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时间总是会过的迅速,本来大家朋友相处非常很融洽,很融洽的让韩文悦忘了了眼前那贫困的令人哀伤的环境。但一直到太阳偏西,阿里莫汉肯定要款待大家吃饭时,众人看见他小心翼翼的捡但直到太阳偏西,阿里莫汉一定要招待大家吃饭,众人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捡起不注意掉落在地上的玉米粒,那凝重的表情,还有那看不到一丝油星的汤,让现场再次沉默下来。。...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原本大家相处十分融洽,融洽的让韩文悦忘记了眼前那贫穷的令人悲伤的环境。

但直到太阳偏西,阿里莫汉一定要招待大家吃饭,众人看到他小心翼翼的捡起不注意掉落在地上的玉米粒,那凝重的表情,还有那看不到一丝油星的汤,让现场再次沉默下来。

“很对不起各位,家里只有这些了,还有点酒,不过味道可能不大好。但整个部落只有我有酒而已哦。”说这话时阿里莫汉一脸的满足。

当笑容满面的阿里莫汉颤抖着给众人端上一罐罐如同清水般的“菜汤”,以及灰黑的饼,带着刺鼻酒精味的酒,还有那唯一看的过眼的烤的焦黄的玉米时,韩文悦觉得心里一酸,眼睛也有些发热,急忙转过头去。

阿里莫汉随手将两张饼递给门口站着的两个部落里的小孩子,搓了搓手,尴尬的笑了笑“韩先生,实在抱歉,这样吧,我去邻居家看看,他们可能还有一些干肉。因为阿卜杜勒需要营养,我们分到的在前几天已经吃完了。”

“不用了,我想这些食物一定非常可口。”赵知秋咬了口饼“你说是吗?文悦。”

“是啊文悦,这汤的味道非常好。”本端着罐子,适时的插了句话。

韩文悦慌忙摆手“不必了,阿里莫汉先生,非常丰盛、非常独特的晚餐。”说着急忙捧着罐子喝了一大口,汤的味道倒确是不差,十分清淡,同他以前喝过的都不同,只是似乎盐的质量不好,咸中略带点苦涩,倒是十分符合自己现在的心情。

巴哈怎么会不知道韩文悦现在的想法,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凯文和泰格都是默默的吃着,对于凯文这种老资格雇佣兵来说,食物的好坏并不重要;而泰格小的时候过的日子也十分贫穷,现在的情况让他有点触景生情,倒也根本不在乎食物丰不丰富。

杰克却是大口大口的喝着汤,咬着饼,一边咕哝着“味道不错,嗯,真是难得,好吃,就是这酒实在是不怎么样,比我喝过的最差的酒还要难喝。”

阿卜杜勒笑道:“原料实在不怎么样,就只有在味道上下工夫了,相信不会很难吃。不过酒就实在没有办法,最便宜的酒,自然也是最糟糕的酒。”

杰克一听这话,放下罐子,忽的站起身来,一溜烟跑了,弄的大家一个个瞠目结舌,不知道他在搞什么把戏。

大概也就3分钟的时间,杰克又一阵风般跑了进来,手里拎着3个水壶“看看这是什么?上等的威士忌!阿里莫汉,这次如果大家喝不完,剩下多少,全是你的!”

众人不由的面面相觑,凯文则是皱起了眉头“杰克,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允许带酒,你违反了……”

“好了好了,队长,这是唯一的一次例外。”杰克笑嘻嘻的摆摆手“我发誓,我只喝一点,剩下的全部送给阿里莫汉。”

本也笑着给杰克解围“凯文队长,我们吃了阿里莫汉先生这么多食物,也没有办法补偿他,杰克这次实在是帮了我们大忙,我看你的训斥还是免了吧。”

凯文何尝不是这么想的,只不过他严肃惯了,况且也明白这种风气实在是不能有。当下耸耸肩,也不再多说什么。

现场的气氛再次热烈起来,大家都显得很高兴,就连赵知秋,嘴角也略向上翘了翘,只不过不容易察觉而已。

韩文悦看着开心的阿里莫汉和阿卜杜勒,也觉得很欣慰。但当他看到接下来那可怜的老人将众人面前那一罐罐的劣质酒小心翼翼的倒进一个大坛子,生怕洒出一点时,他的心不由的又涌上一股酸涩。

赵知秋不会喝酒;凯文以要保护本为由拒绝了;泰格和阿卜杜勒从不喝酒;本和巴哈只是象征性的轻尝了一点。结果真正喝酒的人只有阿里莫汉和杰克。看两人推杯换盏喝的热闹,韩文悦不由得想,要是云帆和小鳞在,恐怕场面要比现在还热烈好几倍吧,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怎么样了。

杰克少见的遵守了承诺,韩文悦目测,他至多只喝了不到半壶的酒,然后将剩下的全部推给了阿里莫汉。

阿里莫汉虽然馋的要命,但一下接受这么多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急忙推辞,称自己只需要一壶就够了。谁知杰克那家伙竟然板起面孔,硬说阿里莫汉想害他破坏队规,搞的众人一阵哄笑。

最后阿里莫汉还是收下了所有的酒,而韩文悦也头一次感觉杰克这家伙有些可爱了。

晚餐已经结束,但太阳还没有落山。待阿里莫汉把屋内收拾停当后,众人又围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阿里莫汉先生,我发现阿卜杜勒的身体确实很虚弱,但精神却非常好,他到底有什么病?”本习惯性的叼着烟斗问道。

阿里莫汉拿着一个坛子给本面前的罐子加了些清水,躬了躬身,才回答:“他的腿是先天性的残疾,而其它方面,由于部落不允许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出村,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办法查清。”

韩文悦在一旁听的直皱眉,虽然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应该保持它本身应有的制度,但什么事能大过人命?不能变通一下么?想到这里,韩文悦插话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阿里莫汉愣住了,显然从来没有人问过这样的问题,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而本也适时的给他解了围“任何一件事都有它的利弊,就像你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同样,任何一种社会制度都有它有利的一面,自然也有它的弊端,这是定理,没有办法改变。你现在只看到它的坏处,却没有发现它的优点。”

韩文悦十分不服气“一个社会制度如果连最起码的人命都能忽略,它还有优点可言吗?更何况,这里只有400多人,能算什么社会?”

本笑了笑,不答反问:“你注意到这部落中的一切了吗?它们有什么不同?长老、酋长还有阿里莫汉,他们的穿着、住的房子、吃的食物,有什么不同?”

韩文悦一愣“好象没什么不同……”他忽然意识到本想表达的意思了“您是说……”

本又笑了笑,手里摆弄着烟斗“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吧。人类喜欢群居,当把任何一个数目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想要继续共同生活下去的话,就会立即联合并组成一个社会,这和人数多少并没有太大关系,更何况,这个部落不是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么?”

本顿了顿,又道:“现在回答第一个问题。没错,虽然这里贫穷、封闭,但这个社会恰恰可以最大限度的缩短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会因为地位的不同而产生明显的贫富分别。这就是它的优点。”

韩文悦不得不承认,本说的极有道理,他忽然想起中国古代陶渊明所著的《桃花源记》,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每天辛苦的为了生活奔波,而又不得不无奈的接受现实的人们,这里,不正是个桃花源吗?虽然,它的自然环境要比书中描写的差了好多。

见韩文悦在沉思着,本转头对着阿里莫汉道:“阿里莫汉先生,我答应过帮助你的儿子,但很明显医疗设备不能在这里用,而部落的规定又不允许族人出去,我想……”

‘啪嚓’一声,阿里莫汉手中的坛子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这个老人已跪在本的面前“本先生,我求求您,我愿意做一切,我可以找很多的古物给您,请您帮助我的儿子。”

本被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搀扶阿里莫汉。

一边原本半躺着的阿卜杜勒也激动起来,挣扎着刚坐起来却又摔倒在毯子上,韩文悦急忙奔过去扶住他。

阿卜杜勒感激的看了韩文悦一眼,喘了几口气才道:“爸爸,不要这样,本先生也有他的难处。”

屋内再次陷入沉默,凯文和巴哈眉头紧皱;泰格和杰克也都板着脸一言不发;赵知秋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去望向窗外。

本一时间极为尴尬,伸手搀着阿里莫汉“请你先起来,我们再谈好吗?”

此时的阿里莫汉,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本先生,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妻子,我不能再失去我唯一的儿子,我求求您……”

本叹了口气“我并没有要拒绝的意思,请相信我。只是我觉得部落里的规定是个大麻烦,恐怕很难说服长老和酋长让你儿子离开。假如能解决这个难题,我敢保证阿卜杜勒可以接受世界上最好的治疗。”

阿里莫汉张了张嘴,呆了半晌,用破旧的袖子掩面又哭了起来。那苍老凄凉的哭声让众人心里都感到悲伤。

本又叹了口气,他也想帮助他们,但又能怎样呢?正像自己开始所说,这里能够实现平等,但这种平等同时也是用自由换来的。

“各位,发生了什么事吗?”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众人都抬起头来,见亚历克斯站在门口。

亚历克斯见众人一语不发都望向他,愣了愣“不好意思,我见门没有关着,所以就进来了,各位请别介意。”

本挤出一个非常难看的笑容“亚历克斯先生,这并没有什么。你来是有什么事么?”

亚历克斯诧异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哭泣的阿里莫汉,回答道:“哦是这样,要做的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刚好无聊的很,听长老说各位可能在这里,便找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

亚历克斯边说边领着门外的人走了进来,原来罗琳和帕杰洛也跟来了。

韩文悦终于又如愿见到罗琳,但自己现在心情实在糟糕,勉强向对方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就低下了头。

亚历克斯三人坐下后,终于发现屋内的气氛不正常“各位,我们来的好象不是时候,依我看,不如明天早上再见吧。”

韩文悦急忙道:“不,亚历克斯先生,并不关你的事。”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或许能帮上点忙。”亚历克斯又看了看还在抽泣的阿里莫汉。

本微微摇了摇头,但还是开口将众人先前所讲的说了出来。

亚历克斯皱皱眉,看的出他也在思考。屋内又陷入了沉默。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46)

我要评论
  • 原的绝&大部分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