里,韩文悦左脚一踏右脚背,身形又向上拔起1米多,阻住下落的势头,同时左手掐剑诀,口中低吼一声:“火精!”背后长剑猛地一震,‘呛’一声响,宛如龙吟。一道淡金色亮光闪过,长剑已然自己脱鞘射出,嗡嗡声响依然未绝。

韩文悦右手探出,抓向空中的剑柄。就在这时,身旁猛然掠过一阵劲风,一道青影闪过,近在咫尺的剑竟然被青影卷着,急速落向地面。

韩文悦大吃一惊,要知道这把剑价值连城还在其次,但以它的除魔力量来说,恐怕当今世上也称得上是无双了。他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抢,无奈身在空中,不但力道已竭,身形更是被那阵青影带起的劲风刮得失去平衡,向地面跌去。

韩文悦心道“这下完了,丢了剑不说,下面的弯刀足以送自己去见阎王爷的了。”

正打算感觉刀锋穿透自己身体的韩文悦忽然听到下方地面上传来沉闷的彭彭声,紧跟着后背被人猛推了一下,借势一翻身,稳稳站在地面上。这才发现方才挥舞着弯刀的阿拉伯战士横七竖八跌出几米远,而赵知秋正站在自己身旁。

韩文悦心里又是一惊,不用问一定是赵知秋救了自己,眼下也只有赵知秋有这样的身手,但关键是他来救自己,本叔叔那边怎么办?想到这里,急忙回头向本那边望去,一时间竟然连丢剑的事也忘记了。

令人惊讶的是原本疯狂进攻的阿拉伯战士们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了动作,微驼着背,两臂低垂,弯刀也几乎拖在地上,唯一没变的就是两眼放射出的红光和粗重的喘息声。

韩文悦这才松了口气,真不知道再来这么几次自己会不会心脏崩溃。回身向赵知秋道了声谢,才发现赵知秋现在如临大敌一般,双手执刀,身子弓着,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对于自己的道谢并未做出回应。

顺着赵知秋的目光望过去,韩文悦才看清,那道青影是一个人。这里地势开阔,再加上月光明亮,几乎是无所遁形,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那人身材瘦高,大概有190厘米左右,长相清奇,浓眉高额,脸形略瘦,胡须约有近一尺长,黑亮飘逸,看年纪约有50开外,头上挽着一个发鬓,戴着一顶紫金冠,身穿一袭青色道袍,长袖飘飘,背后斜背一把长剑,竟是一身道士装束,月光洒下,那人身上笼罩着一层金光,头顶金冠闪闪发亮,当真如神仙一般,若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韩文悦恐怕真会以为他是仙人了。

那人根本不在意众人惊讶的目光,一手握剑,一手轻抚剑身,朗声吟道:“火精剑,建中二年大林国所贡。云其国有山,方数百里,出神铁。其山有瘴气,不可轻为采取。若中国之君有道,神铁则自流炼之为剑,必多灵异。其剑之光如电,切金如泥。以朽磨之,则生烟焰;以金石击之,则火光流起。唐德宗时,上将幸奉天,自携火精剑出内殿,研槛上铁狻猊,应手而碎,乃乘舆夜,侍从皆见上仗数尺光明,即剑光也。”

韩文悦心中惊疑更甚,对方竟然说的是汉语!更奇的是,这把剑的来历当初自己也是查遍无数古籍才了解到的,这人竟然信口道来!一时间,好奇心竟然压住了夺剑的念头。

身边传来一声嘶哑的呻吟,韩文悦回过神来,见巴哈已经恢复了神志,正要挣扎着站起来,急忙抢上一步扶住,轻声问道:“巴哈先生,你还好吧?”

巴哈晃了晃头,看样子清醒了不少,只不过神色还有些委顿:“发生了什么事?我只记得我刚才头疼的象要裂开一样。”

韩文悦也不知该怎么回答,转头望向不远处的众人。巴哈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大惊之下竟然站了起来:“真主!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我的兄弟们都怎么了?这是什么魔法?”

韩文悦心里暗道:看样子这个巴哈当真不同于其他人,一眼就发现情形不对。

那人手执长剑细细端详,正出神间,听到巴哈这几声喊叫,略略皱了皱眉,瞟了他一眼,冲着韩文悦道:“俊小子,此乃你之物?”

韩文悦一愣,哪有人这么说话的?答道:“是。”

那人又道:“你可知此剑来历?”

韩文悦心想,你刚刚不是都说出来了嘛。口中应道:“据《杜阳杂编》记载,这把剑应该是唐朝时候就有了。”

那人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又问道:“你可知此剑有何特殊之处?”

“斩妖除魔!”这个问题韩文悦想也不用想,脱口而出。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眉毛扬了扬,笑了起来:“正所谓灵剑择主而侍,此言不虚。”

韩文悦听的似懂非懂,正琢磨间,那人又道:“此剑自方才就不停震动,几欲飞出,若非老夫以自身功力压制,换作旁人,早已脱手而出。此剑的特殊之处,正是非它自认之主外人无法使用,此其一。”

韩文悦一边想,可着还有二?一边细细打量自己的剑,刚才注意力全在那怪人身上,倒没觉得自己的剑有什么异样,现在再看,剑尖处果然有轻微的抖动,同时剑身上那特有的淡红色光芒如同水滴一样正在不停的流动,就象是一个不安分的孩子。

那人手执长剑虚挥一记,接着道:“既称灵剑,则必有灵异之处,此剑乃天成之物,除妖破邪力量之强,确实当得上天下少有,此其二也。”

见韩文悦愣愣的听着,那人一笑:“此剑最特殊之处,却非老夫方才所言,要知道但凡灵物,或是法宝,都有认主之能,可一旦为外人所夺,稍加时间修炼,再强的宝物也会易主。此剑却不同,它一旦认主,外人即使功力再高,法力再强,也无法对它加以修炼。当年此剑一位主人死去,此剑竟然为主人守灵三日后才化做一道金光破空而去,自此再未现世,因此,此剑也唤作,不悔剑。”

现场听的懂那人说话的不过三人,赵知秋双手执刀,目光紧紧盯着那人,对这番话似乎根本不感兴趣;本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一个小本,用笔在上边写着什么;其他人张着大嘴望着那人;唯有韩文悦听的很感兴趣,心中想着:有意思,这么说来,这把剑倒不像一个死物,却像是个深爱着丈夫的妻子了。见那人说完,开口问道:“请问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关于这把剑的事?”

那人一呆,脸色黯然下来,神情一时间极为复杂,随即又笑道:“亏你还是此剑主人,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哎,当真是明珠暗投。”

韩文悦注意到那人短暂的情绪变化,虽然心里极为好奇,却打消了追问的念头,内心隐隐觉得这人似乎并不坏。正思索间,那人又道:“俊小子,你把手掌摊开来。”

韩文悦犹豫了一下,伸出右手,将手掌张开。

那人微微一笑,握着剑的手一松,众人只见金光一闪,火精剑竟然飞回韩文悦手中。

“如何?”那人手拈长须微笑道:“就算你将它弃于千里之外,结果仍是如此。”

韩文悦将信将疑,但也不好问什么,反手握着剑柄:“这位先生,不知道您怎么称呼?”

那人扬了扬眉:“老夫俗名袁穹,字明远,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清心散人、袁疯子就是我,老夫本不想多事,见此剑才决定露面,谁想却见到一个一身正气的小子,倒也不枉此剑择你为主。”

韩文悦心道:清心散人?大名鼎鼎?没听说过。接着问道:“不知道您来这里有什么事?”

那人皱皱眉,却没有回答韩文悦的问题:“无论何时用此法术都令人心中不快。”向四周看了看,挥了挥手,乱七八糟分布在场中的阿拉伯勇士开始后退,形成一个圈把众人围在中间。这次连本都张大了嘴,刚才根本不在乎生死疯狂进攻的这群阿拉伯战士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现在竟然只凭这怪人一个手势就安静下来,太不可思议了。

巴哈一下子跳了起来,反应极为强烈,冲着那人大吼:“你对我的兄弟们做了什么?你是谁?”要知道他能够当首领并不是靠运气,他的洞察力和以及刚才表现出的惊人的意志力是出类拔萃的。刚才众人注意力全在那怪人身上,几乎都忘了他的存在,而巴哈自己刚才也一直在留意着那人,刚才的冷静和现在的冲动,倒也让人不好评价他的性格了。

那人皱皱眉头,瞟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巴哈太阳穴上青筋暴起,面目狰狞,至于那条头巾,在他刚刚挣扎的时候早不知道丢到哪去了,露出一头乱糟糟的短发。扬手抽出挂在腰间的弯刀,大叫一声:“回答我!”已是冲了出去。

韩文悦也是一愣神,单以巴哈的体型来看,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速度。那人站的位置恰好是赵知秋和韩文悦的中间,由于刚才的打斗,离两人大约都是7、8米左右的距离,只是一愣的功夫,巴哈已经冲到那人面前,抬手斜劈出一刀。

这刀以速度和角度上来讲都比方才和韩文悦等人交手的阿拉伯人要强了很多,当真凌厉异常,韩文悦自问自己假如没有武器在手恐怕也很难避过速度这么快角度这么刁钻的一刀。心里好奇,他想看看这个似乎是高手的怪人如何闪躲这样快的刀。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雪亮的弯刀已离那人上臂不足一尺的距离,那人竟然还是纹丝不动,本也不禁惊呼出声,韩文悦更是大惊,心中忽然变的有些矛盾,大部分咒语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直接杀死施咒者,眼前恐怕也是最好的解救20多个阿拉伯人的方法了,但这个怪人竟然是个中国人,自己的同胞被别人杀死在眼前,恐怕谁也不愿意见到这样的结果吧?而其他人则已经准备好欣赏那即将满天飞溅的鲜血了。

谁知速度极快的弯刀‘嚓’的一声停止了,就在将要触及那人手臂的时候。而本的惊呼声,也只发出了一半而已。等众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人竟然只用食指和中指就夹住了巴哈极快的一刀!

韩文悦脑中嗡的一声,失声道:“金刚指力?!”要知道这种功夫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只能在武学典籍和武侠小说中看到,早已失传,而原因倒不是说它没有记载,而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练,据说这种功夫练到上层,手指就可以当作兵器使用,只要内力深厚,当真是无坚不摧,更不要提血肉之躯的人了。

那人闻声转头向韩文悦笑了笑,不置可否,夹着刀刃的手一挥,口中低喝:“空有一身蛮力也敢班门弄斧?去吧!”竟然只凭两指之力就把巴哈庞大的身躯抛了出去。

巴哈足足飞出将近十米才‘嘭!’的一声落到地上,扬起一片沙尘。原本就十分衰弱的他挣扎着想要爬起身来,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最后只有跌坐在地上,眼中满是仇恨,死死的盯着那人,嘴里夹杂着喘气声不停的咒骂着什么。四周静到了极点,除了巴哈和那20多个眼中放着红光的阿拉伯人发出的粗喘声外,就再没有任何声音了,连众人眼中武艺超群的韩文悦也露出一脸惊叹。

宁静足足持续了有一分钟的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人身上,而那人似乎很满意现在这种情形,点了点头,袍袖一摆,这次却是对着赵知秋道:“方才你不停左顾右盼,恐怕你早已发现老夫在此了吧。”

赵知秋没有回答,心里却是一惊,他从刚刚打斗的时候就觉察到似乎有异常强大的对手隐藏在黑暗中,这种类似动物的本能曾经不只一次的救过他的命,他对此深信不疑,不过现在被对手一语道破却也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

“怎么办?”一旁的韩文悦再一次出神了:“虽然能够确定罪魁祸首就是他,但明显打是肯定没戏,自己这方就算所有人加起来,估计还不够他打一分钟的,更何况还有20多个中符的阿拉伯勇士。现在只希望他当真如他表现的那样无害,不然的话自己这些人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哎,走一步算一步吧,没想到这次的委托刚开始就出了这么大的问题,还连累了本叔叔。不过他为什么要还剑呢?要知道这柄剑不但价值连城,按他所说简直是世间少有的灵物,他为什么不据为己有呢?再说单以他的身手来说,要自己方这几个人的命实在是易如反掌,却又不见他出手杀人。”一时间心乱如麻,却又拿不定主意。

韩文悦脑里正思绪混乱的时候,那人又说话了:“架子摆那么久,倒也难为你了,上来陪老夫玩玩,冲你刚才的表现,老夫不出手便是。”

赵知秋身形猛的一弹,如箭般射出,速度比起巴哈来也毫不逊色,几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到了距离足有7、8米外的怪人面前,双手执刀,急速的连续三段平刺。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334)

我要评论
  • &面积的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