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直径左右有十六米,整个全部由月白色的砖砌成的半圆形石室,环形的墙壁上每隔两米左右的距离就有一个灯座,晶石已发出的光亮映在墙壁上,自然而然比外面要亮不少。地面比石室一共有四条通道,完全对称的分布在石室的四面墙壁上。众人进来的通道正对面的那条,有两座天使的雕像耸立在两边。而左右墙壁上的另外两条,则不知通向哪里。。...

这是一间直径大约有十五米,整个全部由月白色的砖砌成的半圆形石室,环形的墙壁上每隔两米左右的距离就有一个灯座,晶石发出的光亮映在墙壁上,自然比外面要亮不少。地面比走廊低出几公分,仿佛一个洼地一样,正中央是和前几层一样的凹坑。

石室一共有四条通道,完全对称的分布在石室的四面墙壁上。众人进来的通道正对面的那条,有两座天使的雕像耸立在两边。而左右墙壁上的另外两条,则不知通向哪里。

石室内的情景却让韩文悦松了口气,但也吓了一跳。

地面上满是碎裂的灰白色肉块、黑糊糊的内脏、黄白色的液体,以及断肢和残破的干尸。

石室的左边,赵知秋仍然面无表情的挥刀杀着干尸,他出刀没有多余动作,每一刀都是准确命中干尸的额头,此时身边倒下的干尸都快摞起来了,而围着他的干尸还有二十多个,看样子刚才这里干尸的数量相当多。

右边,一脸怒气的麦格双手挥舞着巨剑像跟赵知秋比赛一样砍杀着另一拔的干尸,看那眦牙咧嘴的样子,恐怕他心里想的不是比赛那么简单。每一剑挥出必尽全力,那刃部粗糙的双手剑仿佛钝器一般将眼前一个个脆弱的干尸砸的血肉模糊,飞溅的碎肉和黑色的内脏几乎已经挂满了他的全身,脚下已经堆了一堆的内脏肉块,相比起赵知秋那边实在是有如垃圾场一般。

巴哈和亚历克斯几人围站在中心那个凹坑的边缘,也在奋力的消灭余下来的小部分干尸,相比起赵知秋两人来就实在是清闲的很了,几乎只需要把干尸阻挡在凹坑之外就可以。而面向这边的巴哈看到韩文悦奔了过来,甚至露出了一个轻松的微笑。

其他人全都立在墙边,凯文三人护着身后的本,面前的地板有些残破的尸块,但三人似乎并不在意,此时正饶有兴致的望着如同收割机一样的赵知秋两人。而以帕杰洛为首的几个神父和修女显然受不了眼前这一切,干脆闭上眼,颤抖着手在胸口画着十字。

本连嘴唇都哆嗦起来,死尸腐尸干尸他不是没有见过,但实在是没见过眼前这种如同美国恐怖片般的场面,他现在使劲向后扭着头,手捂着嘴,正竭尽全力的忍着那股强烈的呕吐感。

韩文悦也觉得甚是恶心,怕罗琳看到这些会受不了,见圆形的屋顶很高,双脚一顿,从巴哈等人的头顶跃了过去,轻巧的在空中一个转身,使身边的罗琳背对麦格那边,落地时已经到了本等人的身旁。

见韩文悦来了,杰克一脸喜色,用军刀挑起一个落到自己面前的只剩一半头盖骨的干尸头颅,送到韩文悦面前“韩,你看这个。”

韩文悦正要说话,听见杰克的声音,扭头一愣神,看见眼前一个灰白的不规则圆形,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边的罗琳刚好也转过头,惊呼一声,身子一软差点没坐到地上。

韩文悦急忙伸手扶住她,满脸怒容的望向杰克。杰克也不在意,吐了吐舌头,哈哈一笑,手臂一挥,将那头颅远远的甩到了一边。

韩文悦也懒得和他多说,见墙边倒也干净,忙扶着紧闭双眼的罗琳坐下。旁边的两个修女微眯着眼,脸色苍白的走了过来,站到罗琳身旁,低声安慰着她。

此时场中的单方面屠杀已经接近尾声,毕竟众人都是训练有素,又有武器在手,这种动作迟缓的行尸只要不是一次性涌上来,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就这一会的工夫,赵知秋那边已经结束,甚至脸上连一滴汗都没有。将刀尖部位在干尸身上的烂布条上抹了抹,收刀回鞘,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到另一边比较干净的地面上坐了下来。

紧跟着是中间的巴哈等人,十几个围攻他们的干尸无一例外的倒在几人围成的圈外,中间的凹坑中仍然干净如常。

最后才是可怜的麦格,一剑把最后的两个干尸砸的支离破碎后,也只能将剑杵在地上,流着汗大口喘着粗气,看那样子,似乎也根本不在意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般难闻的味道。

亚历克斯把精致的细身剑重新插回腰间的剑鞘,冲着韩文悦招了招手“韩先生,怎么样?我们的动作够快吧?”

韩文悦耸耸肩,他原本想用符把这些干尸都烧掉,但回头看了看罗琳和本,见两人都捂着嘴,明显是强忍着呕吐感,只好作罢。真要一烧,那种怪味恐怕所有人都得吐出来。

亚历克斯接过旁边一人递过来的大箱子,高声冲着这边喊:“帕杰洛,你们还好吧?如果没什么问题就开工了,早点结束早上离开。这里的气味太难闻了。”

帕杰洛四人原本精神已经十分委顿不堪了,巴不得些离开这里,听了这句话,急忙提起精神一步三晃的走了过来。

仪式依然进行的很顺利,帕杰洛四人嘴中急速念着祈祷词,以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完成了原本需要近半个小时的祈祷。最后,亚历克斯强令一个极度不情愿的骑士留在这层,其他人继续向上一层前进。

这次却是韩文悦、赵知秋、亚历克斯三人打头,原因是麦格和巴哈下手过于“毒辣”,简直是严重污染空气。本和帕杰洛等人自然是举双手赞成。

本此时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往常那种睿智的深邃,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他毕竟是个聪明人,既然自己解释不了,那么就相信它好了。

罗琳、帕杰洛等人似乎也已经适应了眼下的这种环境,除了脸色还有些苍白外,其它一切都已正常。

杰克最是活跃,他曾经想到走廊中灯座上的水晶掰下来,结果自然是徒劳无功。现在的他又开始翻腾起干尸那破烂的衣服来。

“亚历克斯先生,”韩文悦随手挥出一剑,面前一个落单的干尸额头上金光一闪,倒在地上。“刚才那左右两边的通道是通向哪里的?”

亚历克斯一边仔细观察着韩文悦那柄发着金光的剑,一边随口答道:“哦,那是通往这层封印着的几个魔物的石室。这把剑真是美丽。”

韩文悦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低声笑了笑,才道:“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干尸?以前也是这样吗?”

亚历克斯还是呆呆的望着韩文悦手中的剑,直到被倒地的干尸拌了一个踉跄,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那倒没听说,一般来说,每次行动的依据都是最接近的上一次的记载,毕竟只相隔两百年,假如只依靠第一次留下的记载,都1000多年了,谁知道这鬼地方会生出什么怪物来。”

韩文悦点了点头“不过,据我所知,这种干尸是由尸体生成的,在这种封闭的塔内能有几具尸体?这么多年来杀都杀不完么?”

亚历克斯略一呆,他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韩文悦想要表达的意思,随即露出那少有的沉思表情来。

“最近的一次,是1923年。近三百年来教廷最强大的骑士兰斯洛特抓住了一名吸血鬼族的亲王,并亲自将它送到这里,而四重天里有僵尸这件事,就是他续在沉睡之塔记录中的。”

韩文悦哦了一声,又道:“这么说,原来的记载中没有提到这些怪物了?”

“是的。”亚历克斯迟疑了一下,肯定的回答道。

韩文悦望着前方的通道,见没有干尸挡路了,反手将剑插回剑鞘“当时死了很多人么?”

“从留下的记录来看,很久前是死过人,但数量不大,不超过二十。近两次任务中,更是连伤亡都没有。假如上次有这样的事,记载中不可能不提到。”亚历克斯回答道:“记载上只说,由于塔内的魔法元素外泄,导致从前死在塔中的尸体发生异变。”

韩文悦想了想,这样的解释自然说的通,想这塔中关着众多魔力强大的恶魔,偶有些微的魔力泄漏,也属正常,想必日子久了,才影响这里的尸体异变。

“你提到的那个兰斯洛特,他的实力很强吗?”另一边的赵知秋忽然冷冷的问道。

“当然。”亚历克斯一扬眉“他可是教廷所有骑士的偶像。据说他是极少见的战技和魔法的双料天才,甚至教廷对他会魔法一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前还出版过他的一本自传,很畅销,我还有存本。”

“哦?”赵知秋瞥了亚历克斯一眼“那么他连这些白痴一样的僵尸都对付不了?”

亚历克斯顿时语塞,他是亲眼看到赵知秋杀僵尸时的利落。而且刚才韩文悦出手他也看到了,那随意挥洒的剑光,仿佛根本不用使力一样,感觉比赵知秋的实力还要强些。假如这里真有一万僵尸,恐怕光凭这两人就能把它们屠杀个精光。

“一定是伟大的兰斯洛特当时已经杀了很多,但有很多藏在别的地方,所以没有杀光而已,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身后的麦格语气十分不满,看的出他对那位兰斯洛特十分崇拜,竟然还用上了伟大两字。

“没错,应该是这样的,这塔这么大,有不少藏在暗处,那也是意料中的事。”亚历克斯急忙道。

韩文悦还是觉得这事透着些古怪,转头对着赵知秋道:“知秋,你怎么看?”

赵知秋鼻子里低哼了一声,也不回答,加快脚步径直向前走去。

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

美国国家安全局,此时,这座位于巴尔的摩市华盛顿公园几百米远的“迷宫”大楼三层的某一个装饰简洁的办公室内,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大约50岁上下,体形魁梧但明显发福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双手支着下巴,两个深陷的眼窝射出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一份写着《关于中东地区执行机密任务调动特种部队申请》材料,沉思着。

良久,中年男子用指关节敲了敲那份材料,站起身来。走到窗边,伸手拔开闭合着的百叶窗,望了望外面已经有些发暗的天色,叹了口气。

桌上的电话猛的响了起来,中年男子身子微微一颤,紧跟着几大步奔到桌边,迅速拿起听筒。

“喂,我是莱温斯顿。”中年男子长吸了口气,应道。

“阁下,刚刚接到局长的指令,他要求您……”电话那边是一个微微有些低沉的男性声音。

“我想知道,”莱温斯顿打断了电话那边的报告“中东那边还是没有联系到吗?”

电话那边迅速回答道:“是的。”

“那么,派出的搜索部队呢?”

“也没有。”

莱温斯顿猛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额头上青筋崩出。

沉默了一会,才深吸了几口气,似乎平静了些“好了,局长有什么命令?”

“局长说,教廷方面已经查觉了我们的行动。”电话那边回答“教廷方面已经和局长通过电话,称假如再靠近那个区域,一切后果由我方自己负责,并且不排除可能出现所有天主教和基督教国家的声讨和游行。”

莱温斯顿再也忍不住了,握着听筒的手青筋爆胀,大声的嘶吼起来“他们这是威胁、是恐吓!那帮子神棍!他们想干什么?美利坚合众国不会对任何人妥协!我要放火烧掉他们的教堂!”

电话那边再次沉默下来,任由莱温斯顿吼叫。

莱温斯顿继续谩骂着,持续了大概2分钟时间,终于住了口“哎……好了,说吧,局长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

电话里那声音仍然不温不火“局长对您这次擅自调动特种部队非常不满,而且局长已经答应教廷方面不再插手这件事,所以局长要求您迅速将部队调回。”

“调回?开什么玩笑,现在他们都失踪了!调回?”莱温斯顿冷笑着。

“阁下……”电话那边少见的迟疑了一下“要不要再次派遣搜索部队?”

“不必了。”莱温斯顿再次冷静下来,如此大的情绪波动,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锻炼出的神经“密切注意那边的动向,联系到后,命令他们迅速撤回,放弃装备也可以,我不允许出现任何一个人的伤亡。”

“明白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莱温斯顿没有等对方回答,就放下了听筒。

莱温斯顿再次走到窗边,重重的呼吸着,看的出他正在拼命抑制着自己的怒气。直到,他再也抑制不住了……

“爱德华!你这个臭流氓!你这个下流的恶棍!你这个乞丐!那调动申请是你批给我的!调查指令也是你下的!你这个狗屎!你会下地狱的!一定会!”莱温斯顿忽然扭过头,对着墙角落的一个小孔,面目狰狞,挥舞着双臂,咆哮着。

“迷宫”建筑的地下室,数百个屏幕监视着附近的一切,而其中三个屏幕上,正显示着莱温斯顿这一段面目扭曲的谩骂。三个监控人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个无奈的耸了耸肩。这里的一切,全天24小时都有自动记录,相信很快的,关于这段的录影,就会出现在局长的办公桌上。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422)

我要评论
  • 漠之外&,还有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