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感觉很怪异,那条赵知秋曾我们走过无数遍的静谧的乡间小路,现在的却犹如重新播放的电影画面一样略过,当它再度缓慢下去的时候,眼前的父亲了走入了一间传统日式的大院内,而那迎上来的黑衣年轻人,赵知秋也认识,甚至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小林正博,赵知秋见证了他从青年到中年的整个过程。而此时,明显倒退了十几岁的小林正满脸笑容的问候着父亲和“自己”。。...

这种感觉很诡异,那条赵知秋曾经走过无数遍的宁静的乡间小路,现在却如同快进的电影画面一样略过,当它再次缓慢下来的时候,眼前的父亲已经走进了一间传统日式的大院内,而赵知秋自己,仍然像不受控制般的跟了进去。

那迎上来的黑衣年轻人,赵知秋也认识,甚至可以说是熟的不能再熟了。小林正博,赵知秋见证了他从青年到中年的整个过程。而此时,明显倒退了十几岁的小林正满脸笑容的问候着父亲和“自己”。

“赵先生!您怎么有空来?真是太意外了。请稍等,我去请师父出来。”小林一边笑着打招呼,一边伸手摸摸小“赵知秋”的头“小秋,也欢迎你哦,等下哥哥请你吃饭团。”

“小林哥哥好!”稚嫩的声音回答道。而赵知秋此时的心里一片茫然。这是……梦吗?怎么会和那天的情形完全相同?

跟着父亲走上阶梯,赵知秋甚至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手中挥舞小木棍的感觉,但显然的,这个躯体并不受自己控制。

脱下鞋,穿过沿屋的木制地板的走廊,旁边是打理的十分精致的庭院。这一切,包括脚踩在地板上脚底皮肤那轻微的搓动,院中导水竹筒那轻微的磕碰声,感觉都十分清晰。有这样真实的梦境吗?

走廊的尽头,一个身穿日本男式和服的中年人微笑的向着走近的父亲和自己躬身。

那是……师父。是的,眼前的一切正是父亲失踪前一天的真实的再现,没有任何的偏差。

“真田叔叔!”

稚嫩的声音再次将茫然的赵知秋唤醒。赵知秋忽然心中了然,即使这一切不过是一个真实的梦境,即使这个躯体不是自己的,那又如何?不管怎样,自己总算是见到了思念已久的父亲。

赵知秋能感觉到,目前这个身体正不安分的在坐垫上乱动。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视野似乎并不受限制,仍然能很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父亲。

真田师父将面前的三个小茶碗缓缓的注满茶,又缓缓的放下,这才开口道:“赵兄,今天怎么会这么有空来我这里?”

父亲笑了笑,转头道:“小秋,你先到外面玩会好么?”

真田师父也笑道:“翔和千惠到镇上去了,要不然他们三个倒是能在一起好好玩。”

赵知秋暗感不妙,因为按照记忆,接下来一定是……果然,那个稚嫩的声音回答道:“哦!”接着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外走去,沿着干净的石板路,跑到院中一个水池边玩耍起来。

赵知秋一阵气恼,恨不得一刀将现在这个自己杀掉。正觉得火大的时候,才发现,屋内父亲和师父对话的声音一句不拉的传入自己的耳朵。

父亲的声音响起“真田先生,实话说,我这次是有事请你帮忙来的。”

“赵兄,你是不是太见外了?”真田师父沉声道“你我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敬重你的人品和功夫,但你总是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这是什么意思?”

父亲有些尴尬的笑声传来,停了一会才道:“很抱歉,真田兄,你也知道中日间的战争,不过我明白你的立场,不然我也不会来要求你帮忙了。”

屋内明显的沉默下来。赵知秋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屋内的谈话上,生怕漏掉一个字,至于这个真实的诡异的梦是否真实,已经不重要了。那天,父亲和师父究竟谈了些什么?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所疑惑的一切,也许这个梦,会给自己一个答案。

过了许久,真田师父的声音又再响起,听起来有些无奈“民族之间的矛盾,果然是很难调合的,虽然……赵兄,有什么事请说,只要我帮的上忙,我一定尽力。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和国家无关。”

屋内响起一阵似乎是翻动东西的声音,接着是很响的“呛”的一声。赵知秋心里一紧,他当然听的出,这是刀剑类兵器出鞘的声音。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田师父的声音略带着惊讶“赵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真田兄,你觉得这把剑怎么样?”

屋内又是一阵沉默,接着传来“铮、铮”的弹击金属的声音,真田师父沉吟道:“好剑,我之前也有见过中国的剑,但没有一柄及的上它,握在手中,仿佛有灵性一般的跳动。剑身被撞击的时候发出的回音悠长响亮,弹性也是极好,铸造它的人一定是出类拔萃的巧匠。”

父亲道:“这把剑名叫青锋,是我下山前师父送给我的,算不上是华夏名剑,但也是不俗的兵器。虽然村子里的人都很友好,但我毕竟是个习武之人,说起来,在日本,倒是只有你这么一个朋友,临别之际,这把剑就送给你留个纪念吧。”

“怎么?你要离开日本了么?”真田师父的声音有些惊讶。

父亲的苦笑声响起“也许吧,我也不清楚。我想拜托你的事,就是,在我不在的时候,你能不能偶尔照顾一下小秋,他……毕竟还小。”

又沉默了一会,真田师父沉声道:“这件事我答应,但,我觉得,到底因为什么?你会离开还未成年的孩子?他似乎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吧?原因是什么?”

赵知秋心头一震,他明白,要找的答案,就是这里。

屋内传来叹气的声音,又隔了好一会,父亲才道:“好吧。不说出来,对你实在是不公平,而且,这件事也压着我很多年了……十年前,我因为一个近乎不可能实现的愿望,从中国来到这里。很幸运的,愿望实现了,但我也欠了一个很大的债,那就是,在小秋8岁的时候……他们会来接我走,用我本人来偿还欠下的债。至于到时候是死是活,我也实在不知道。”

“十年前的债?我估计债主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吧?”

父亲苦笑道:“一般人也许会,但他们绝对不会的。更何况,我的那个愿望,也实在不是寻常的愿望,也只有他们,才有能力做到。而且也只有他们,不担心欠债的人赖帐。”

又是沉默。而赵知秋终于明白,父亲离开的原因是什么,心里一阵气苦,五味杂陈,一时间竟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赵兄,虽然我的功夫确是不如你,但在日本我好歹也是一派宗师,我实在不明白,依我的看法,日本武术界虽然也有不少高手,但能击败你的实在是……没有人能奈何的了你吧?你何必要听他们的命令?假如你担心势单力孤,我真田诚愿和你共抗强敌。”

父亲叹息道:“真田兄,他们并非是日本人,你实在不知道,他们的势力有多大。根据我的了解,恐怕要把全中国所有正派高手全部号召起来才有可能和他们抗衡,而我现在,已经是无法再回去了。再者,信义为本,我既然当初答应,于情于理,也不能反悔。”

屋里又沉默了一会,才听到真田师父的声气“他们什么时候来?”

“明晚。”父亲的声音回答道:“真田兄,你千万不要想着去帮我,他们很古怪,我不想把你也拉下水。”

这次的叹气者变成了师父“好吧,我会照顾小秋,而且是当作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照顾,你可以放心。明天日落前,我会去接他,你们父子还有一晚上的时间在……一起了。”

父亲的声音中带着些欣慰“谢谢你,真田兄,过了明天,假如我还能活着,我一定会报答你。这件事,请你不要告诉小秋,即使他长大了,也不要说,我不希望他步我的后尘。”

真田师父的声音很沉重“我……明白,我会的。”

赵知秋终于明白,这一切是怎样发生的,只有父亲口中所说的那个原因,他还是不明白,不理解。

门拉开了,父亲向这边招着手,赵知秋能感觉到自己的躯体正向那边奔去。

真田师父站在门边,道:“赵兄,吃过晚饭再走吧。”

“不了,家里还有些东西需要收拾。”父亲边说,边将一边的赵知秋的躯体拉了过来“小秋,如果爸爸不在,你到时候要听真田叔叔的话,明白吗?”

赵知秋心里一阵酸楚,那稚嫩的声音问道:“爸爸不是说过永远不离开小秋吗?”

父亲笑了笑“当然不会,爸爸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假如,爸爸不在,你要听真田叔叔的话,好吗?”

“好!”稚嫩的声音继续回答道。

真田师父慈爱的望向自己,赵知秋记忆中,师父无数次的这样看着自己,但这次,却是至今为止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又是一阵黑暗,赵知秋明白,当这阵黑暗过后,恐怕就是让自己恐惧到现在的那个夜晚的到来。

熟悉的场景继续如快进的电影画面般从眼前掠过,很快停顿在那个黄昏。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赵知秋能感觉到真田师父正拉着自己的手,但也许,这个躯体并不是自己的。

“赵兄,那……我把小秋带走了。”真田师父的声音很沉重“你自己也要多保重。”

赵知秋看到了父亲的眼中闪动的泪光,脸上很勉强的笑着。他只觉得心里如针扎般疼。

“爸爸,你怎么了?你放心,我明天就回来了,我只是去找小林哥哥玩。”稚嫩的声音道。

父亲蹲下来,笑着道:“小秋,好好照顾自己啊,知道吗?”

“放心吧,我已经是大人了哦。”稚嫩的声音中透露着一股得意。

父亲直起身子“真田兄,拜托……你了。”

真田师父重重的点了点头,躬了躬身“小秋,我们走吧。”

站在门口挥手的父亲越离越远了,真田师父拉着赵知秋的手,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

走了很久,太阳,已经落山了。

“真田叔叔,怎么不是小林哥哥来接我啊?”

“怎么?真田叔叔来接你不好吗?”师父笑着问道。

“不是啊,可是小林哥哥每次都会带好吃的东西来呀。”稚嫩的声音回答。

真田师父笑了笑“那叔叔一会请你吃鱼生好吗?好不容易才买到的哦。”

“好啊好啊!我一直没吃过,我听村子里的有钱家的小孩说很好吃。那我可不可以带些回来给爸爸吃啊?”

真田师父脸上的笑容僵住了,隔了好久才道:“小秋,你爸爸可能要出一趟门,也许要很久才能回来。”

赵知秋感觉到自己的躯体变的僵硬了,脚步也停了下来“你在骗我吧真田叔叔?我没听爸爸和我说过啊。”

“是真的,所以,你可能要在叔叔那里生活一段时间了。”真田师父蹲下身子,摸了摸赵知秋的头。

“不会的!如果爸爸要走,也会先和我说的,我去问爸爸!”瘦小的身躯挣脱了真田师父的手,快步向来时的方向跑去。

如此真实的梦境,让赵知秋分不清楚到底是梦,还是原来拥有的记忆!赵知秋预感,接下来就会再次遇到那个让自己恐惧到现在的人。

圆月照耀下的夜晚很亮,这一切,都和记忆中的那个夜晚,完全相同。望着越来越近的那间破旧的小屋,赵知秋心里一阵抽搐,只不过,眼下这个躯体根本没有这种感觉。一个身体,却有两种思维,这一切,也许根本不是一个梦!

就要进家门的时候,里面传来说话声,身体停了下来,偷偷的扒在侧窗向里面望着。

父亲仍然坐在桌边那张破椅子上,旁边站着一个从头到脚穿着宽大黑袍的大个子。在昏暗的灯光下,似乎有一丝丝的黑气从那人身上散发出来。

“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父亲苦笑一下,径自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口水“你不坐吗?”

“不必了。”那高个黑袍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沉闷和嘶哑,在这样的环境下有点吓人“赵先生,我想,我们该起程了吧?”

父亲仍然笑笑“急什么?原本不是说好,在小秋的生日吗?现在还没有过午夜12点,应该还算吧?”

“赵先生,希望你能明白,就算你想拖延时间……”

“我一直在想,”父亲笑着打断对方的话“你们怎么会有那么强的法力,可以逆天改命?有如此强大法力的人,还需要我做什么?”

“赵先生,我只能算是你的领路人而已。至于你到达后会怎么样,我也不知道。”黑袍人的语气不带一丝感情。

父亲依然笑着,喝尽杯中的水,站起身来,留恋的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长出了口气“好了,我们走吧。”

赵知秋能感到,现在的这个躯体正微微颤抖着,而他自己,也是觉得心脏如同停顿了一样。

那人点点头,手臂位置的黑袍扬了起来,空气中如同水波纹一样荡漾着,一道光闪过,出现了一把巨大的闪着紫色光亮的镰刀。

那人低声念着些什么,接着“手”中的镰刀如钟表的指针般转了一圈,赵知秋再次清晰的听到,那如同划破玻璃般的刺耳声音。凭空出现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圆形黑洞,里面竟然传出各种奇怪的叫声,如同几百种野兽的嘶吼声。

那柄镰刀很自然的“飘”到那人的肩部,那人黑袍一摆“请吧。”

父亲吸了口气,抬腿走了进去。

“不要!”稚嫩的声音响起,即使是第二次看到,仍然让赵知秋感到一阵热血上涌,难得的思维同现在的躯体一致,已经冲进屋内,伸手拉住了那人的袍子。

那人猛然回头,风帽里竟然没有五官,整个脸如同一团黑雾一样。只有两只眼睛,像两团星光一样,在望向赵知秋的时候,忽然发出极刺眼的亮光!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52)

我要评论
  • &北非高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