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了。昏黄的油灯下,韩文悦、巴哈、菲利普正围座在门边轻声聊着天。“韩先生,你没对罗琳做什么吧?”说这话时,菲利普一脸坏笑。“干嘛这么说?毕竟也没了!”韩昏暗的油灯下,韩文悦、巴哈、亚历克斯正围坐在门边低声聊着天。。...

夜已深了。

昏暗的油灯下,韩文悦、巴哈、亚历克斯正围坐在门边低声聊着天。

“韩先生,你没对罗琳做什么吧?”说这话时,亚历克斯一脸坏笑。

“干嘛这么说?当然没有了!”韩文悦没好气的道。

“呵呵,你别在意,只是我看你从刚刚回来就一直在傻笑,有些疑惑而已。”亚历克斯像无赖般耸耸肩。

韩文悦脸上一热,才感觉无言以对,低着头不说话。

这下连巴哈也笑了起来,亚历克斯更是捂着嘴笑个不停。韩文悦只感觉脸上烫的很,估计现在的脸色跟熟透的番茄没什么区别,好在灯光很暗,应该没人注意的到。

笑了好一会,巴哈才开口道:“原本因为心里紧张,今晚实在是睡不着,没想到现在的气氛这么轻松,实在是多亏了韩你了。”

亚历克斯也一本正经的摸着下巴“没错没错。”气的韩文悦差点吐血,索性扭过头去不理两人。

亚历克斯一边笑,一边道:“说真的,韩先生,这件事过后,假如罗琳愿意,她是可以恢复普通人的身份的。”

韩文悦眼睛一亮“真的?”

亚历克斯笑道:“我干嘛要骗你啊?不过她什么都不会,到时候恐怕你得照顾她了。”

“不会吧?圣城像这里一样封闭吗?”巴哈忽然开口道。

亚历克斯摇摇头“那倒不是,只不过神职人员日常的生活很平淡,偶尔有休闲的活动,也不过是看看电视而已。”

三人正聊的起劲,忽然听到一声声嘶力竭的惊叫,在寂静的夜里显的极为刺耳。不但三人被吓了一大跳,就连已经睡熟的众人也都坐起身来。

韩文悦一回头,就见睡在最外面的赵知秋坐直了身子,一手紧紧握着身边的刀,一手撑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头上的汗珠一滴滴的滚落下来。

虽然和赵知秋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这几天来发生这么多事,韩文悦已经把赵知秋当成是自己的好朋友了。心里一惊,急忙奔到赵知秋身旁,两手扶着他的肩膀“知秋,怎么了?”

巴哈和亚历克斯也走了过来,巴哈问道:“赵先生,你还好吧?”而另一边被惊醒的本等人也投来关切的目光。

赵知秋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另一只手仍然紧紧的握着刀鞘,用力到手指已经发白,这才道:“没什么,只是一个梦,一个噩梦而已。”

韩文悦自然不相信一个噩梦可以将赵知秋吓成这样子,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实在不好问什么,便开口道:“快休息吧,明天就要进塔了。”

赵知秋摇了摇头,将韩文悦的双手挣开,爬起身来,一只手仍然握着刀,另一只手在那个连睡觉都没有摘下的挂在腰边的水壶上抚mo着“我想出去走走。”

韩文悦这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好道:“那我陪你吧。”

赵知秋没有回答,也不在意屋内所有人的目光,径自推开破烂的木板门走了出去。

韩文悦略一呆,心里已经拿定主意“大家先睡吧,养足精神明天进塔。”接着转身追出门外。

韩文悦跟着前边快步向广场疾走的赵知秋,心中多少有些不安。他已经大概猜到赵知秋梦到了什么,同时也怕赵知秋一个人冲进塔去。正思索间,却见到赵知秋忽然停下脚步,一动不动站在广场中间。

韩文悦紧走几步,站在赵知秋身边。

赵知秋紧抿着嘴,脸上的汗珠已经在轻柔的夜风下干涸,双眼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高塔。

韩文悦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静静的陪着赵知秋。

良久,韩文悦才道:“你没什么吧?”

“嗯。”赵知秋头也不回。

“究竟梦到了什么?”

“没什么。”

韩文悦忽然觉得无话可说,多少有些尴尬。

“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放心,我既然答应过你,我不会一个人进去的。”赵知秋忽然道。

韩文悦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只好道:“好吧,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别想太多了。”

见赵知秋点头,韩文悦也不再多话,转身向众人休息的大屋走去。

进屋才发现众人大多没有休息,巴哈和亚历克斯两人则都表示对赵知秋的关切。

韩文悦自然清楚,两人中,巴哈是间接被赵知秋救了一命,而亚历克斯则是对赵知秋的本领十分钦佩。

众人听到赵知秋没事,也不再多问,毕竟已经很晚了,于是纷纷睡倒,包括刚才还精神的很的巴哈和亚历克斯。

韩文悦也想睡,无奈实在是没有睡意,一方面有些担心赵知秋,他明白能让赵知秋那样顽强的人吓成那样,并不是容易的事;但更多的原因却还是对于今天和罗琳在屋顶的那段独处。想来想去却是越来越精神,索性盘坐着运起功来。

行功期间虽是物我两忘,但方圆几十米距离内的任何动静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直到清晨的第一丝曝光从窗洞射入屋内,巴哈首先醒来,韩文悦也睁开了双眼。而赵知秋却是一夜没有回来。

众人陆续起身,在用微微有些湿润的毛巾擦过脸后,部落里的人早在酋长的安排下送上简陋的早餐,匆匆吃完,就开始准备进塔的装备。

韩文悦一人一剑,最是轻便不过,自然不需要再准备什么。趁着众人张罗一切,站在门边向外望去,见赵知秋仍是站在广场中央,不禁有些担心他的身体,急忙在已经准备好带走的食物中拿出两张饼来。

“哇!亚历克斯先生,你的装备未免太多了吧?”

身后的一句惊叫让韩文悦回过头来,在打量过全副武装的亚历克斯之后,也不禁有些愕然。

亚历克斯竟然像麦格般穿着连身的锁子甲,身后也背着一柄大剑,这倒还没什么,关键是腰间竟然还悬挂着一柄样式小巧装饰精致的剑。见巴哈问,急忙笑道:“也不过于啊,一般骑士的装备而已。”

早已整装完毕的巴哈摸了摸下巴“那也不需要两把剑吧?光是背后那把就够沉的了。”

亚历克斯笑笑,微微侧过身,指着背后的大剑道:“双手巨剑,其实只有5公斤重而已,战场上的杀敌利器,麦格那柄是根据他的体型特制的。至于这个,”亚历克斯又拍拍腰间的细剑“细身剑,我的最爱,我出外执行任务都带着它,而且它有纯银混在里面,表面还有代表神圣力量的花纹,对于杀伤魔物很有效哦。”

巴哈正要说话,却住了口,看了看其他人,几位神父倒也罢了,穿着统一的金色祭衣,颈间戴着金色的领带。其他教廷的骑士也是同亚历克斯一样的打扮,而且除了亚历克斯、麦格、还有另外一人外其他7个骑士竟是手中还提着一个硕大的箱子,不由得又住了口,摇了摇头。

正在这时,全副武装的杰克冲了过来,将手中的自动步枪举起“嗨嗨嗨,看看我的,你那算是什么战场上的破烂利器。”见众人将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颇为得意的晃晃头“M4A1卡宾枪,口径为5.56mm,可挂装M203榴弹发射器,全自动状态下射速为……嗨嗨,说这些你们也听不明白。总之,这才是真正的战场利器,你那只能叫废铜烂铁。”

巴哈和亚历克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望着肩挂子弹袋腰悬手雷的杰克,张着嘴说不出话来。韩文悦倒是习惯了这家伙的性格,只有苦笑。

三人呆了好一会,巴哈才咳嗽一声,问道:“这个……杰克先生,请问你的利器,在这里能用吗?”

杰克得意的道:“当然……”忽然住嘴,这家伙一觉醒来就把原先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巴哈忍着笑,又道:“这堆利器很沉吧?你真要带着它们进去?”

杰克呆了呆,翻了翻白眼:“要你管!我带着它们有安全感。”说罢转身就走,继续去摆弄他的那一堆“利器”去了。

见巴哈大笑,亚历克斯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全是,在封印完闭后的一段时间内,现代武器是可以使用的。”

巴哈张了张嘴,才道:“哦,是这样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亚历克斯耸耸肩,看了看众人已经准备完毕,便招呼众人准备进塔。

陆续出门,罗琳等三个修女已经在外面等候了,巴哈的下属大约50多人也在广场边上列好了队。

巴哈打了个招呼,径自去安排手下的工作。罗琳却是对着韩文悦一笑,结果引的亚历克斯又是一通怪笑,韩文悦一阵脸红,借口给赵知秋送早餐,跟凯文要过一个水壶,匆匆离开。

走到赵知秋身边,见他仍然望着高塔,脸上表情仍然如昨夜那般,只是嘴唇干裂,面色也有些苍白。

韩文悦急忙递过水壶和饼“知秋,吃点东西吧,就要进塔了。”

“嗯,我不饿。”赵知秋神色缓了缓,接过水壶,却没有接饼。将水壶中的水小心的倒进自己那个铁制水壶后,才道:“我没事,可以出发了。”

“你……站了一夜?!”

“嗯。”

韩文悦还想说什么,看见赵知秋一脸的平静表情反而住了口,暗暗的叹了口气,身后已经响起脚步声。

巴哈看来已经将属下的分工安排完毕,带着五个身材魁梧、神情威猛的壮汉已经走到韩文悦两人身边。

凯文三人竟是一色的全副武装,正如刚才杰克那样,手里端着枪,身上挂满了子弹和手雷,看那厚厚的衣服,估计里面还穿着防弹衣。此时正护着最是轻便不过的本向这边走来。

最后面是教廷的人,亚历克斯和麦格打头,手里都提着一个布包,那是部落里为众人准备的食物和水,本来这些必须品大家都有准备,但长老一再要求收下,众人也实在不好回绝对方的热情,只好收下。

这一会的工夫,广场周围已经围满了部落里的居民。昨天的时候韩文悦还感觉这个村子没什么人,现在才发现,400多人的规模也是不小。好在村民大多忠厚老实,对未知事物有恐惧感,只是自觉的站在原地,倒也用不着巴哈的人去维持秩序。

难得的是阿里莫汉竟然带着儿子阿卜杜勒也来了,此时的阿卜杜勒正坐在一架简陋的木制小车上,对着众人挥手。大家同这父子俩也算是朋友了,自然微笑着打着招呼,倒引的一群部落里的村民注视了阿里莫汉半天。

长老和酋长越众走出,依次对着韩文悦等人念了些什么,韩文悦自然听不懂这里的土话,估计是祝福的意思了。

等到长老终于说了一句众人能听的懂的话“愿真主保佑你。”韩文悦明白,这个祝福的仪式算是结束了。亚历克斯向长老行了个礼,接着看了看怀表,大声道:“现在是上午8点30分,大家出发吧。”

众人依次向长老行礼,杰克竟然也少见了老实了一次。然后众人由亚历克斯带着向塔门走去。

亚历克斯站在门边,从颈中拿出一枚银光闪闪的天使徽章,同时挥了挥手,四个神父围成半圆站在他身后。

韩文悦听巴哈谈到过,低声道:“圣剑徽章?”

亚历克斯回头笑了笑“没错,你应该也有一个,不过你那个是信物,而这个是钥匙。”说着将那枚徽章按进门上一个同样形状的凹槽中。

他身后的四位神父同时开始祈祷“圣米伽勒总领天使,在战斗之日保护我们,作我们的卫士以对抗魔鬼的败坏和陷害……”

在四位神父祈祷的时候,韩文悦已经能清楚的看到他们身上笼罩着的柔和白光,而且那枚天使徽章也散发着同样的光芒,不由得暗自想道:“难不成他们真能请下天使来?”

正胡思乱想间,祈祷已经完成。亚历克斯刚刚将徽章取下,就听见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厚重的大门已经自己打开。

“希望一切顺利。”亚历克斯一手在胸前划了个十字,表情却轻松的道。接着带头走进门内。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104)

我要评论
  • 砾漠和&分布。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