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穿过一个左右近十米长的门洞,眼前居然豁然开朗。韩文悦之后所料的不差,这恰恰一间大教堂。这时,光线正从几扇非常大的窗户阳光照射进去,里面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同所有教堂一同所有教堂一样,正前方祭台上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像,祭台两侧是两道楼梯。屋顶极高,整个教堂被六根极粗大的月白色石柱支撑着,每个石柱上都雕刻着手执长剑的栩栩如生的天使像,看起来颇为圣洁。教堂两面的墙则是绘满了似乎是形容圣经中诸神黄昏的壁画。大厅两边却没有座椅,空空荡荡的,如果忽略石质地板上细细的浮沙和耶稣像以及那几根石柱,倒像是伊斯兰教用来朝圣的清真寺了。。...

穿过一个大约近十米长的门洞,眼前竟然豁然开朗。韩文悦之前所料的不差,这正是一间大教堂。此时,光线正从几扇巨大的窗户照射进来,里面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同所有教堂一样,正前方祭台上是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像,祭台两侧是两道楼梯。屋顶极高,整个教堂被六根极粗大的月白色石柱支撑着,每个石柱上都雕刻着手执长剑的栩栩如生的天使像,看起来颇为圣洁。教堂两面的墙则是绘满了似乎是形容圣经中诸神黄昏的壁画。大厅两边却没有座椅,空空荡荡的,如果忽略石质地板上细细的浮沙和耶稣像以及那几根石柱,倒像是伊斯兰教用来朝圣的清真寺了。

韩文悦感觉这里十分怪异,当看着耶稣像的时候,心里十分安定,但视线一旦离开那里,就让人觉得有些心慌,不由的提高了警惕。

定了定神,韩文悦看看两边透光的大窗户“窗户上装的是玻璃吗?”

亚历克斯回过头,见教堂的大门已经缓缓关上,这才回答“当然不是,据记载,那是用水晶打磨而成的。”

韩文悦正要说话,谁知背后的杰克忽然一嗓子喊了出来“水晶?!哦我的天,虽然不算很值钱,不过总比没有强。”

韩文悦愕然。亚历克斯倒是极好说话,笑着道:“各位请便,暂时还不需要各位的帮忙。”说完,径自带着麦格等人向祭台前的耶稣像走去。巴哈挥挥手,带着五个手下跟在亚历克斯等人身后。

杰克一声欢呼,冲到一扇窗户前开始研究起上面的水晶来。本则是从凯文手中接过一个不大的帆布包,同韩文悦打了个招呼,走到墙边开始研究起墙上的壁画来。凯文和泰格手端着枪,向着祭坛两侧的楼梯走去。

韩文悦环顾四周,这才无奈的发现,除了自己和靠在墙边喝水的赵知秋外,众人都在忙着。

“你的身体还撑的住吧?你一夜没睡。”走到赵知秋身边,韩文悦不无担忧的问道。

“没关系。”赵知秋一边回答,一边将水壶的盖子拧紧。

韩文悦忽然觉得又没话说了,正思索着找话题,忽然听到一阵砸东西的响动,在封闭的大厅中极为刺耳,急忙抬头,却看见杰克正用枪托狠命砸着窗户上的水晶面。

众人显然也被这阵响动惊醒,全都放下手中的活,抬头望着正“努力劳动”的杰克。

凯文和泰格原本在楼梯附近巡视,听到响动也回过头,正好看到这一幕。凯文皱皱眉:“杰克,你在干什么!”

“这还用问吗?砸下来卖钱啊!”杰克手中不停,头也不回的道。

忽然觉得气氛好象有些不对,这才回过头来,见众人都是呆呆的望向自己,杰克居然少见的不好意思起来“啊!嗯嗯,这个……窗户很结实啊,哈哈。”

罗琳首先笑了起来,接着自然是亚历克斯,然后是其他教廷的人,最后连麦格也少见的笑了起来。

凯文眉头越皱越紧,眼看就要发火。亚历克斯却笑道:“窗框是铜制的,这么多年了,自然和水晶接的非常牢固,假如能取的下来,早就被部落的人拿去换钱了。”

杰克一脸无辜“你又不早说。”

“是你自己不动脑子,还怪别人。”泰格走上前去一脚踢在杰克屁股上,边偷眼看了看凯文“赶快干活!”

杰克做个鬼脸,有些不情愿的将枪背在身后“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嘛,我怕鬼,咱们还是等下一起上去好了。”

凯文根本不信这家伙怕鬼,正要说话,亚历克斯却又开口道:“说的没错,凯文先生,你们巡逻的范围暂时先就在这层好了,等下一起上去,为了大家的安全。”

凯文为人极是谨慎,想了想,回答道:“好吧。”

亚历克斯笑了笑,不再说话,蹲下身子,接过其中一个人手里的大箱子,打开,取出一柄比麦格那柄剑还要大上一号的晶莹剔透的奇形剑来。

杰克又是鬼叫一声:“你有这样的东西不早说,把这个给我不就得了,这不比那破烂玻璃值钱?”

“你给我闭上嘴!”凯文一声怒吼,杰克只好乖乖的收了声。

韩文悦听到杰克的叫声,远远就看到这柄奇怪的剑,见赵知秋也在打量着那边,便招呼着他一起走了过去。

祭台前边是一个圆型的凹坑,大约离地面4公分左右的距离,所以离远了根本看不到。坑内似乎铺着一整块画满奇怪符号的白色石板,此时凑近了看起来,那种白色竟然在光下闪闪发亮,如果不是那些黑色的符号,韩文悦感觉这块石板都能当镜子用了。石板的中间是一个菱形的洞,似乎是放置什么物品的地方。一时间,韩文悦竟然觉得这个凹坑比那柄奇怪的剑还有吸引力。

亚历克斯双手提着剑站起身来,见韩文悦站在不远处看着那块石板,笑了笑“据记载,上面的符号是一种古老的魔法,传说,将不同的图形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会产生神奇的效果。”接着看了看身边四个神父投来的严肃的目光,撇了撇嘴,又道:“不过,在教廷内部,祈祷所带来的奇异现象都被称为神迹。魔法这种说法现在对于教廷来说是严令禁止的,任何人宣扬或是声称自己会魔法,都会被认为是异端,严重的甚至会面临审判。所以,很遗憾的,我只知道这么多而已。”

韩文悦自然知道欧洲中世纪那场人为造成的浩劫,那场针对女巫和魔法的审判,当下理解的点了点头。

“这柄剑,”亚历克斯接着道:“是这个魔法的钥匙,总共有7柄,当7柄剑安放好之后,举行祈祷仪式,这七柄剑连同七个魔法阵就会开始工作,它们可以代替圣物的力量5年的时间,5年内就需要将圣物还回这里,不然到时候就会……世界大乱。”

韩文悦这才明白这个仪式的整个流程,同时也极为感激亚历克斯的坦诚“谢谢你的解说,亚历克斯先生,我已经很明白了,你们请继续吧。”

亚历克斯笑了笑,将剑正举起来站在石板中间,四个神父围着他扬着手吟诵着些什么,却不像是日常的祈祷,韩文悦的拉丁文本来就不怎么好,这次几乎什么都听不懂了。

如同结晶体一样的剑仿佛一个黑洞般吸引着周围的光线,大厅内立即变的昏暗进来。本和杰克等人已经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因为任何人都知道光线是直的,而现在从窗户外射进的光线已经明显的发生了扭曲,如同条条溪水般汇聚在剑身上。

韩文悦假如不是奇怪事见多了,恐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祈祷的时间很长,韩文悦感觉大约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周围的光线终于回复正常。亚历克斯将剑倒提起来,缓缓的插进石板中心的孔中,直没至柄。

“好了!”亚历克斯呼出口气,拍了拍手,向着旁边一个骑士打扮的人道:“里约克你负责这里,我们向上一层前进了。”

“就这么简单?!”韩文悦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里只能算是底部。据记载,在第四层,我们恐怕会遇到一些小麻烦。”亚历克斯挤挤眼睛。

“什么样的小麻烦?”

亚历克斯一边招呼着众人收拾东西,一边道:“据说是僵尸。”

韩文悦心里一惊,在中国,僵尸可称的上是极难缠的怪物了,而亚历克斯居然说是小麻烦?!

亚历克斯自然不会知道韩文悦现在在想什么,见大家已经收拾好了一切,便带头向楼梯走去。

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可以进行断代鉴定的东西,无奈只好用纸描出一张壁画上的图案。听说要走自然是极不情愿,不过他也清楚,上面的东西可能更有价值,当下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跟着众人向二层走去。

两侧的楼梯本是相通的,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众人多少觉得心里有些发毛,除了凯文和泰格担心有状况坚持要走另一侧外,其他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亚历克斯这边。由于担心凯文两人的安全,韩文悦只好陪着他们走另外一边,在这里,即使出现了什么状况,也不是他们两个空有杀人实力的人能处理的了。

楼道内的光线很暗,楼梯也很长,上面还布满了细沙。两拔人都走了很长时间,但还是安全在二楼会合了。

二楼的面积自然和一楼相同,也是由六根石柱支撑,那个凹坑仍然在和一楼一样的位置。两边多了很多架子,像是简陋的床,但没有了耶稣像,虽然窗外的阳光仍然照射的进来,整个大厅也算的上是光线充足,但韩文悦却觉得那阵奇怪的感觉更是强烈了。

两边墙壁上的壁画仍然在延续着一层的情节,只不过韩文悦目前实在是没什么心情观赏这些。

本欢呼一声,拎着包向木制的架子奔去,木制品是可以用来做断代签定的。

亚历克斯像个导游一样,边走边道:“据说这层曾经有人住过,但具体是什么人现在已经无从考证了,搞不好是当年建造这里的工匠的临时住所也说不定。”

韩文悦也不答话,走到一边,伸手在木床上一拍,“咔嚓”一声,木床上已经掉下一块来。

“似乎是气候太干燥,风化的厉害。”亚历克斯笑笑,领着人继续向最前面的凹坑走去。

巴哈作了个手势,他身后的5个壮汉跟着教廷的人向前走去,他自己却站在韩文悦旁边“韩先生,你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大好,是不是昨晚没休息好?”

韩文悦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越向上走似乎越是感觉心里压抑。”

巴哈一愣“韩先生,我觉得你可能想的太多了吧?至今为止似乎没发生什么怪异的现象。”

韩文悦也不答话,见赵知秋走了过来,便问:“知秋,你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赵知秋的感觉极其敏锐,在目前这种情况下,韩文悦自然最信的过他。

赵知秋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气氛很古怪。”

巴哈又是一愣,他对韩文悦两人的能力自然是有十成十的信心“那么我命令他们加强戒备。”说着向前大步走去。

巴哈的命令其实实在是有些多余,毕竟像这种一生只有一次的任务,谁又会马虎了?更何况这大厅如此空旷,除了上下的四个楼道之外,连个藏身之处也没有。尽管如此,但众人还是在巴哈的坚持下,由那五个阿拉伯大汉守在楼道口处。

二层的仪式进行的也十分顺利,亚历克斯照例留下一位骑士,众人继续前进到达三层。

三层的阳光比一层二层都要充足,原因是屋顶上多了一个穹顶。韩文悦抬头看了看,那尖尖的穹顶,正是昨夜他同罗琳靠着聊天的那个。想起昨夜罗琳的歌声,心里竟然变的平静起来。

大厅内依然空旷,只是在每根柱子的前面凸雕出一座双手执剑杵地的天使雕像,柱面其它地方却变的极其光滑,没有任何的装饰在上面。

壁画上描绘的天使战争此时也明显进入尾声,靠近凹坑边的最后两幅分别是一个天使将另外一个一剑从天空劈落,和一个身后生着六只黑色羽翼的天使在满是火焰和岩浆的地狱中站了起来。

这段圣经中记载的传说流传甚广,韩文悦当然也知道,那就是天使长米伽勒同路西法的一场尤如两颗行星相撞的战斗画面。

原先没有注意到,此时看,那壁画虽然粗糙残旧,描绘的却是颇为细腻,那位英俊的米伽勒天使长的样子,倒真像罗琳说的和自己有些相似。结果,韩文悦又犯了他的老毛病,对着壁画出起神来。

韩文悦刚刚把两面墙壁上的壁画看完的时候,亚历克斯那边已经完事了,笑着走了过来。

“韩先生,前三层的仪式已经完成,据前几次留下的记载,踏上第四层后会有一些小麻烦,现在已经接近上午11点了,所以我建议我们在三层先吃完午餐,你觉得的怎么样?”

韩文悦呆了呆,这才反应过来“好吧,我没有意见。”

一旁的杰克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散的将枪抗在肩上“这破楼梯有什么好看的,我早就饿了。”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99)

我要评论
  • 哈拉沙&一。沙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