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白过了多久,或许5分钟,或许10分钟,起码韩文悦不明白道时间,他脑子里全是阿里莫汉那悲凉的哭声和阿卜杜勒失落的面孔。亚历克斯突然间拍了动手“有办法了!这件事我想巴哈一愣“我?!”。...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10分钟,也许20分钟,至少韩文悦不知道时间,他脑子里全是阿里莫汉那凄凉的哭声和阿卜杜勒沮丧的面孔。亚历克斯忽然拍了下手“有办法了!这件事我想并不难办,但是需要巴哈先生帮个忙。”

巴哈一愣“我?!”

“没错。首先,巴哈先生提出你们圣地护卫方面可以送给部落一部份,嗯……蔬菜种子吧,这个诱惑力比较大。但是由于在沙漠地带,所以种子非常不容易成活。然后我再向酋长提出带阿卜杜勒去圣城深造关于农业和建筑学的知识,这不就行了吗?”亚历克斯笑道。

这次众人都是一愣,一旁一直没有发言的帕杰洛开口道:“请等一下,亚历克斯,这不是欺骗吗?你是忠于主的神圣骑士,怎么可以出这样的主意?还要参与进去?”

亚历克斯耸耸肩“我不是神父,我不需要理会那么多,更何况,等阿卜杜勒的身体康复了,由圣城方面为他安排一次深造,不就不算欺骗了吗?再说这里每220年就要来一次圣城的人,平常也是这里的人在第一线监视着有没有异状发生,于情于理,圣城都需要对这里负上一定的责任,不是吗?”

见帕杰洛还要说话,亚历克斯摆了摆手“你不是神父吗?神父做为主在人间的执行者和传道者,不是更应该帮助别人吗?像他们这样可怜的人你不帮助,你打算去帮助谁?或者说,你有更好的方法?比如,你祈祷然后出现神迹治好了阿卜杜勒?”

帕杰洛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还好他做为一名神父还是极用涵养的,当下也不再说话。

众人正没主意的时候,杰克却又一嗓子喊了出来“如果实在想不出就不要想了,凭我们的实力,从部落里把他们两人抢走也不算什么难事。”

巴哈、阿里莫汉父子和亚历克斯三人都吃惊的望着杰克。杰克本人却是颇有些得意,正要往下说,身旁的凯文怒喝了一声:“杰克,闭上你的嘴!”

韩文悦对着巴哈和亚历克斯摊了摊手,却是连苦笑的心情都没有了“很抱歉,他比较喜欢开玩笑,几位请不要介意。”

巴哈点点头,接着道:“我倒认为,亚历克斯先生所说的应该可行。”

“哦?!”正在思索的本眼睛一亮“为什么?”

巴哈又道“按亚历克斯先生的说法,这毕竟是为了部落的人民着想,况且,阿卜杜勒也是全村最好学最聪明的一个,他由于身体原因不能接阿里莫汉的班,而现在也没有很好的继任者,酋长也很担心这个问题。”

本问道:“会这么简单吗?这可是部落千百年来遗留下来的制度。更何况就算酋长同意,长老一般都是老顽固,呃,很抱歉我这么形容,长老会同意吗?”

“至于长老,他可能是整个部落最开通的人了。”见本露出疑惑的神情,巴哈又道:“长老年轻时曾干过和阿里莫汉一样的工作。”

本恍然大悟“哦!这就不难解释他为什么会说英语了。”

已经听的呆了的阿里莫汉急忙用袖子擦擦眼睛,给亚历克斯捧上一罐清水。

亚历克斯笑着接过,道了个谢才道:“巴哈先生把我想说的全说了,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亚历克斯把食指竖起放在嘴前“这些可不能让部落里的其他人听到,不然效果可就大打折扣了。”

看到阿里莫汉父子又露出了笑容,韩文悦也高兴起来。

从阿里莫汉家出来时已经是满天星斗,根据亚历克斯的怀表显示,已经是晚上9点。

原本罗琳提议去村外走走,欣赏一下夜晚的沙漠。结果众人纷纷推辞,到最后,只剩下韩文悦。

韩文悦也不知道众人是否是有意,但方才亚历克斯挤眼的动作和巴哈古怪的笑容以及本那饱含深意的一眼都让他感觉像是一个陷阱,尽管自己非常愿意跳进去。

而亚历克斯临分手时那几句耳语也让自己大是郁闷。

“韩先生,自由恋爱是崇高的,不过我非常郑重的告诉你,你不能对罗琳做任何事,或者说,现在不能。她需要保持处/女的身份直到此行结束。”说这话时亚历克斯一脸的怪相,实在看不出哪里郑重。

“什么啊!亚历克斯先生,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韩文悦哭笑不得。

亚历克斯怪笑了几声“啊!所以我说,我宁愿冒着生命危险战斗也不会去做什么神父,更不会妄想爱上一个修女。你知道吗?圣城实在是太闷了,不过话说回来,圣城有不少的美女哦!瞧瞧我在乱说什么,嗯这些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但刚才我说的你要记着,不然,全欧洲所有的神父天天追着你念圣经给你听要求你忏悔,那滋味恐怕不大好受。好了,再见!”

韩文悦一边想着亚历克斯刚才那一番乱七八糟的话,一边和神情兴奋的罗琳向村外走去。原本以为凭着巴哈给的一面铜制的蝎形徽章,两人能顺利的出村。谁知道和村口的守卫语言不通,坚持不放行。

韩文悦见罗琳有些兴趣索然的样子,不禁大起怜香惜玉之感。抬头看看不到4米高的围墙,心想就算抱着罗琳跃过去也没什么大问题,却又不知怎么开口。毕竟像罗琳在他心目中圣洁如天使一般。

正犹豫间,善解人意的罗琳替韩文悦解了围“我们去广场看看月亮就好了。”

此时广场上的护卫早已撤走不少,远远望去只有塔门口有两个人坐在那里。

当身着月白色修女长袍的罗琳站在空旷的广场上时,轻风拂动她的衣角,明亮的月光洒满了她的全身,整个人如同笼罩在乳白色光环中一样,韩文悦又呆住了。

罗琳转过身,见韩文悦呆呆的望着自己,笑道:“韩先生,你在看什么?”

韩文悦这才回过神来,只觉得脸有些发烧“对不起。但我想说,你看起来像一个天使。”

罗琳又笑,一边伸手将修女头巾缓缓除下,露出略有些卷曲的长长金发,一边道:“从没有人这样说过,更何况,除了壁画和雕塑,我也没见过天使究竟是什么样子。不过,我倒觉得韩先生很像壁画中的米伽勒天使长呢,很英俊。”

韩文悦无意识的点点头,眼前一头金发的罗琳是另一种美,假如说修女时的罗琳是圣洁的美,那么现在的罗琳就是动人的美。

罗琳重新抬起头看着天空,轻轻的道:“我从小在圣城长大,从没有离开过那里,没想到外面的世界这么美。”

韩文悦很想说:再美的景色也及不上你美。但话到嘴边却又生生咽了下去,只得无意义的“嗯”了一声。

罗琳沉默了一会,忽然笑道:“好纯净的天空,感觉月亮和星星离我们很近,真想飞到天上去。”

韩文悦忽然觉得罗琳说什么自己都会照着做,因为他险些就说出:我带你飞上去看它们。但幸好他很快反应过来这并不现实。

四下里看了看,整个部落最高的建筑就是这座塔了,一个如同3层大教堂般的顶上耸立着一座尖塔。单是那如同基座的3层,据韩文悦目测,就有正常的5、6层楼那么高了。而它旁边的清真寺,虽然也是这里极为雄伟的建筑,但可能受限于部落的人力财力,比起塔底的那三层来说,还要略低一些。

韩文悦又目测了一下两座建筑物之间的距离,已有了计较“咱们到屋顶去看,好吗?”

罗琳疑惑的眨了眨眼睛,但随即点了点头。

韩文悦笑笑,习惯性的向罗琳伸出了手。这一切是竟然是那么的自然,当韩文悦反应过来的时候,罗琳的柔软的手已经握在他的手中了。

韩文悦忍住心头狂跳,看了看门口那两人似乎在打瞌睡,脚下不停,带着罗琳走到两座建筑中间。

果然不出他所料,两座建筑的间隔很近,可能是受限于原先广场的面积,只有大约3米多些。塔的一面向上每隔约4米的距离有一扇窗户,清真寺那面自然也有,但两座建筑的顶端相距多少却看不出来。

韩文悦微微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出这样一座根本没有人进的塔里安窗户做什么。

“你在这里等我下,不到一分钟就好。”见罗琳点头,韩文悦有些不舍的松开她的手。

抬眼向上望了望,深吸口气。身子向上一纵,一只手已经扣住塔第二层的窗台,手一撑,脚在墙壁上一点,借力一个翻身上了清真寺拱形的房顶。

罗琳在下面瞪大眼睛看着韩文悦的动作,她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韩文悦现在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怎么带罗琳到更高的地方去。借月光看了看两座建筑物顶部的距离,那3层基座的顶端比清真寺的房顶还要高出不少,斜向的距离大致是7、8米。大致估算了一下,自己全力一跃估计能达到10米左右,就是极限了,但如果加上一个罗琳的话肯定不行。稍稍想了想,已是拿定主意,从房顶跳下。

刚一落地便看见罗琳一脸吃惊站在那里,韩文悦微微一怔“怎么了?”

“怎么可能?你怎么能跳到那么高啊?”罗琳惊道:“看来亚历克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中国人都是些很神秘的人。”

韩文悦这才想到是因为刚才自己的跳跃,笑了笑“也不是啊,少数人而已。”

见罗琳还是吃惊的望着自己,韩文悦多少还是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我想到办法带你上去了。”

罗琳此时也回复了正常的表情,笑道:“不过,那样会不会对主不敬呢?站在教堂的顶上看月亮?”

韩文悦又一怔“那没关系,我再想其它办法。”

“不过,”罗琳眨眨眼睛,吐了吐舌头“偶尔一次应该没关系吧?”

韩文悦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发现,无意间,两人的距离拉近不少。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66)

我要评论
  • 真正的&五分之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