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看了看那基本上满石室都是的干尸,皱了皱眉头,走到韩文悦身边。“韩先生,我想,我要认真需要考虑你的问题了。”菲利普一脸严肃认真的道:“这层的僵尸,比四层还得多出不少“韩先生,我想,我要认真考虑你的问题了。”亚历克斯一脸严肃的道:“这层的僵尸,比四层还要多出不少。”。...

亚历克斯看了看那几乎满石室都是的干尸,皱了皱眉,走到韩文悦身边。

“韩先生,我想,我要认真考虑你的问题了。”亚历克斯一脸严肃的道:“这层的僵尸,比四层还要多出不少。”

韩文悦笑笑,伸手掏出一张符纸,晃了晃“现在恐怕要多个问题了。这种符的力量足以一次性消灭这样的怪物一大群,效果你刚才也看到了。”见亚历克斯点头,又道:“但我发现,刚才这一大群中,居然有一个不怕这符,这就值得深思了。”

亚历克斯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假如不是赵知秋出手够快的话,恐怕韩文悦就得挂点彩,眉头不由得皱的更紧了“那照你的说法,前面这种僵尸会更多?”

韩文悦将那道符装了起来,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却没有正面回答他“僵尸,据中国古代发现的诸多证据证明,确实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最早据说出现于中国五代时期的南唐,但当时称为尸变。而大量出现僵尸,是在清朝末年民国初年。”

韩文悦顿了顿,又道:“一般来说,僵尸分两种。一种是新死去的人感染了戾气,尸体便会起来做怪;另外一种是死去很久的人却不下葬,据说也会变成僵尸。还有一种是得自民间传说,据说怀胎的妇女死去,但孩子过几个月后却出生了,那么母子两个都会变成僵尸,而且是有智慧的僵尸,非常难对付。”

“不好意思,韩先生。”亚历克斯忽然问道:“请问南唐是什么?还有,什么是戾气?”

韩文悦稍稍沉思了一下“南唐是大约1100年前时中国南方的一个小国。至于戾气……”韩文悦皱了皱眉,忽然发现这个词确实不大好解释“就是……一种……对,类似欧洲古时的黑魔法吧,类似。”

看了看亚历克斯,见对方呆呆的听着,似乎没问题了,韩文悦不禁一笑,接着道:“后来的道家研究,认为僵尸产生主要是因为地气、磁场的影响,导致尸体发生了异变。但这一般要视尸体死亡的时间而定,假如有死亡几百年以上的尸体,吸收日月精华变成的僵尸王,那就非常恐怖了,据说曾经有过僵尸王屠镇的事。”

韩文悦有些感慨的摇了摇头,指着地上的干尸道:“这些,在中国称为行尸,并不算完全的僵尸,只不过力气大些,不怕打而已,只要用符驱散它脑中的戾气就可以,但假如它忽然不怕这种符了,那么行尸的性质就发生了改变,接近僵尸了,真正的僵尸,无论在速度还是力量上,都比常人要强出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且几乎没有弱点。你想想,假如上面两层有几十个真正的僵尸,后果会怎么样?”

亚历克斯听的目瞪口呆,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良久才道:“不会吧?我感觉它们挺好对付,而且,真像你说的那样,欧洲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事?”

韩文悦耸了耸肩“或许和地理位置有关吧,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真正的僵尸,我也没见过,但我见过茅山派的人用道术炼出来的铁尸,据说虽然比不上僵尸王,但比一般的僵尸还要强些,确实是非常厉害,当时年轻,一时好奇和那东西打过次架,结果不是它主人禁制的快,估计到现在我都死了好几年了。”

亚历克斯听的心惊肉跳,他刚才也见过了韩文悦的本领,确实是很强。单以速度而论,恐怕比自己对付过的几个吸血鬼都要快的多,连他都说厉害的怪物,真不知道会恐怖成什么样。

“要不要让本先生他们回去?”亚历克斯犹豫道。

“那倒不必。”韩文悦摇了摇头“咱们人很多,而且我也不是当年那个不懂法术的小孩子了。况且,罗琳说这门一旦打开一道就必须前进,是这样吗?”

亚历克斯愣了一下“确实是这样,就算有钥匙,出去的话,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前功尽弃了,再进来要等七天后,至于为什么是七天,我也不大明白。”

韩文悦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好一会才道:“那就不必了,目前只是我的猜测,很可能情况并没有那么恶劣,毕竟你说过那位兰斯洛特在1932年来过。恕我直言,假如有几十个僵尸存在的话,他根本不可能活着出来。”

亚历克斯一扬眉,正想说些什么,但还是苦笑着忍住了。他和麦格不一样,不会因为崇拜而把自己的偶像神化。至少他认为,兰斯洛特再强也不过就是韩文悦这种水平了吧?

“亚历克斯先生,”韩文悦走到墙边一处干净些的地方“我想请问,这里面关着的魔鬼,有没有强大的可以突破封印的?”

亚历克斯摇了摇头“那不可能,除了撒旦外,其它魔鬼没有同米伽勒抗衡的实力。而且据说圣物的力量是直接压制魔气的,也就是说,黑暗魔力越强的怪物,反而越受制约。像这样的怪物,”亚历克斯指了指地上的干尸“它自身根本没有魔力,所以也不受影响。”

顿了顿,亚历克斯又道“据《沉睡之塔魔物记》里的记载,这里面实力最强的,一个就是兰斯洛特抓到的吸血鬼亲王,另一个是16世纪初几乎损失一整个骑士团才抓到的三头地狱犬。哦,还有一个,是14世纪中叶的黑魔法师赛利克,他还有一个名称叫鼠王。当时,他利用老鼠几乎毁灭了整个欧洲,教廷出动了所有精锐才将他抓住,他也在塔里封印着,好象就在这层吧?经过这么多年,它们三个早已进入了长眠,至少在前几次,都没有记载它们出现阻挠任务进行的。”

韩文悦听的大感兴趣“哦?不过你们为什么不当时把它们消灭掉?非得封印到这里吗?”

亚历克斯笑了笑,走到韩文悦身边坐下“吸血鬼极难消灭,更何况是亲王,它连阳光都不怕。地狱犬也是,它是地狱的门卫,除了封印,没有其它办法。至于那个鼠王,他的魔力实在强大,据说当时教廷用尽了方法也杀不死他,最后监禁了几十年,和圣地护卫的合作关系建立后他还没死,无奈之下,也只好借助圣物的力量来封印他了。”

“还关着些什么?”韩文悦又问,他有些没听够的感觉。

“再有就是一些狼人、地精、污鬼什么的。”亚历克斯耸耸肩“狼人本质上和吸血鬼相似,但还不及吸血鬼强大,数量很多,14世纪末几乎毁灭红蝎部落的就是它们,因为它们的魔力很低,在当时反倒最容易脱困,据记载它们就封印在刚刚经过的那层。地精倒没什么危害,稍微强壮些的人类也能打的过它,但爱搞一些恶作剧。污鬼就是上不了天堂的灵魂了,喜欢占据人类的肉体生活。”

韩文悦心道:“这些妖怪可远不及中国的丰富多彩了。”抬头见本、罗琳、麦格等人的身影已经出现在走廊中,笑着站起身“我们可以继续开工了。”

众人动手将中央凹坑附近的干尸清理出去,仪式也非常顺利的完成了,照例留下一个骑士守在这层,继续踏上向上的阶梯。

这次,亚历克斯仍然安排自己和韩文悦、赵知秋、巴哈四人打头,后面是麦格等几个骑士,殿后的是五个阿拉伯武士以及凯文三人,将本和罗琳他们安排在中间,却没有再提让大家休息的话,显然,他还是深信韩文悦的话的。

六层的干尸数量更多,一拉开铁门就有一大群。这下,连麦格都皱起了眉头。事实胜于雄辩,如潮水般的干尸,假如兰斯洛特杀过,就不会留下这么多;但假如他没杀过,又是怎么从这么多干尸中脱身的?要知道这种封闭的地方可不是坟墓,随处就能抓一大把死人。

麦格虽然不愿意,但他第一次开始认真的考虑韩文悦和赵知秋的话。

当韩文悦祭出第三张符纸时,整个石室中只有一个干尸站着。

这干尸的肤色比其它的略深,个头挺高,形体倒没多大变化。刚刚韩文悦的符纸攻击,它仿佛根本不在乎。此时耷拉着头,双臂下垂,见众人进来,将头缓缓抬起,空洞的眼框中竟然有两点绿光一闪。嘴向旁边咧开,一条黑呼呼的长舌头探了出来,在嘴边灵巧的划了个圈,又缩了回去,混然没有干尸该有的迟钝感。仅这一个动作,饶是众人大多身经百战,也不禁都打了个寒战。

亚历克斯将细身剑抬起,小眼睛眯着“韩先生,看来你说的对,这怪物,已经不像是僵尸了。”

韩文悦反手将火精剑拔了出来,苦笑道:“我跟你的看法刚好相反,它现在,才算的上是真正的僵尸。”

麦格将巨剑支在身前,他原本脑子就不大好使,而现在他对自己的偶像忽然产生些怀疑,再加上刚才韩文悦居然只一人就将几乎所有的干尸消灭,这一连串的事让他的心情十分不爽“管它什么真僵尸假僵尸,看我把它剁碎!”说着怒吼一声,向那僵尸冲了过去。

亚历克斯急忙伸手拉他,却抓了个空,不禁大惊,一咬牙,挺剑也冲了上去。他已经看出这干尸不同于其它的了。

韩文悦也是吃了一惊,心想这麦格也太冲动了些,真正的僵尸,可不是单凭蛮力就能战胜的“巴哈先生,你照顾大家。”脚下加劲,随两人后冲了过去。

麦格最先冲到,手中的双手剑以惊人的气势向那僵尸当头砸下。见那僵尸呆呆的毫无反应,不由的心中一喜,心想这一剑下去就算是真人也要被砸个血肉模糊,何况这种肉体腐烂的僵尸。

谁知那僵尸左手猛的一抬,在距离它脑袋不过几英寸的距离,以手臂挡下麦格的巨剑!发出“铮”的一声。

麦格心里一惊,他终于明白亚历克斯刚才说的话了,这僵尸确实和刚才碰到过的不同。

“麦格,后退!”亚历克斯喊道,同时手中的细身剑向那僵尸头部疾刺过去。

那僵尸猛的扭头,冲着亚历克斯咧咧嘴,却没有闪避的意思,只剩下一半肉的右臂伸出,将麦格那庞大的身躯拉了过来。麦格极为强壮,竟然连反抗之力也没有!

就在此时,亚历克斯的细剑没有丝毫阻碍的刺到了那僵尸的头,亚历克斯刚松了口气,却忽然发现剑身根本没刺进去,只是剑尖处刺到腐肉的地方冒起了阵黑烟。

亚历克斯一怔。那僵尸又咧了咧嘴,像是在嘲笑他一样,接着将那撕裂般的嘴向麦格的头凑了过去,那灰白的牙齿在晶石的照耀下发着惨白的光。

“韩先生!”亚历克斯心里大急,将细剑抽出,使劲向那僵尸头上刺去,同时大声叫着韩文悦。麦格也吓的大叫,他实在无法想像,自己引以为傲的力量,竟然比不过一个瘦弱的干尸!

韩文悦终于赶到了,同时赶到的还有赵知秋。就在僵尸的牙快要咬到麦格的时候。

韩文悦贯注内力的一脚重重的蹬在僵尸的头上,终于将那僵尸的头踢的后仰。赵知秋的长刀紧跟着刺进它的嘴里,僵尸后退几步,手松了开,麦格终于脱离了险境。

不得不说,两人有着惊人的默契。韩文悦跃起直击,赵知秋随后跟进,两人之间甚至连一个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麦格后退几步,喘着粗气坐倒在地,满脸的惊恐。坦白说麦格并不是一个怕死的人,但当时的情景确实吓人,倒也怪不得他。

亚历克斯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深深的吸了口气“韩先生,假如这次不是你和赵先生跟来,恐怕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非常感谢两位。”

韩文悦盯着不远处的僵尸,笑道:“客气话就免了吧,依你说的来看,这里即使有僵尸,恐怕它的修为也不会超过四百年,成为僵尸王的可能性很小。最多只是费些劲而已,应该不难对付。”

赵知秋更是干脆,将刀往鞘里一插“交给你了。”说着向后退了一步。

韩文悦笑笑,将张牙舞爪扑上来的僵尸再次一脚踢了出去,从衣袋中抽出一张符来“看样子你的修为至多不过二百年吧?武功高点的人也比你强些。”

那僵尸看起来十分恼怒,嘴已经裂到极限,从口中发出嘶嘶声,再次扑了上来。

韩文悦抬手将那符甩了出去,那符如同活物般贴在僵尸的额头。

“五行雷光术,疾!”韩文悦手中火精剑舞动几下,剑尖遥遥指指向僵尸。

符纸猛的爆出一阵刺眼的金红色光芒,将整个石室照的如同白昼一般!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418)

我要评论
  • 原的绝&沙地只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