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穹这次是真的火了,脸色沉了下去。池田赶忙见状一步,他心里但是他巴这两人打个天昏地暗,两败俱伤,但很较为明显,如果真的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袁明远阁下袁穹看了看身边这个笑的满脸皱纹堆在一起的胖子,忽的咧嘴一笑,点了点头。。...

袁穹这次是真的火了,脸色沉了下来。池田急忙上前一步,他心里虽然巴不得这两人打个天昏地暗,两败俱伤,但很明显,假如真的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也脱不了干系:“袁明远阁下,您请息怒,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如何?”

袁穹看了看身边这个笑的满脸皱纹堆在一起的胖子,忽的咧嘴一笑,点了点头。

池田向着袁穹深深一躬,然后奔到金发男子旁边,操着一口熟练而且地道的美式英语说道:“阁下,你难道忘了,上面说过袁明远阁下在这里的一切行动完全自由,我们不得干涉。”

金发男子的目光猛的一顿,眉头微微皱了皱,但是强烈的自傲以及高贵的血统迫使他再次扬起头,仍然不发一言。

池田心里暗叹一声,善于察言观色的他怎么会不明白对方这微妙的情绪变化?忽然间他竟然有些羡慕和嫉妒金发男子的表现:“阁下,这件事我看就照袁明远阁下的意思办好了,这原本就是上面的意思,这样处理,上面无论如何也无法怪罪到我们头上的。”

金发男子再次皱了皱眉,没有出声,池田明白对方已经认可了自己的意见,于是回到袁穹身旁:“袁明远阁下,我想我们之间有一点小小的误会,现在已经冰释了,请允许我为您准备出游的一切手续,不知您的目的地在哪儿?”

袁穹嗯了一声:“不必了,后会有期。”说着袍袖一拂。

原本纹丝不动站在袁穹面前的洛克只感觉身侧像忽然刮起了台风,不由自主连滚带爬的倒向一边,等洛克站起身子正要发火的时候,袁穹早已飘然出门了。

池田在一旁心里乐开了花,这个黄毛小子一直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吃点苦头真是大快人心,不过同时也暗暗心惊,袁明远这手不像是魔法,更像是气功,看样子这个老家伙确实有两把刷子,也难怪上面竟然对于他的行动不闻不问。

洛克一跺脚,转身正要向外冲去,金发男子想是早有预料一样,猛然开口道:“洛克。”

虽然只是简单的两个字,洛克已经明白对方话语里包含的意思。停住脚步,同时向站在门边的黑衣大汉使了个眼色,大汉会意的匆忙离开。

由于金发男子始终没有转身,所以这一瞬间眼神的交流他没有看到,一边的池田却是看的清清楚楚,故意别过头去欣赏一边的盔甲,仿佛对这一切视而不见。

唐人街外是一条宽阔的马路,此时虽然天已放亮,街道上车辆却也不多。袁穹刚一走出唐人街,就闻到空气中夹杂着的重重的刺鼻烟味,皱皱眉,沿着路边上的一条小巷走了进去。里面实在也比外面强不了多少,两旁是堆满垃圾的铁桶,地面上流淌着污水,袁穹到也不在意这些,身形飘然向巷子深处走去。

穿过巷子,眼前路豁然开阔,虽然街道两边仍然脏乱,路上没有行人,空气倒比方才好了些,袁穹微微一笑,心情不由的开朗了不少。信步向前走去,这地方虽然人生地不熟,袁穹自己倒不信有什么事能难倒他的。

“也不知那两个小子怎么样了,哎,早知如此,方才真应该留下助他们一臂之力。”袁穹一边出着神,一边向前走着。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女人声嘶力竭的叫声,虽然极其低微,但练武人讲究的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何况袁穹这样的高手。略一辨认,声音应该来自前方不远,袁穹生平最恨的便是对女子孩童老人下手,双臂一展向前方掠去。

这一跃足足有几十米距离,袁穹已经能看到路边一座破房子内两条晃动撕扯的人影,还有一个女人用自己听不懂的语言发出的嘶喊声。

袁穹大怒,脚尖再一点地,身子如同离弦箭般向前平平射出,低喝一声:“住手!”屈指成爪,向正爬在那女子身上的男人头顶抓下。

谁知这一吼那人毫无反应,袁穹不由得心里一阵诧异,但这也是一闪念间的事,袁穹出手从不留手,也就是赵知秋让他破了一次例,面对眼前这种人渣,袁穹当然更是杀的心安理得。再不多想,五指向下疾挥。

耳旁一声巨响夹杂着凌厉的破空声,袁穹大惊,袭来之物目标正是自己!而且单凭声音判断他就能听出出手之人内力之强恐怕比自己也相差不远,可恼的是自己如今身在半空,避无可避,又无借力之处。急中生智,借着向下挥爪之势,硬生生在空中翻了个身,只感觉那道劲气擦着自己的鼻尖飞过,刮的鼻尖生疼。击在一边的一道钢梁上发出极响的叮的一声。

“掌声呢?掌声在哪里?你们都是白痴吗?有见过象这么大年纪的人还能做体操动作的吗?鼓掌,喝彩,你们这些反应迟钝的猪猡!”忽然不知是谁发出的吼叫,静室之中显得格外刺耳。

袁穹已经落在地上,全神戒备,顺着声音方向望去,仓库里灯光昏暗,但以袁穹的能力到也看的清清楚楚,见那边站着几十个人,出声的正是刚才拦自己的路的洛克,而此时身后的大门口也有十多个人涌了进来。

此时原先还在地上撕扯的一男一女早就爬了起来,奔到洛克身边。

洛克低着头,把玩着手中的一柄精致的手枪,他周围的人先是一愣,紧跟着鼓掌,口哨声响成一片。袁穹听不懂对方说什么,只是观察着洛克手中那柄银亮的枪。

洛克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嘲弄的笑容:“早就听说中国人喜欢打抱不平,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你骗过来了,老头子,身手不错啊,不过刚刚那枪只是警告,你竟然敢侮辱我,一枪就让你上天堂太便宜你了。”说的竟是汉语,甚至比刚刚金发男子的发音还要略准确一些。

袁穹懒得和他废话,索性背起双手,冷冷的打量着洛克。

洛克看袁穹没有回话,自认为对方怕了,嘿嘿一笑,晃了晃手中的枪:“现在让你瞧瞧什么才叫真正的实力,有武器有人手才能大声说话,你明白吗老头?我就想不通上面那群白……呃,阁下怎么想的,怎么会让你这么个糟老头来执行任务。”正说着拿枪拍了拍头:“啊抱歉,我忘了,和一个快死的人无论说什么都等于白费,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保证你在上天堂前会有一个最完美最难忘的回忆。”洛克说着把枪插进上衣,向前挥了挥手,接着斜靠在一只破集装箱上,一幅看热闹的表情。

袁穹瞟了瞟面前和身后哄叫着逼近的人群,冷冷一哂,这些人手中的链子铁棍在他眼里根本毫无意义。

坦白说洛克这次确实带了不少人来,也真亏了这间仓库够大,近50人一拥而上,声势也确是不凡。

冲锋的人群越逼越近,带头那个黑人大汉已经把手中寒光闪闪的砍刀向袁穹劈了下去,袁穹忽然有了短暂的失神,他又想起了韩文悦和赵知秋两人,这两人无论根骨人品俱为上乘,当真是难得。

袁穹脑中一边走着神,一边随手挥出一掌,带头那大汉已经倒飞出去,众人的喊叫声淹没了方才响起的骨头碎裂声。

刚一照面,等着看好戏的洛克就发现从人群中飞出一人,重重的砸在离自己不远的水泥地上,这人两眼大瞪着,嘴角正向外溢着血沫,而胸口已经凹陷进去,饶是洛克见惯打打杀杀的场面,也不禁觉得脊背有些发冷,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恐怕这人的死因应该归咎于打桩机。

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人群中又飞出数人,重重摔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却没一个人发出惨叫声,想来是没落地以前就没命了。

全场人都愣住了,不知谁喊了声魔鬼,一群人一哄而散,连滚带爬,各种刀具链子金属棒掉了一地。要知道,就算是凶狠的美国黑帮也没听说过这样轻松单靠人力就瞬间杀掉近10个人的,更何况,对方根本没有武器。

袁穹一时间只感到好笑,这些仗势欺人的废物反应还真快。也不追赶,背起双手又走起神来:“那个叫赵知秋的小子,当真不错,每刀必攻敌之必救,只可惜招数无轻灵之意,再者内力太差;那个俊小子出手到是不凡,却又妇人之仁。这两人如能假以时日磨练,当为当时之俊才,此行能遇到两位少年侠客,倒也不枉老夫枯坐这些年了。”想着想着,嘴角竟挂上一抹浅笑,随即又想到:“也不知现下两人怎样了。”又皱了皱眉。

洛克瞟了瞟袁穹,见后者脸上阴晴不定,心中暗想:“这个疯老头子!”紧跟着注意起向门口飞奔的人群来。

短短几秒,跑的比较快的几个已经接近仓库的大门了,以他们现在的速度来说,想在奥运得个奖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这时,洛克的手轻轻向下一挥!

跑的最快的几个如同撞在透明的墙上一般反弹回来,捂着头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袁穹则感觉一种类似真气又象是法术的扩散,几乎覆盖了整个房间,不由的暗暗称奇。

“现在还不到7点,你们赶着去晨练吗?!”洛克阴沉的声音回荡在仓库中。

一群人挤在门边,各个露出惊恐的神色,好在这时候袁穹也没有动,而洛克也只是维持着原来的姿势靠着。

过了半晌,一个钉着鼻环,穿着一身不知道什么季节才应该穿的壮汉战战兢兢道:“洛克阁下,我们……只是想出去拿枪而已,相信您也看到了,这个人……不,魔鬼!我们仅仅凭这些东西是无法战胜的。”

“哦!”洛克做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我想知道,你们的枪放在哪里?”

壮汉的头上沁出细细的汗珠来,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众人刚才的逃跑编个理由,像他们这样的小混混能搞到多少枪?仅有的几支也因为今天是以众欺寡没有带来:“放在外面的车……哦不,街对面的垃圾箱里。”

“哦!是这样!”洛克满脸笑容,离开原来的位置,缓缓的向众人走去。

仅余的30多人开始挤在一堆后退,看样子洛克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不亚于魔鬼。

洛克仅仅前进了几步,就停了下来:“你,”用手指了指带鼻环的壮汉“我现在要你以及你手下的这些蠢货,把我要你们做的事情完成。”

壮汉浑身一颤,心有余悸的望了望另一边的袁穹:“阁下,我们没有足够的……武器……我想我们……”

一声枪响,壮汉倒在地上。而洛克不知什么时候拔出的那柄精致的手枪,正从枪口缓缓的飘出清烟。

原本挤在一起的人们更是不顾一切的向后缩着,有好些人的语气中已经带了哭腔。就连袁穹也是一呆,虽然自己也是杀人不眨眼,不过还没见过这种无缘无故杀自己人的。

此时的洛克象极了一个刚睡醒的孩子,眼睛微微眯着,右手仍然举着枪。忽然间,他好象想到了什么一样瞬间睁大了眼睛,一边用手使劲拍打着自己的头:“该死!冲动是魔鬼!我忘记了!”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走上前去,用脚使劲的踩踏着壮汉的尸体:“你这堆臭屎!你知不知道我这一颗子弹的价值!白痴!蠢货!”

谩骂和践踏持续了好几分钟的时间,洛克才微喘口气站起身来:“现在,你们谁还对我的命令有疑问?”

一旁的众人早已大气都不敢出一下,此时哪敢答话。

洛克很满意目前的状况,对着另外一个明显比其他人彪悍的年轻人道:“你……你是叫斯温森是吧?”

“阁下……我……我的名字是斯考特。”年轻人战战兢兢的回答。

“哦。”洛克点了点头“我想斯温森这个名字更适合你,怎么样?没有什么意见吧斯温森?”

年轻人正要回答,洛克摆手制止了他:“好了斯温森,我任命你为这伙废物的临时指挥官,当然,假如你的任务完成的不错,我可以把临时这两个字去掉。现在,我想我不需要再多说什么了吧?”洛克用手点了点另一边的袁穹。

年轻人咽了口唾液,他自然不会傻到步自己那位同伴的后尘,但目前实在是他人生最重要的抉择时刻,因为他无论选择哪边,相信生存的几率都不大。

洛克把枪微微抬了抬,众人立即发出一片惊叫声。几乎所有的人在同时都统一了意见,毕竟洛克在他们心中的恶毒形象由来已久。当然这种时刻确实需要一个指挥者,虽然只是象征性的,但能够使众人的行动一致,也就不至于那么令人恐惧了。

洛克笑嘻嘻的把枪收进怀里,两手交叉抱在胸前,他忽然有点期待袁穹的表现了,这个神秘的中国人居然只凭人力就瞬间杀掉9个人,真是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袁穹看了看渐渐逼近的众人,冷哼一声,沉声道:“不知死活。”身形一晃。远处的洛克只看见一道绿影一闪,而其他众人则只感觉眼前一花,人群中一颗头颅已经飞起。

众人几乎同时都是一呆,这才发现人群中一人已经失去了脑袋,无头的躯体正缓缓倒下,此时断颈处才开始涌出鲜血,而袁穹正站在人群正中。

几乎在同时,人群中仅有的4个女人晕倒3个,而剩下的一个则发出了高分贝尖锐的吼叫声。这一声惊醒了所有的男人们,一时间仓库里充斥着鬼哭狼嚎,以及以袁穹为圆心的四散奔逃的人。

洛克也呆住了,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急速跳动的心脏,还有收缩的瞳孔。天!这是什么样的杀人手法,太令人震惊了,难以置信的华丽。洛克一边无意识的搓动着双手,一边眼睛也不眨的注视着场中的袁穹,他甚至在心中不停的催促着,催促着袁穹把在场的所有人都杀死。

袁穹瞟了瞟洛克,似乎有些奇怪后者的反应,微微皱了皱眉,身形跃起,飞过逃跑中的一人的头顶,右臂猛的一挥,又一颗头颅飞了出去。紧跟着向前飘出,挥掌拍下,那位刚被改名为斯温森的年轻人头顶已经凹陷,如一块破木片般脆弱。

接下来的情景完全是一面倒的大屠杀,袁穹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谁身边,那人就在下一秒死亡。而这帮小混混已经被吓破了胆,哪还有人想到去反抗?直到站着的人仅剩那个能发出高分贝噪音的女人为止。

袁穹皱着眉忍受着她从声嘶力竭的喊叫最后变为低声的喃喃细语,虽然他根本没想过杀她,仅仅是站在她面前。

那个女人坐倒在地的同时,袁穹把目光定格在洛克的脸上,虽然他见过的白种人屈指可数,不过刚才洛克脸上那种兴奋的表情他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洛克仿佛刚回过神来一样,响亮的鼓着掌,一边缓缓的站起身来:“我不得不承认,这是我见过的最刺激、最精彩的杀人手法,假如不是阁下你该死,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你的朋友了。”

见袁穹没有反应,洛克嘿嘿笑了几声,用脚尖将身边的一具尸体翻过身来:“中国功夫确实名不虚传,以现代的科学力量,根本无法解释一个正常人怎么会以肉体发出机械的力量,啧啧!”

“不过,”洛克伸手将衣领上的一点灰尘拂去“未知的永远比已知的更为强大,比如,象这样!”说着右手猛的握紧。

袁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谁知忽然发现身上一紧,如同被绳索紧紧捆绑一样,连手指都无法活动一下。正疑惑间,洛克已经嘿嘿奸笑着走了过来。

“我的能力就是束缚,这种能力兴许和你的功夫类似,但不同的是,它更难以解释,在科学上,它被称为,超自然能力。”洛克站在袁穹身前,洋洋得意的说。

金发男子心里忽然没来由的涌上一阵烦闷,这对于冷静的近乎残酷的他来说极为少见。微皱了皱眉,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动作虽然细微,不过还是被一旁的池田捕捉到了。池田心里暗笑一下,脸上却装出一副惊醒的样子:“啊!洛克阁下不会是去找袁明远阁下的麻烦了吧?!”

金发男子猛然回头,双眼紧盯着池田,却没有说话。

“我刚刚好象看到洛克阁下在袁明远阁下出去后,对着他使了个眼色,之后也急急忙忙的出去了。”池田根本不和金发男子对视,手指着站在门边的大汉。

金发男子深深的盯了一眼池田,手遥遥向着门边的大汉伸出:“他们现在在哪儿?”

大汉一脸惊恐神色,双手伸出,像在颈边撕扯空气,一边含糊不清的回答:“在……在不远的……旧……旧仓库。”

“带我去。”金发男子的语气冰冷的令人颤抖,一边的池田心里却是笑开了花:剩下的就只有如何把握好尺度了,最好是既能让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小子吃点苦头,又不会被上面迁怒。凭自己当间谍多年的眼光,那个袁穹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一时间池田竟然有些失神,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金发男子和大汉早已不知去向了,硕大的房间内空无一人。池田嘴角撇了撇,缓步出门,接下来就全看自己拿手的表演了。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哈拉沙&砾漠和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