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所以算一座大厅了,坐落于剑正上方的穹顶开着一个大孔,能看见轻轻发暗的天空。当四扇门再打开,风和光玻璃窗三个窗孔和穹顶的气窗汇集在中央时,更让人深刻地的感觉到这一当四扇门打开,风和光透过三个窗孔以及穹顶的气窗汇聚在中央时,更让人深刻的感觉到这一点。。...

这应该算是一座大厅了,位于剑正上方的穹顶开着一个大孔,能够看到微微发暗的天空。

当四扇门打开,风和光透过三个窗孔以及穹顶的气窗汇聚在中央时,更让人深刻的感觉到这一点。

中心是一个祭台般的白色石制凸起,目测长度达四米左右的巨剑就是浮在它的上面。祭台的周围,也是一个直径三米多的凹坑。

众人并无例外的发出赞叹声,都向前几步,围在那凹坑周围。

韩文悦背后的火精剑发出低微的嗡嗡声,这却是以前没有过的。韩文悦心中明白,灵剑遇灵剑会产生共鸣,看来真是如此。

越向前,便越能感觉到,那阵柔和的白光几乎笼罩身体的感觉,整个身体如同浸在圣洁的光幕中一样,原本有些委顿的精神也似乎恢复了不少。

“传说米伽勒是天界最强战士,在他的庇佑下,真正勇猛的战士会再次暴发出自身的潜力,看样子真的是这样。”亚历克斯目光紧紧盯着那柄剑,深深的吸了口气道。

韩文悦感觉也是如此,虽然之前的战斗算不上激烈,对于他这样受过严格武术训练的人来说没什么大碍,但毕竟已经整整走了一半天,体力也有损耗。而现在,在这阵白光的照耀下,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恢复。

赵知秋却对那剑没什么兴趣,站在凹坑边打量着四周“那四间石室里面是什么?”

听了赵知秋的话,韩文悦和亚历克斯才回过身来。

“那个?”亚历克斯道:“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不过记录上来看,应该是关着那个吸血鬼亲王。”

韩文悦静下心来感觉着四周的魔气,附近灵气充沛,却丝毫没有邪恶感,不由的放下了心。

“关在这里的一切魔物,都陷入长眠中,即使把剑取下后,它们也还能再睡大约3小时的时间。”亚历克斯看样子心情极好,笑着道。

“你确定?”本已经完全接受了这里这些不可思议的现实。

见众人都望向他,亚历克斯耸耸肩“别看我,我不知道,记录上写的。”

韩文悦不由得好笑,不过亚历克斯说的倒也在理,假如一取下剑,大堆的魔物就涌上来,恐怕每次的任务都要派一个团的士兵来完成了。

白色的石板在白光的照耀下更是反射出晶莹的光芒,如果忽略那些黑色的字符,会让人觉得那仿佛是一块完美无暇的玉。但是,韩文悦忽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

那是在圆形凹坑的里面,仿佛写着些什么字一样,字迹很淡,假如不是认真辨认很难看的出来。

韩文悦轻咦了一声,蹲下身来,仔细观察着那些字体。

“怎么了?”亚历克斯看到韩文悦的样子,问道。

韩文悦摇了摇头,良久,才站起身来“亚历克斯先生,记录上有说过有中国人来过这里吗?”

亚历克斯呆了一下,接着低头想了想“好象有提到过,在200多年前,教廷就有找过中国修行者来帮忙,不过这里的记录不大详细。”

“是的,确实有这样的事。”帕杰洛从另一侧走了过来“当时是由于东正教和新教内部的一些事物脱不开身,所以只好求助东方的力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东方宣传教义。”

韩文悦听到这里,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刚才帕杰洛的这番话明显就应该倒过来说,当时正是西方宗教打算大举进入中国的时期,恐怕请人帮忙是副,宣传西方宗教才是真吧?

亚历克斯见韩文悦皱了皱眉,隐约觉得是刚才帕杰洛的那番话引起的,虽然他不认为向东方宣传教义有什么不妥,不过眼下这时候还是岔开话题的好“韩先生,你怎么知道这里曾有中国人来过?”

韩文悦定定神“是这样的,这个石板上,似乎有一个道家的阵法在里面,不过我不大精通这方面,所以还不能很确定。”

“哦?!”亚历克斯听的大感兴趣“在哪儿?什么叫阵法?打仗用的那种?”

韩文悦指了指石板上淡淡的字迹“就是这个了。阵法是道术的一种,不过和战争的阵法还有一定区别,道家的阵法是以阴阳五行为原力,引天地灵气发动,来产生一些神奇的效果,本质上来说,和你们西方的魔法阵有些相同之处。”

“那么这个,”亚历克斯终于看清楚那几乎和石板一个颜色的字迹“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用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韩文悦耸耸肩“我对阵法不是很通,假如我朋友来,他一定知道,现在来看,我只能分辨出这是一个五行阵法,而且还没有发动,其它的我也不知道。”

两人的对话引得大家都凑过来看,不过无奈谁也看不懂。

“管他呢,”亚历克斯笑道:“既然是上次留下来的,搞不好是中国那位先生画下来为这圣物多加了一层封印呢,应该是好意吧?”

韩文悦微微点了点头,不过他多少觉得这事透着古怪。既然圣物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还需要什么多余的封印?再者说,即使这个阵是为了抵御魔物,那这阵的规模也未免太小了点吧?越想越觉得疑点甚多,便暗暗用心将那阵法的字符和排列记了下来。

“好了大家,”亚历克斯拍拍手站起身来“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吧?天快黑了,我们加紧进行仪式,早些下塔吧。”

见众人都开始忙碌起来,亚历克斯这才笑着转身“韩先生,等下你和赵先生以及巴哈先生他们在剑的外围警戒就行,虽然目前看起来很顺利,不过还是小心点好。”接着又扭过头,对着东张西望的本道:“本先生请再忍耐十几分钟,仪式进行完后,您再继续您的研究吧。”

见几人都点头答应,亚历克斯微笑着向众人鞠了一躬,一脸轻松的表情。

帕杰洛等几个神父已经就位,他们的身后是四个负责保护的骑士,再外面,就是韩文悦、赵知秋、巴哈、凯文等人,本和罗琳等三个修女夹在中间。

“亚历克斯先生,不用再去看看那个吸血鬼亲王了吗?万一……”韩文悦忽然道。

亚历克斯摆摆手“没那个必要,假如它出的来,早就出来了,再说咱们经过了四层,不是一样没什么事发生么?”

韩文悦微微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觉得古怪,不由得留神起周围来。

祈祷声终于响起,那是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祷词,仍然是拉丁文。

韩文悦此时却没有心思分辨那祷词的意思,用心的感觉着周围一切动静。

“韩先生,你怎么了?”罗琳忽然道。

韩文悦略呆了呆,笑道:“没什么。”

罗琳大眼睛眨了眨“其实你不用紧张的,主教大人说这个仪式进行的顺利的话根本不会有问题。即使有魔鬼,我相信韩先生一定能打败它的。”

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不过两人之间已经消除了陌生感,韩文悦也变的自然了起来,当下便道:“嗯,我发誓,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罗琳笑着回答“不只是我,还有大家。”

韩文悦重重点了点头,不过警惕性反倒更高了。

此时仪式看样子已经接近尾声,因为剑上的光芒已经慢慢黯淡下来。

韩文悦忽然有种错觉,他觉得这柄剑在缩小。

事实上剑正是在缩小,随着光芒的敛去,它的体积已经不到原来的一半大小了。

祷词结束了,原本巨大的剑已经变成了一柄尺许长的短剑,帕杰洛一脸虔诚的上前,双手将它取下,放进随身的一个盒子中。

大厅内的光线微微暗了下来,而韩文悦身后的火精剑,也停止了颤动。

包括亚历克斯在内的四个骑士此时都将自己的剑竖在胸前,一脸的严肃。看样子是为了表示对米伽勒的尊敬。

“好了!”亚历克斯出了口气,将细身剑甩了一下,插回腰间“接下来将这里再次封印就可以了,非常顺利。”

韩文悦忽然重重的挥了下手,他感觉到原本丝毫没有的魔气浓郁起来,而且渐渐的笼罩整个大厅。

众人一时间几乎都摒住呼吸,四周静到极点。

过了快一分钟时间,罗琳终于忍不住问道:“韩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韩文悦向四周望了望,道:“现在这里的魔气强的惊人!我干这行快三年了,还没见过什么地方魔气这么重过。”

罗琳略有些吃惊的回过头“你们有感觉到什么吗?”对于韩文悦的话,她自然不会不信,虽然她自己确实是没感觉到什么。

除了低头思索的亚历克斯和麦格,教廷的众人都茫然的摇了摇头。凯文道:“我只觉得似乎有危险逼近。”

巴哈也道:“周围的气氛很古怪,好象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

“看看地面。”赵知秋抬手将刀拔了出来,嘴角挂着一抹怪异的笑容,冷冷的道。

诧异的看了一眼赵知秋,亚历克斯低头一看,原本青灰色的石板现在已经变成了深灰色,上面仿佛笼罩着一层水波一样。

“大家全退到祭台旁边!”亚历克斯毕竟是领导人,很快就发现,没有变化的唯有那个画有法阵的凹坑。

除了赵知秋外,众人全部退进凹坑中。

“知秋!”韩文悦急道:“快进来,现在不知道情况,不是逞强的时候!”

赵知秋冷冷一笑“不需要,我想,我要找的那个人,就快出现了。”

韩文悦心里大急,单凭魔气的浓郁程度来看,很难确定会出现什么样的魔物。当下就要跨出坑外去拉赵知秋。

此时,石板上像覆盖了一层黑色的水,一个个的涟漪正从水面泛起。

“嘿!不痛痛快快的出来?还有打前站的?”赵知秋脸上挂着残酷的冷笑,但韩文悦却发现,他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涟漪越来越多,那些涟漪的中心,缓缓的露出一个个灰白色的圆形物体,那是一具具的骷髅骨架,原本没有眼睛的眼框中有着一团绿光。每具骷髅骨架的左右手,都拿着残破的盾牌和弯刀。

众人中不乏见过大场面的人,但也被这一幕惊的毛骨悚然。本脸色苍白,不停的咽着唾液,而教廷的神职人员们,已经开始在胸口划起十字来。

这是怎样的一副场景啊!硕大的大厅中,挤满了怪异的骷髅,数量多到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

赵知秋长刀旋了一圈,将身体周围的骷髅拦腰切成两半,刀刃处发出让人牙碜的怪异摩擦声,脸上挂着狰狞的笑容“也好,把这些杂碎全杀光,你就该出来了吧?”

韩文悦原本见这些骷髅还只是吃惊而已,现在望见赵知秋的笑容,竟然打了个寒战。

所有的骷髅已经浮出“水面”,现在,它们竟然开始动弹了!满大厅都充斥着咔啦咔啦的响动,似乎它们正在活动身体。

赵知秋的身形已经被多的无法数清的骷髅挡住,韩文悦心里一惊,这么多骷髅涌上去,就算只是一个一刀,也足以把赵知秋分尸!

“你们就呆在这里,我去救知秋。”韩文悦匆匆扔下这句话,身子腾空跃起,扑向赵知秋原先的位置。

亚历克斯、巴哈、凯文、麦格等人早已取出兵器,不约而同的齐应了一声,补上韩文悦的位,将本和罗琳等人护在里面。

韩文悦身在半空,已经见到被围在骷髅堆里的赵知秋。此时的赵知秋脸上仍然挂着那种让人心寒的笑容,武士刀大开大合,似乎根本不在乎身上已经挂了好几处伤。

只可惜被他切成两半的骷髅竟然还有攻击能力,只剩半个身子在地上爬着,还不忘扬起手中残破的弯刀劈向赵知秋。

看到这里,韩文悦心里大定,不过也看出一个问题,对付这种怪物,兵器越锋利效果越是不好。想到这里,也不拔剑,潜运内力,身子一旋,右脚横扫而出,将赵知秋身后的几个骷髅震的粉碎!

刚一落地,双掌向前推出,又将两个扑上来的骷髅震的碎裂,同时喊道:“知秋!这些怪物死了已经很久了,骨质很松,你用刀背砍!”

赵知秋仿佛根本没听到一样,脸上仍然挂着阴森的冷笑,口中叫道:“单凭这样的东西就想拦住我?我把它们全部杀光了,看你出不出来!”

韩文悦大惊,看赵知秋的样子,怕不是中了魔了?

左腿横扫,又将几个骷髅踢的粉碎,右手已经从衣袋中抽出了符,向外一甩,口中喝道:“疾!”

一阵金光爆出,将面前的一大片骷髅炸的粉碎,正是之前用过的五行雷光术!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390)

我要评论
  • &哈拉沙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