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文悦是一皱眉头,在他的印象里,赵慕白并不这么争强好斗啊。想起这里,站站起身向长老说了声很抱歉,边跟随巴哈向内走去。亚历克斯也跟了上去,脸色表情居然非常严肃认真“请安心,亚历克斯也跟了上来,脸色表情竟然十分严肃“请放心,韩先生,教廷有规定,不允许伤害普通人。”。...

韩文悦也是一皱眉,在他的印象里,赵知秋并非这么好斗啊。想到这里,站起身向长老说了声抱歉,一边跟着巴哈向外走去。

亚历克斯也跟了上来,脸色表情竟然十分严肃“请放心,韩先生,教廷有规定,不允许伤害普通人。”

“我想你会错意了。”韩文悦忽然回头一笑“我担心的正是你那位下属,麦格先生的人身安全。”

在亚历克斯错愕之际,韩文悦已经和巴哈闪身出了门,亚历克斯耸耸肩,随后跟了上去。

韩文悦一边向外走一边听巴哈下属的报告:“赵先生方才在塔门口,想闯进去,负责附近警戒工作的圣地护卫急忙上前阻止,向他解释进塔必须得到巴哈和部落长老两人的批准,赵先生不予理会,我们和他正在僵持阶段时,麦格先生和几个圣城来的人走了过来,他们两人不知道因为什么事争吵起来。”

韩文悦心里清楚,麦格刚才在屋内被赵知秋一句话气的够呛,再见的时候当然不会善罢甘休了。

那个前来报信的阿拉伯汉子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来,有些犹豫的看了看韩文悦身后的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外表散漫,其实十分精明,摆了下手“有什么尽管说,不用介意我。”

那汉子点了点头,接着道:“麦格先生似乎……总是说不过赵先生,越来越愤怒,便要求和赵先生决斗,赵先生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因为两方都是客人,所以这件事我们不好插手阻止。”

韩文悦越听越觉得恼火,在他的印象里,西方教廷的神职人员都是彬彬有礼的人,再者,有种说法是:并不是所有的贵族都是骑士,但所有的骑士都是贵族。谁想到在这里碰到的麦格竟然是如此蛮不讲理、言语刻薄的家伙,对自己无礼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主动挑起争斗。

亚历克斯听完巴哈手下的叙述,当然明白这件事的起因完全是因为麦格,不管赵知秋要做什么,在这里那也只是圣地护卫的事,只要没进入塔内,轮不到自己这边插手。见韩文悦脸色阴沉起来,急忙走快几步和韩文悦并行“韩先生,虽然我们在教廷是负责战斗的,但同时也是被严格禁止私斗的,总之,这件事调查清楚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这一番话倒说的合情合理,让韩文悦的怒气也打消了大半,一时间不知怎样回答才好,叹了口气才道:“到时候再说吧,希望能在他们决斗开始之前赶到。”

“嗨!韩!发生了什么事?”

背后一阵叫嚷,韩文悦一回头,见本带着凯文杰克麦格三人跟了上来,不由的一阵头大。其他人倒也罢了,杰克可是属于那种没事还要找点事出来的家伙。

几人紧走几步赶上韩文悦,本问道:“文悦,知秋和人打起来了?”

韩文悦点头“其实也没什么,本叔叔,你们不必过去了。”

本一脸严肃“那怎么行?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同伴,更何况知秋在危急的时候也帮过我们。”

“没错没错!”杰克接过话头“他还救过我的命,谁和他过不去,我就让他吃子弹。”说着挑衅般的看了一眼一旁的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冲他笑了笑,也不介意。

韩文悦沉声道:“我们是去劝架的,杰克,你不要乱来。”

杰克干笑了两声“当然!当然!放心吧,我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韩文悦知道跟这家伙纠缠下去没什么结果,也不再说话,众人快步向广场中央走去。

显然赵知秋和麦格两人的动作要比韩文悦等人快的多,当他们赶到的时候,两人的决斗已经开始了。场中的麦格手执一把巨大的双手剑疯狂的向赵知秋砸去,每次挥出总要带起一阵风声,竟似和赵知秋有深仇大恨一般。

赵知秋手中的武士刀从来不和对方大剑硬碰,仗着步法灵活,围在麦格身边游斗。麦格的剑太重太大,再加上身体不够灵活,隔挡的时候总是慢半拍,赵知秋的刀总能命中他的身体。也不知道是不是赵知秋手下留情,刀锋在他身上一沾即走,几次交锋过后,麦格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划成条状。

亚历克斯的脸色一沉,作为旁观者,他何尝看不出两人的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急忙出声制止“麦格,住手!”

麦格却不领情,嘿嘿一笑“亚历克斯,你难道看不出吗?他的这把破刀连我的盔甲都砍不进去,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的。我还要让教廷那帮老头子明白,我们西方的事,不需要愚蠢的中国人来插手,永远不需要!”

这番话说的韩文悦本已经平息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就连巴哈都觉得麦格这人实在是不知好歹,任何人都看的出,赵知秋之前的任意一刀,只要取位再靠上一点,麦格的头都不知道掉了多少次了。杰克更是大叫:“赵!踢他的神父屁股。”亚历克斯和麦格身后的几个教廷的人则是露出尴尬的神色。

众人正转念间,场中形势已有了变化。麦格抓住赵知秋的一个破绽,双手举剑当头向赵知秋砍去。

围观者中已有人发出惊呼声,而见过赵知秋身手的韩文悦却并不担心,虽然赵知秋这个破绽实在是出现的有点莫明其妙。但这样的速度赵知秋完全可以应付的过来,更何况是这种毫无花巧又没有内力辅助的正劈。

果然不出韩文悦所料。就在快要被剑砍中的时候,赵知秋右手向回一收,武士刀由平伸变为斜贴在腰际,同时身子原地转了一周,以身侧险之又险的避过这一剑。再转过身时,借力将刀猛的向上挥出,众人只能看到一团耀眼的亮光闪过!

一阵衣帛破裂声响起,麦格身上罩着的那件长袍已经被赵知秋这一刀剖成两半,飘落在地上。

麦格目光惊恐的后退几步,扔掉手中的大剑,双手慌乱的在身上了脸上乱摸。刚才他只感觉刀锋发出的寒气从他眉间掠过,本能的以为自己已经中刀了。

旁观众人也是被这一刀吓了一跳,几个教廷的人更是发出惊叫声。只有韩文悦看出了这刀的力度和角度控制非常巧妙,可以说,刀刃再向前一分就会伤到巴哈,而再靠后一点便切不开那极厚的粗布衣了。

目光转向麦格这边,韩文悦却是看的一愣,他实在没想到,麦格宽大的袍子里面竟然穿着一件锁子甲,看样子,还是连身的那种。

这种由铁丝加铁环焊接成的护甲是中世纪贵族骑士的必备之物。制作锁子甲的铁丝并不经过回火,目的是为了保持其柔软,因为回火后制成的锁子甲在受到打击时会发生崩裂,无法防止剑刃的伤害。柔软的锁子甲则会通过变形从而吸收打击力量并阻止进一步的切割。此外,所有的锁子甲都会损伤剑刃。也难怪麦格放出大话,以现代的锻造技术来制造锁子甲的话,它对于刀剑的防护力量是惊人的,即使是以锋利著称的武士刀,也拿它毫无办法。

“还要再试吗?”赵知秋将刀插回鞘内,掌心在刀柄上一磕。一旁的杰克已经发出放肆的怪笑声。

麦格终于确认自己没有受伤,深吸口气,拾起地上的剑,后退几步,低吼道:“帕杰洛,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他身后不远处,一个一身神职人员打扮的年轻人应道:“麦格,我看还是停手吧。”

“闭嘴!照我说的做!”麦格一声怒吼。

亚历克斯一惊,大声喊道:“麦格,你想干什么?这是被禁止的!”

“帕杰洛!”麦格没有理会亚历克斯,这次简直是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那个叫帕杰洛的神父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对面的亚历克斯,有些无奈的举起双手,紧跟着表情变得肃穆了起来,口中念诵道:“天主圣神,请降临,充满您信众的心,并在我们心中燃起您的爱火,使我们蒙受再造之恩,并使您的光芒降临……”

韩文悦清楚的看到,随着帕杰洛的念诵,麦格身上逐渐笼罩上一层白色光芒。

赵知秋这时候也没闲着,左脚在前,右脚在后,身子微弓,右手停留在离刀柄几寸的距离。

是拔刀术的起手势!韩文悦心里一紧,不禁有些担心这次决斗的结果,急忙出声道:“知秋……”

“放心,我有分寸。”赵知秋似乎知道韩文悦想说什么,出声打断了他的话。

亚历克斯一阵恼火,快步奔到麦格和赵知秋中间,张开双臂“停手麦格,假如你现在收手的话,我会向主教大人解释这一切,减轻对你的处罚。”

麦格缓缓的举起双手剑“很遗憾,你的提议,我没兴趣。”

亚历克斯一愣,而这时,帕杰洛最后的一声“阿门。”已经念毕,麦格大吼一声向前冲去,速度之快恐怕比一位短跑冠军也要强出不少。肩膀微侧,狠狠的撞在亚历克斯的右胸,把挡路的亚历克斯掀翻在一边,速度不减的冲向赵知秋,手中大剑以极其惊人的声势砸了下去。

众人也被麦格的速度吓了一大跳,韩文悦则大致有些明白,刚刚那阵祈祷,恐怕是在麦格身上加持了某种魔法,也无怪亚历克斯那么生气,神圣的祈祷被用来进行私斗,主教知道了还不背过气去。

就在众人惊叹麦格速度的同时,赵知秋低喝一声“月舞旋刃!”右脚猛的斜踏出一步,躲开了速度极快的一剑,身体撞进麦格怀里,左脚一顿,反方向转了一周,同时武士刀贴身抽出,借旋身之力在麦格盔甲上划了一下,响起一阵刺耳的金属磨擦声,麦格也仿佛不受控制的退了一步。如此赵知秋转了三圈,金属磨擦声响了三次,麦格后退了三步,最后麦格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地上。

围观众人此时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直到赵知秋再次还刀入鞘,转头对着已经站起,一脸茫然的麦格道:“你现在的样子,不去跳肚皮舞真是太可惜了。”众人这才发现,麦格的锁子甲腹部位置连同内衣被切开个大口子,此时正露出长满浓密汗毛的肚皮,不过却看不到一丝血痕。不由的对赵知秋精妙的刀法发出赞叹的声音。

韩文悦却是看的清清楚楚,赵知秋每转一周就用左手刀鞘点一下麦格的前胸,想来是控制对方身体后仰或前倾的幅度,最绝的是身体旋转,刀锋的角度却是不变,三刀每一刀都切在同样的位置,同时利用旋转将刀改为锯子使用,最大限度的减小了刀刃的磨损。

要知道,柔软的锁子甲会通过变形从而吸收打击力量并阻止进一步的切割,但如果斩击时角度足够精准,力度足够强劲,剑刃便会将锁甲切开。

韩文悦自问和麦格这样的人对打的话,自己有信心在半分钟内结束战斗,前提是使用内力,但那样的话麦格肯定会受伤。像赵知秋这样单凭刀法的精妙就能完全压倒对方,目前这种情况下,实在是最好的结果了。

教廷的几人和巴哈同时抢上前去,在确定麦格没有事才松了口气。

巴哈见麦格脸色铁青,生怕两人再闹起来,急忙说道:“各位,我想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下午还要安排明天进塔的事情,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吃饭吧。”

亚历克斯则是冷着脸对麦格道:“等回到圣城后,你自己去向主教大人请罪,还有你也是,帕杰洛。”接着转过身,对韩文悦道:“韩先生,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我表示歉意。”

韩文悦自亚历克斯刚才冲上去阻止麦格,已经对这个外表散漫的人很有好感,急忙回答“亚历克斯先生,中国人有句话叫不打不相识,我想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亚历克斯笑了笑,道了声“失陪。”领着几人向广场的另一面走去。

韩文悦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接着走到赵知秋身旁“知秋,你想自己进去?”

“对。”赵知秋回答的很干脆。

“为什么不等我们一起?”

“没有必要。”

虽然赵知秋的回答在意料之中,韩文悦还是无声的叹了口气“我可以算是你的朋友吗?”

赵知秋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是。”

韩文悦笑了笑“那么,我想以朋友的身份提个建议,你也知道这座塔中存在很多不为人知的生物和危险,那么,你自己进去,假如出了什么事,你还如何完成你的目标?”

见赵知秋张口欲言,韩文悦少见的抢着说了起来“听我把话说完,如果我们一起的话,我想,即使发生什么事,危险也会大大降低,而且,我们的目的并不冲突。”

赵知秋沉默了一会,才回答:“好吧,你的提议我接受。”

韩文悦一笑“那么,去吃午饭吧。”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99)

我要评论
  • 属于撒&分布。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