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利普左手拿着饼,左手搭在窗台上向内望着。“太阳了快西沉了啊?”菲利普咬着饼“这三层居然费了这么大的事。呃……韩先生,你确认楼道中会有僵尸吗?”韩文悦笑“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啊?”亚历克斯咬着饼“这三层竟然费了这么大的事。呃……韩先生,你确定楼道中不会有僵尸吗?”。...

亚历克斯一手拿着饼,一手搭在窗台上向外望着。

“太阳已经快落山了啊?”亚历克斯咬着饼“这三层竟然费了这么大的事。呃……韩先生,你确定楼道中不会有僵尸吗?”

韩文悦笑笑“不会,对于这种怪物来说,阳光有着极大的杀伤力,即使是僵尸王,在阳光下虽然不会受伤,也不能行动。”

亚历克斯无声的点了点头,记忆中再次浮现刚才韩文悦那张黄纸片将僵尸整个炸裂的情景。

极亮的光芒充斥着整个石室,最后却又像潮水般缓缓退却。那张符纸,如同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的光芒。直到,那符纸成为一个光球,亮的刺眼,仿佛一个小太阳般。

僵尸在嘶吼声中炸裂了,腐肉飞溅。

韩文悦横掌向前一推,顿时如同一道气墙般,把溅到面前的腐肉凌空吹了回去。

想到这里,亚历克斯走到韩文悦身边坐下“韩先生,我不得不承认,你比我见过的任何一个战士,都要强出许多。”

韩文悦喝了口水,笑道:“无论是功夫还是法术,在中国,比我强的人都太多了,更何况全世界?”

亚历克斯摇了摇头“虽然我没有见过兰斯洛特到底有多么强大,不过在我看来,韩先生你,恐怕要比他强出很多了。”

韩文悦不由得看了看另一边的麦格,他可没有傻到和一个已死的人争个高低“未必,既然那位兰斯洛特能抓到吸血鬼的亲王,那么我甘拜下风,我虽然没和吸血鬼交过手,不过我听说吸血鬼在欧洲是一个极特殊的存在,我没有自信打的赢。”

“我和吸血鬼交过手。”麦格忽然抢在亚历克斯前边道:“亲王不知道有多强,但普通的吸血鬼,绝对不是你的对手。”他的脸色极其平淡,仿佛根本不在乎亚历克斯刚才的话。

韩文悦和亚历克斯根本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的面面相觑。

“别看我,”麦格的神色仍然没有变化“我只是实话实说,我还要感谢两位刚才救了我。不过,我不认为你会比伟大的兰斯洛特还强。失陪。”

见麦格向上走去,站在一个窗孔前想着什么。韩文悦道:“麦格先生他……没什么吧?”

亚历克斯挤挤眼睛“我想,他大概因为刚才的表现有些羞愧吧。他一直被称为当代教廷骑士中最勇敢的一个。还有,我想,他应该也查觉出,塔中出现这么多干尸的事了。”

韩文悦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对了,韩先生,”亚历克斯又道:“我还是觉得将本先生他们送下塔比较好。”

吃饭前,众人曾有过一次激烈的讨论:亚历克斯认为,前途越来越危险,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将没有自保能力的人送到塔下去;而本却认为,再危险也马上到塔顶了,这时候回去就完全前功尽弃了。

总之,讨论到后来,大多数人都认为本说的完全有道理,更何况众人都认同了韩文悦的能力,亚历克斯也不好再坚持自己的意见了。

韩文悦想了想“第七层,关着什么?”

“那个吸血鬼亲王。”亚历克斯回答的很干脆“作为不死不灭的生物,它无疑是这座塔里最强大的生物。”

“它的魔力很强吗?”

亚历克斯一怔“这个我不大清楚,不过,根据我同吸血鬼战斗的经验来看,它们的魔力并不强,主要是肉体强横,而且会用一些很古怪的魔法。估计亲王也是如此吧?”

顿了顿,亚历克斯又道:“理论上说,越接近圣物,对于魔气的压制就会越强,照这样看的话,上一层出现僵尸的可能性不大。况且,那个吸血鬼关进这里也不过80年左右而已。”

韩文悦定了定神,觉得刚进塔时那种让人十分不舒服的感觉已经基本没有了,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亚历克斯的看法。

韩文悦认为,刚进入塔时那种怪异的气氛应该是属于魔气的范畴,它不同于妖气的猛烈,也跟鬼气的诡异不一样,但相同的却是那种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不过他很奇怪为什么亚历克斯等人感觉不到。其实这要归功于韩文悦对于武术和道术都有不低的造诣,毕竟对于一个仅接受过战斗训练的人来说,实在很难有那么敏锐的第六感。

“我赞成你的看法,”韩文悦道“现在看来,只要那个吸血鬼亲王不会出现,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应该会很顺利。”

“那不可能,”亚历克斯笑道:“它再强也抵抗不了圣物的压制,我相信接下来的任务一定会非常顺利。”

“但愿如此。”不远处坐在阶梯上的赵知秋忽然冷冷的接了一句。让韩文悦和亚历克斯不由的相视苦笑。

十几分钟后,众人终于打开了最顶层的大门。

仍然是一条走廊,墙边也一样有着发光的水晶,但走廊很短,目测大约有不到十米的距离。

尽头是扇紧闭的白色大门,很高,感觉上和一层教堂的大门相近。门上凸雕着一座正拔剑的六翼天使像,极是生动,玉石般洁白的表面在晶石的照耀下仿佛笼罩着一团流光。雕像两只眼睛闪动着红色的光芒,似乎是两块宝石,而正中间的腹部,是一个凹孔,正是一个六翼天使的样子,韩文悦不由想起罗琳取出的那个徽章。

通道在门前向两边延伸,看尽头弯曲的样子,门后的空间应该是被环形的墙围了起来。

本走到门前,伸手抚mo那凸起的雕像,嘴里不住的发出赞叹声。

“很奇妙吧?”亚历克斯在身后笑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记录上提到过,但实在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美丽,简直就是艺术。”

“我不相信……”本颤抖着手从衣袋中翻出一个放大镜,喃喃的道:“我不相信,这真的是建于一千多年前吗?”

亚历克斯和韩文悦几乎同时走到他身边“记录上最早的记载是1100多年前,这幢建筑物的历史应该比那还早吧?”亚历克斯叹道。

“门的那面,”韩文悦问道:“就是存放圣物的地方吗?”

“对。”亚历克斯一边招呼着身后的众人,一边道:“这里应该有四个门,很快你就能见到圣物的样子了。”

四个门?!韩文悦正觉得纳闷,见亚历克斯几人已经分两拔顺着两边通道走去,便打消了提问的念头,冲本和身后的赵知秋等人打了个招呼,跟了上去。

通道很长,当韩文悦见到另一扇门时,同时见到了门对面的窗孔,此时,夕阳的余晖正透过窗孔洒了进来。

门的样子倒是和这层的第一扇一样,除了没有那个凹孔外。吸引韩文悦目光的反倒是那窗孔。

窗孔比前几层的都要大,目测大概有一层教堂窗户的一半大小,轻柔的风正从窗外吹进,那窗孔边缘的墙壁十分厚,大约有一米多的距离。身子探出,看了看下面,见广场上的人如同蚂蚁大小,韩文悦也不禁咋舌,这样规模的建筑物,在一千多年前是怎样建出来的?

回过头,见亚历克斯几人已经走的不见踪影,门前只留下一个神父和一个骑士。

那神父见韩文悦向这边走了,温和的冲他笑了笑。

韩文悦也笑了笑,道:“亚历克斯他们呢?”

“他们向其它的门去了,”那神父笑道:“四个门,每个门需要一名神父,同时进行祈祷。”

韩文悦“哦”了声“这里这么大,怎样才能同时祈祷呢?”

“是这样的,”那神父仍然温和的笑着“当徽章安放好后,每扇门上的天使像眼睛会放出光芒,那便是祈祷的时候。

“这里,”韩文悦凝神感觉了一下周围“安全吗?”

神父笑道:“我想是的,至少从来没有过在最高层发现魔物的记录。”

韩文悦笑了笑“那我想我还是回正门去等着好了,我很期待这一刻。”说着挥了挥手,转身由来时的路折回。

和亚历克斯他们绕了整整一大圈不同,韩文悦只走了一小段路,所以当他回到大门口时,亚历克斯等人仍然在路上。

远远的就听到巴哈和杰克的声音,两人似乎正在争执着什么,韩文悦心里一惊,急忙加快了脚步。

当看到远处的众人时,发现凯文和泰格拉着杰克,大声呼喝着。几个阿拉大汉也死死拽着巴哈。本站在门边,仿佛有些不知所措。赵知秋坐在墙边地上,手拿着水壶正在喝水。

终于听清楚几人的叫声时,却搞的韩文悦哭笑不得。

“来呀!”杰克扯着公鸭嗓子叫喊着“你这头愚蠢的猪!老子挖这里的宝石关你什么屁事,你竟然敢挡老子的财路!”

巴哈奋力甩着抓着自己的几只胳膊“无耻的黑鬼!要不是看在韩的面子上,我早就一脚把你踢进骆驼的肛门里了!”

“那你来试试看!死胖子!”

“你们放开我!让我教训教训这头黑驴!”

两人的叫喊声越来越高,凯文等人的劝阻声早被压住了。

韩文悦此时已经奔近,见巴哈已经快要挣开几人的拉扯,而杰克也拔出军刀,急忙拔起身形提气飞奔,猛得冲到两人中间。

“你们干什么?怎么自己人打自己人?”韩文悦也有些气恼起来。

“他非要挖雕像上的宝石,我阻止他,他就骂我。”巴哈满脸的气愤,将几人的胳膊甩开,拉了拉皱巴巴的衣服。

杰克却多少有些畏惧韩文悦,毕竟他还想着和韩文悦学功夫。将凯文两人的手推开,将刀插回靴中“这里又不是他家的,见到了当然谁下手快就归谁,我看是他自己想等咱们走了来挖才是真的。”

“你……”巴哈气极,又向前冲了两步。

“好了好了!”韩文悦将又要起冲突的两人分开,扭头对杰克道:“杰克,来这里之前的一切你都已经看到了,这里的东西是属于神的,你不担心你刚拿到宝石就被雷劈成焦碳吗?”

杰克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在此之前,他从来没相信过世界上有什么神鬼,但经过这两天的事情后,却不由他不信了。

韩文悦见说动了他,又笑道:“所以,你不如好好的珍惜生命,也许将来能赚到更多的钱,不是吗?”

杰克点了点头,随即又露出一贯的嬉皮笑脸“那你得答应我教我功夫。”

韩文悦只好苦笑着答应。

“各位,在聊什么?”亚历克斯带着帕杰洛、麦格、罗琳以及三个修女走了过来。

韩文悦挤挤眼睛“没什么,刚才只是在研究这雕像的材质而已。”

“哦?”亚历克斯嘿嘿笑了两声“据说是玉石做的哦!”

韩文悦也是干笑两声,看样子刚才的争吵他都听到了吧?

“好了,这层很安全,我想我们可以开工了。”亚历克斯眯着眼睛,虽然脸上仍挂着笑容,但整个人却感觉严肃了起来。

罗琳冲着韩文悦一笑,走到门边,将衣领中的徽章取出,一脸虔诚的用双手将那徽章按进雕像中央的凹孔,接着双手互握,向后退了几步。

沉默,因为众人都注视着面前的大门,同时也期待着这最后一层会有什么样的异像。而帕杰洛,已经站门的正面。

渐渐响起一阵歌声,开始时很低,但越来越高,像有人在慢慢增加着音响的音量一样。最后的效果,却是如同有一支圣歌合唱团在教堂中演唱一样,声音并不响,但却听的很清楚,偶而有叮叮咚咚的响声,让人心里十分平静。至少韩文悦感觉是这样。

雕像的眼睛终于发出光亮,那是一阵如同火焰般的红色,跳动着,渐渐加深。当那团光亮停止跳动的时候,帕杰洛仿佛早已准备好了,将双手扬起,满脸虔诚的念诵着祷词。

“这大概老早就排练过很多次了吧?”韩文悦心想,毕竟这么大的地方,互相之间无法协调,四个神父念诵祷词时的频率都不一定一样。

事实证实了韩文悦的想法是正确的,至少眼前是这样。

当那阵不知何处传来的圣歌声停止时,帕杰洛的祈祷完成了。双手取下那徽章后,两扇大门在低沉的吱呀声中向两边打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中的一柄悬在半空中散发着白色光芒的长剑。

剑柄长度大概占了整个体积的四分之一,像镶嵌着宝石类的装饰,闪烁着各色的光芒。

护手部分长度感觉和剑柄相同,两边向下弯曲,突出成尖尖的角状。剑身放射出柔和的白色光芒,看起来极是圣洁,甚至让人有种顶礼膜拜的冲动。

“米伽勒之剑……”韩文悦喃喃的道。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254)

我要评论
  • 石漠。&这三种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