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PS完全失效了,现在的很难确认我们究竟在哪里。”凯文将手中的移动GPS递到另外一个士兵手中,扭头对着本地说。本一抬手看了看手表,不出所料,竟然连表都停了,不由得的一阵本抬手看了看手表,不出所料,居然连表都停了,不由的一阵无奈。虽然自己曾经很期待像这样的神秘之旅,不过,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身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来说,现在这种情况,实在让本连其码的安全感都没有了。。...

“GPS失效了,现在很难确定我们到底在哪里。”凯文将手中的移动GPS递到另外一个士兵手中,转头对着本说道。

本抬手看了看手表,不出所料,居然连表都停了,不由的一阵无奈。虽然自己曾经很期待像这样的神秘之旅,不过,这也未免太离谱了吧?身为一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来说,现在这种情况,实在让本连其码的安全感都没有了。

韩文悦和巴哈走在驼队的最前,正用英语兴奋的交谈着。由于昨夜的一场恶斗,不少人都受了伤,罪魁祸首却是凯文等三人,好在巴哈并未在意这些,昨晚那样的情况,没死人已经是烧高香了。最后还是本出主意,让大部分人留在营地休息,巴哈则坚持要跟本等人一起上路。临行前,韩文悦还见识了一次巴哈联系根据地的方式:一只极大的秃鹫。

昨晚,巴哈针对本等众人是否能去沉睡之塔,还有他们的目的和韩文悦进行了一番交涉。最后在本几乎指天发誓只是去见识见识、考察考察而已,绝不会对外泄露关于此行的一切,而赵知秋也表示对那把剑毫无兴趣,才勉强同意,当然,说服巴哈的过程确实是非常艰难的。

昨晚的一场犹如闹剧的打斗让韩文悦深刻体会到天外有天这个词的意义,虽然自己也习武,但从来没有想到武功居然可以夸张到这个地步。不过这件事反倒拉近了韩文悦和巴哈之间的距离,如今巴哈对韩文悦十分敬佩,甚至邀请韩文悦事毕到他们的根据地一游,让韩文悦又感受了一次阿拉伯人的豪爽和热情。

赵知秋仍然走在队伍的最后,韩文悦原本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受不受的了,打算把行程延后一天,最后才发现一语不发的赵知秋才是最着急的人。不过韩文悦确是十分惊讶赵知秋的恢复能力:缺水晕倒到恢复正常只不过用了半天时间,然后就是接踵而来的激烈打斗,一觉过后又像没事人一样了。唯一改变的似乎是话越来越少,当然原来也不多。

“韩先生,中国功夫能闻名世界,确实有它独到的地方,假如不是亲眼见到,恐怕任何一个人都无法想象以人的身体做出根本违背力学原理的打斗方式。”巴哈一边笑着,一边赞叹。

韩文悦笑道:“任何一个文化的产物,假如能够很好的传承下来,都有它独特的地方,比如昨天您所施展的刀法,在速度和角度方面,可是十分惊人的。”

巴哈呵呵笑了起来,他非常高兴韩文悦能这么说。

“对了,巴哈先生,我想请问,为什么开始的时候圣城那边找到我,委托我来办这件事,现在却又要中断?”韩文悦问道。

巴哈愣了一下:“韩先生,你叫我巴哈就可以了,除非你不把我当朋友。”

韩文悦苦笑着做了个明白的手势,又道:“那么你是否也应该如此呢?”

巴哈一阵大笑,这才开始进入正题:“其实这是我们圣地护卫要求的,因为无论从地形还是宗教等各方面的情况来说,我们都要比你熟悉,原本是计划是,由我们来护卫圣城那边的人取到圣物,然后执行一段路程的护送任务,当然还有这里的戒备。而且,我想你能够理解,对于让中国人来进行这种秘密的任务,无论是教廷,还是我们组织,大部分人还是持反对意见。”

教廷是比较排外的,虽然现在已经是21世纪,情况有所好转,但在重要事件上仍然如此。至于阿拉伯世界,则更加要求宗教和民族的统一,所以韩文悦对巴哈所说的并不在意。

“你说的圣物,应该就是米伽勒之剑吧?”巴哈一口一个圣物的叫,让韩文悦觉得有必要确认一下。

“当然。”巴哈点头:“只不过,根据流传下来的说法,它更接近于一种有神奇力量的物品,而不是人类可以使用的武器。”

韩文悦又问道:“那么,圣地护卫又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呢?我感觉你们行动的规模不小,但假如是这样一个拥有极多悍勇战士的组织,我应该不可能没听说过啊?”

巴哈这次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在韩文悦感觉是不是问到了对方的隐秘的时候才回答道:“其实这也算不上什么秘密,在阿拉伯世界,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存在。圣地护卫只是这个组织中的一个分支,我们组织的全称是‘伊斯兰神圣守护者’,我们所要做的事,其实和韩你的工作性质是一样的。而这个组织的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公元14世纪。”

“请等一下。”韩文悦忽然想起了什么,出声打断了巴哈的叙述:“公元14世纪,那不是十字军东征刚结束不久?在当时那种历史情况下,你们会和欧洲人合作吗?而且还是教廷的人?”

巴哈愣了一下:“没想到你对这段历史这么了解,呵呵。你的怀疑完全正常,而且,据说这个组织刚组建时极大部分人都是曾经战胜过教廷侵略者的勇士。”巴哈收起笑容,正色道:“欧洲的侵略者带来了疫病和魔鬼,令当时已经被战火折磨的面目全非的阿拉伯世界继续饱受着煎熬,神圣守护者组织正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

韩文悦至此才对这个组织有了一些了解,不过对于巴哈口中所说的教廷带来的魔鬼一事还是持保留意见,至少在他看来,教廷的行事方式虽然有些霸道,但却是坚决不和魔鬼同流合污的。

巴哈顿了顿,接着道:“我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神圣守护者的传闻,那时候一直梦想成为一名勇猛的战士。直到后来,我真的实现的梦想,这才发现,其实这里面隐藏的秘密,实在是多的不能想象。据说在与十字军的战争结束后不久,刚刚组建的神圣守护者组织就接到了来自教廷的密信,这却和战争没有关系,这封信的内容,全部是有关沙漠深处的一座高塔,而这座塔在十字军东征之前,一直是由欧洲教廷负责的,直到阿拉伯世界伟大的英雄撒拉丁带领勇猛的战士击败了侵略者,收复了拜占庭和耶路撒冷,教廷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因为,在阿拉伯的土地上没有了根据地的教廷,无法再次给震压魔鬼的圣物举行神圣力量降临的仪式,而直接的后果,是整个西方世界和阿拉伯国家的一次浩劫。甚至于,影响到全世界。”

韩文悦一惊,但紧跟着则多少觉得这番话有些夸张,原因很简单,中国历来有着完善的宗教体系,自己从来就没有怀疑过中国所具有的除魔力量。而且,抛开上古时代不提,除了周灭商,也就是封神榜之外,中国从未发生过可以称得上浩劫的异常事件。

巴哈目光注视着前方,接着说道:“由于当时阿拉伯世界和教廷的关系十分紧张,开始的时候守护者组织普遍认为这一切不过是教廷设下的又一个圈套,并没有理会。直到不久后……”巴哈长出了口气,似乎在酝酿怎样说下去:“异状开始发生,先是教廷的信中所提到的地方,附近的一切活物相继惨死,紧跟着范围开始扩大,当守护者组织查觉的时候,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不知有多少人,惨死在那些奇异并且丑陋的魔物手下。”

韩文悦虽然听的已经入神,但还是觉得有些问题:“照这样说,这么大的事件在历史上似乎应该有记载吧?就算要避开魔鬼这一类的敏感话题,至少会安排一些比较适当的理由吧?”

巴哈看了看韩文悦,忽的一笑:“亲爱的韩,我发现你的每个问题都很尖锐,但我说的确实是事实,至少,在组织内部的文献中,它确实是这么记载的。在那样的年代,死在恶魔手中的人,比起战争中死亡的人数,实在是少的可怜,虽然他们同样令人感到悲哀。”

韩文悦想了想,当时的情况似乎应该如此,于是做了个继续的手势。

巴哈摇了摇头,接着道:“据记载,那一场战斗,几乎损失了所有守护者组织中的精锐,那些全是真主赐福的英勇的阿拉伯战士,也只有他们,才能对抗魔鬼。”

这几句话语气十分低沉,韩文悦也不禁对那些牺牲的勇士肃然起敬。

“应该说,值得庆幸的是,圣物的力量并没有完全失去,所以,只是逃出了几个只会使用蛮力头脑简单的魔物,离真正的魔鬼还有一定的距离,不然,恐怕守护者组织也不会存留到今天。”巴哈笑了笑,接着又道:“后来,守护者组织终于接受了教廷方面的建议,进行了第一次合作,当然,是在极度隐密的情况下进行的。”

韩文悦还是觉得有点疑问,按常理来说,圣物的力量减弱,最先逃出的应该是力量比较强大的高级魔物,但这问题在脑中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毕竟巴哈也只是从记载上了解到的,恐怕这个问题他也无法回答。

正说到这里,凯文在后面喊道:“大家先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午餐时间到了。”

韩文悦抬头看了看,见日头确实已经挂在中天,只好对着巴哈笑道:“先吃完午餐再继续说吧。”

这附近的沙地非常平坦,根本看不到大一点的沙丘,奇妙的是风也非常轻柔,假如不是头顶的太阳依然那么毒的话,韩文悦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某个海滩度假。

赵知秋一个人斜靠在一匹卧下的骆驼身上,一边嚼着手中的旅行食品,一边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的神情更奇怪,似乎很茫然,不时的摇摇头,他吃东西的表情让韩文悦想起一个词:如同嚼蜡。当然,不用问也知道现在的情况让自己这个考古学家叔叔无法理解。

韩文悦并不怎么饿,很快就感觉吃饱了,看了看旁边的巴哈,后者吃的虽多,但胜在速度快,两人相视一笑,正要继续未说完的话题,谁知道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一边溜了过来。

“喂!韩,我想拜托你件事。”杰克低声道。

“哦?”韩文悦到是头一次见这家伙不扯着嗓门喊的:“什么事?”

“嗯……你可不可以教我功夫?”杰克用手比划了几个不知道从哪部功夫片中学来的动作,一边说道。

韩文悦一阵好笑:“你的功夫已经很不错了啊,照我看,能打的赢你的人应该不多才对。”

“不不,你并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杰克挠了挠头:“我说的是你那种飞来飞去的功夫。”

“哦,那个啊?”韩文悦耸耸肩:“恐怕你机会不大了,那种功夫需要以……气为基础,要从小时候就开始练起的。”

“什么?!”杰克一声怪叫,引的众人都向这边看过来:“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那也不是,一般来说,嗯……小孩子的身体由于正在生长阶段,所以对于真气的锻炼比较有好处,同样,也比较容易产生真气。”韩文悦一阵头大,跟一个外国人用英语来解释真气的产生和作用,恐怕和对牛弹琴的难度差不了多少。

“真正的气?”杰克大瞪着眼睛“那是什么东西?”

“果然如此。”韩文悦叹了口气,心中一阵无奈,他实在是没有耐性跟这家伙解释这些,估计说一整天,这家伙也不会明白。

“等等!你说那也不是,那么证明还是有办法的吧?!”杰克喊叫道。

韩文悦心里又是一阵苦笑,早知道就不这么说了,口中应道:“有是有,但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真正的中国武术,至少得修炼5至10年才能小有成效,成年人的话,时间会更长。”

杰克心道:5年?长是长了点,不过5年后就能去好来坞拍电影了,也不算太晚。想到这里,急忙回答:“我学我学!拜托你一定要教我!”

“啊?!”韩文悦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执著,但他可不想去哪儿都带着这么个喜欢惹事生非的家伙,只好回答:“等这件事完了再说吧。”

看着杰克手舞足蹈离开的背影,韩文悦对着身边的巴哈一阵苦笑,巴哈也被逗乐了:“韩,你的同伴非常有趣。”

韩文悦笑了笑:“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

“好。”巴哈略沉思了一下“第一次的合作据记载,是在1344年,和我们组织建立的时间仅仅相隔2年。之后,每220年需要给圣物举行一次必要的神圣仪式,以保证圣物的力量足够强大。”

韩文悦听到这里,对这次的委托人不禁颇有些抱怨,当初委托自己的时候只说明这件事非常重要,却拒绝提供任何多余的资料,由于委托人是师父带来的,加上自己的好奇心也确实过强,再加上本叔叔的邀请,稀里糊涂就来了撒哈拉。假如不是遇到巴哈,恐怕整个任务结束了都搞不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在第一次合作之后,随着守护者组织的规模开始扩大,于是就产生了专门负责每220年一次护送的圣地护卫团,而在平时,我们的任务就是看护这里,负责监视一些异状,以及防止不知情的人靠近这里。”

这时凯文开始招呼众人上路,韩文悦和巴哈两人起身向骆驼走去。

“那个旅馆老板卡瓦齐,也是你们的人吧?”韩文悦忽然道。

巴哈猛的站住了,扭头看着韩文悦。

韩文悦像是根本不在乎他的目光,一边慢慢的向骆驼走去,一边道:“汉莫虽然是个不错的地方,但一个正常人,怎么会想到去沙漠中心开旅馆?而且投资还那么大?它需要多久才能赢利?30年?50年?而且,卡瓦齐还说过,汉莫没有沙暴。他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整个撒哈拉大沙漠,恐怕只有圣地附近的天气是如此平静的吧?”

巴哈回过神来,紧走几步几乎和韩文悦在同一时间跨上了骆驼:“很抱歉我开始没有提这件事。卡瓦齐确实是我们的人,他是负责情报工作的,所以身份比较隐蔽。”

韩文悦笑道:“其实我只是觉得那个旅馆的位置未免太奇怪了,猜测而已。请你接着说。”

巴哈似乎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嘿笑了两声,才道:“一般来说,圣地护卫都被认为是组织中最神秘也是最清闲的存在,因为护送任务要200多年才能轮到一回,平常只是执行一些巡逻或是守护的任务,并没有什么危险性,而且这种东西根本不用担心有魔物会来抢,毕竟圣物对于魔鬼就像是猫和老鼠的关系,还没有听说哪只老鼠敢绑架猫的。”

韩文悦笑了笑,巴哈的这个比喻虽然简单,倒也形象“那么人呢?恐怕这样历史悠久的东西对于人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诱惑吧?”

巴哈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知道这件圣物的人在全世界也不会超过100个。”

韩文悦点了点头,看样子加上自己几人,巴哈组织里的人,当然还有教廷的人,满打满算也就100人吧。不过自己好象漏掉了什么,一闪念间又想不起来了。

巴哈晃了晃腰间挂着的弯刀:“说起来这是我第一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执行这样的任务了,居然会出现状况,呵呵,很意外,但同时也很兴奋。”接着把刀拔了出来,屈右臂将刀竖在胸前“假如那些魔鬼敢来的话,我会用生命,和手中的刀,来捍卫伊斯兰战士的尊严。”

说这话时,巴哈一脸的庄重,轻风将他的头巾拂起,黑红的脸膛写满了肃穆,就连那道可怖的刀疤似乎都闪烁着红光。韩文悦一时间竟然也被他的豪气所感染,原先的担忧、疑虑刹那间抛到了九宵云外,大有刀山火海我必闯的决心。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25)

我要评论
  • 属于撒&面积的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