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径三米的凹坑内此时坐满了人。麦格将手中的巨剑抡起,一下子就砸倒了一片骷髅。“韩先生他们,”,所以细身剑在这样混乱不堪的战斗中真的也没任何优势毫无,菲利普此时也把麦格将手中的巨剑抡起,一下子就砸倒了一片骷髅。。...

直径三米的凹坑内此时挤满了人。

麦格将手中的巨剑抡起,一下子就砸倒了一片骷髅。

“韩先生他们,”,因为细身剑在这样混乱的战斗中实在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亚历克斯此时也把背后的双手剑舞了起来。现在看起来,倒是他们这边最安全“不会有危险吧?”

“不会的!”罗琳紧紧抿了抿嘴唇,脸色十分苍白“一定不会,韩先生很强,一定不会有危险!”

亚历克斯苦笑着,他很清楚,在这样多的敌人面前,一个人的力量是多么的微小。

凯文咬着牙用枪托将面前的两个骷髅砸碎,眉头不禁越皱越紧“这鬼东西怎么杀都杀不完?”

泰格也是紧皱着眉“再这样下去,我们被乱刀分尸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杰克用自动步枪架住了三柄残破的弯刀,不禁哀嚎:“我的宝贝枪啊!”忽然眼睛一转“哎凯文,你记不记得那个亚历克斯说过,剑取下时,枪就可以用了?”

凯文一愣,手却没停,又把一个骷髅砸翻,这才道:“好象是说过这样的话。”

“我试试!”杰克将枪调了个个,一扣扳机,顿时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彻整个大厅。杰克面前的几个骷髅同时胸骨部分碎裂,子弹贯穿而出,又将后面的骷髅打翻几个。

“哈哈哈!看到没有?效果好的惊人啊!兄弟们动手吧!”杰克甚为得意,扯着嗓门喊了起来。

“你这个白痴!”凯文骂道:“韩先生他们还在外面,现在看不到他们,万一误伤了他们怎么办?”

杰克吐了吐舌头“我忘了。”说着再次倒握着自动步枪,挥舞了起来。

“凯文队长,”本从凯文宽大的背后探出半个头“文悦他……”

“放心!”凯文少见的不客气的打断了本的话“韩先生比我们几个人加起来还要强,况且他对付这种怪物很有经验,绝对不会出问题!”

话虽是这样说,不过凯文心里也没底,作为一名优秀雇佣兵的他,十分明白在敌我数量差距如此之大的情况下近身肉博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此时的凯文咬着牙疯狂的扫荡着面前的骷髅,一脸的阴沉。

韩文悦此时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眼下竟连最起码的方向都失去了,面前如潮水般涌上的悍不畏死的骷髅实在是让他头疼。

真气鼓荡全身,宽大的衣服如同注满空气般鼓了起来,偶有乱刀砍中的,也被这强大的内力将劲卸了去,也真亏了这些弯刀不知道是什么时代的古董,残破异常。饶是如此,韩文悦的衣服也不知被划破了多少处,身体多处也觉得肿痛起来。

相比之下,赵知秋的处境却更是危险,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破烂烂,有几处甚至被鲜血浸湿,但现在的赵知秋却如同着魔一般,面对袭来的弯刀竟然避也不避,硬生生用身体抗了下来,手中长刀仍旧自由挥舞,如同割麦子一般将面前的骷髅砍为两半。脸上,依然是那看的人胆寒的狰狞笑容。

原本开始时两人是背对背站着的,此时赵知秋却仿佛发了疯般乱冲,虽然骷髅多只走出几步,但也足以让两人都陷入重围中。

“知秋!你别乱跑!”韩文悦心里又气又急,手脚并用将身周的骷髅震碎,抬手又是一张五行雷光符。

黑色的水波状地面仍然有骷髅钻出来,场面依然混乱,骷髅丝毫不见减少。

“不可能!”韩文悦心道:“任何一种道术或是魔法都不可能无休止的发动下去,一定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支撑着它!”

“韩!”巴哈满头的油汗,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有几处还带着血迹,近若疯狂的从骷髅堆中冲杀出来。好在他的弯刀是仿制以前战争时用的马刀,对于这些骷髅的杀伤力并不比双手剑差多少“我来接你们,赵先生呢?”

韩文悦摇摇头,却不答话,双臂一,两边便有五、六个骷髅碎裂,即便如此,骷髅的数目仍不见少。他尽量不去想赵知秋现在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地,集中精神寻找那可能存在的魔法支撑物。

“妈的!”巴哈少见的骂了句脏话,靠在韩文悦身后,手中弯刀狠砸猛砍,竟也是一副不要命的打法。

一分钟过去了,两人周围的地面上已经被碎裂的骨头碎片盖了厚厚的一层。

韩文悦终于有了反应“巴哈,等下我用符清开一条通路,你什么也不要管,一直向前冲,墙边两间石室内应该有人或者东西,无论你见到什么都不要管,大声告诉我就行!”

巴哈很聪明的没有提任何问题,大声答应着。

右腿横扫而出,将面前几个骷髅一脚踢碎,韩文悦将符丢了出去“就是现在!疾!”

巴哈怒吼一声,身体一转,冲着暴出强光那面胡乱挥舞着弯刀冲了出去。那些骷髅被一道符击碎大半,包围圈还未再次形成,就被巴哈凭借强壮的身躯撞了出去。

韩文悦心里微微松了口气,他刚才感觉到那面似乎有魔气的波动,那么这一切的源头,应该就在那里!

身形跃起近十米,大厅内的情况一览无余。正中央凹坑边,四个阿拉伯战士、四个教廷骑士以及凯文等三人围在本和罗琳身前,面对如潮水般涌上的骷髅一步不退,看样子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问题。而另一边,赵知秋已经冲到大厅的一角,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暗红色,脸上却仍挂着狰狞的笑容,眼睛竟然隐隐闪烁着红光。

“这是……”韩文悦心猛的一沉“入魔的前兆!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连普通人在这种程度的魔气中都能抵抗几天时间,知秋性格那么强,意志那么坚定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被侵蚀?”

“无论怎样,要尽快赶到知秋的身边去!”韩文悦拿定主意,.在半空中掏出符纸“五行雷光符只剩两张了?真是失策!”

将符纸向下一丢,一阵金光爆出,也许是因为在半空中发动,这次至少将半径6、7米内的骷髅一扫而光,而巴哈的叫声,也在这时响起。

“韩!这里有个……瓶子!上面有发亮的字符!”巴哈的叫声从很远处传来,在场的也只有韩文悦有如此好的耳力,能听的清楚。

“把那瓶子带上,见到哪里有强光亮起,就向着那里跑!注意不要把瓶子打破!”韩文悦一边消灭着身周的骷髅,一边用内力将声音逼成一线遥遥向巴哈那边传出。

“明白!”巴哈的声音有些沙哑,估计是大声吼叫造成的。

韩文悦身形再次拔起,半空中已经看到巴哈正在一间石室的入口处挥舞着弯刀,伸手摸出最后一张雷光符,衡量了一下距离,将符纸甩手飞出。

金光亮起,这次的效果仍然很好,韩文悦落地时,已经看到,面前的骷髅消失了一大片。

巴哈的吼叫声越来越响,似乎正在向这边靠近。韩文悦也长出了一口气,趁着骷髅还没有围上来,用袖子抹了抹头上的汗珠。

“韩!”巴哈将弯刀舞起护住头脸,从骷髅堆中冲了出来,伸手递过一个乳白色瓶子“就是这个!”

韩文悦急忙伸手接过,见那瓶子上有血迹,有些担心的道:“你还好吗?”

巴哈回身将逼上来的几个骷髅砍碎,笑道:“没关系,一点小伤。你处理这个东西,我来顶一会!”

韩文悦看见巴哈头上的头巾有一大块已经被染成暗红色,不由心里一沉。定了定神,双脚连环向后踢出,将身后的骷髅踢的碎裂,同时观察起那瓶子来。

瓶口处不停的飘出淡淡的黑雾,韩文悦心里一喜,罪魁祸首果然是这东西!

瓶子从造型上看,很明显是中华文化的产物,通体白色,其中一侧上面绘着一个怪异的正发出金色光芒的符号,那是道术中的一种,借用符咒的力量将一些妖魔鬼怪封在里面。在道术中,已经可以算的上是比较高深的手段了。

“好险!”韩文悦暗道:“要不是见机的快,今天恐怕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这可能是上一次他们说的那个中国修行者带来这里镇压的吧?符咒失效了?”想到这里,韩文悦冲巴哈道:“向墙边靠近,你支持一小会,我很快就好!”

巴哈应了一声,手中的刀挥舞的更快了,一马当先向着墙边冲去,以庞大的身躯,将围上来的骷髅撞的东倒西歪,不过身上也再次添了不少的伤口。

韩文悦急速翻动着纸符,抽空还要应付后面围过来的骷髅,杀伤面积极大的雷光符刚才已经用光,而一些强力的咒法却又不适合在这样混乱的场合下用。

“到墙边了!”巴哈大喊一声。

“好!你护着我,坚持一会,我很快就好!”韩文悦身子一转,冲到巴哈前面。而巴哈也在同一时间转过身来,死死的顶住身后的骷髅。

“找到了!”韩文悦心里一阵狂喜,将一张符纸抽出,贴在那瓶子上发光的字上面。

“真武封魔诀!疾!”手指在符上急速划动着,那符纸忽的一声燃烧起来,瓶子上原先那字符的光芒黯淡下去,紧跟着又亮了起来,不过字符的笔划却有了小小的变化。

韩文悦将那瓶子往怀里一塞,身形一转,凌空踢出十几脚,把围的密密麻麻的骷髅踢碎一片,替下了气喘吁吁的巴哈“好了!不会再有新的出现了,只要把这些都杀光就可以!”

“杀光?!”巴哈一脸的苦笑“我……我快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韩文悦伸手把巴哈按坐在地上“你就在这儿休息一会,我保护你!”不过看看周围,也顿生无力之感,这么大的大厅挤满了骷髅,又岂是说说就能杀的完的?

“韩!”巴哈又站起身来,咬着牙挥舞着刀“你刚才做的只是让这些东西不能再出来?”

“是啊。”韩文悦右手击出,伸出左手擦了擦汗“只能做到这样而以,以物收妖的本事我不会。不过,单单封住瓶口,却不是难事。就好象一个监狱的锁坏掉了,犯人跑了,抓犯人是另外的事了,最要紧的,就是换把锁,别让其他的犯人也跑出来。我刚才做的,就是换把锁而已。锁不一样,效果却相同。”

巴哈的弯刀已经变的有些无力“我担心,亚历克斯他们那边,恐怕快支持不住了,还有赵先生,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韩文悦猛然醒悟,亚历克斯他们人多还好说,赵知秋单枪匹马,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想到这里,一抬头看到穹顶的气孔,急忙道:“巴哈,等下跟着我往前冲,什么也不要管!”

听到巴哈答应,韩文悦伸手将火精剑拔了出来,舞动几下,口中低喝:“九天雷火剑!”那气孔处闪动几下,一道刺眼亮光穿了出来,斜斜射在剑尖处!

韩文悦举剑向下一劈,轰隆一声,真如炸雷一样,面前的骷髅瞬间被扫掉大半!

“韩……我身体麻痹了……”身后的巴哈舌头有些僵硬的回答。

不单是巴哈,韩文悦这剑下去,引下的雷电让亚历克斯他们几人的身体都是一阵麻木,险些就被骷髅的乱刀砸了个头破血流!

“刚才那道光,是韩先生发动的吧?”亚历克斯甩甩发麻的右手,单以左手的挥动着双手剑。

“应该是,”身边的麦格道:“眼下只有他有那么强的实力,能发动雷电。”

“看来他们很安全,”亚历克斯重新双手握剑挥砍“我们也要再加把劲,杀光它们!”

在场的所有正在战斗着的战士,包括凯文三人,都暴出一阵吼叫声,整个大厅,发出嗡嗡的回音。

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

窗外的天色已经泛白,一脸憔悴的莱温斯顿,正双手支着下巴坐在办公桌前,如同一尊雕塑。

电话铃声猛的响起,莱温斯顿深深吸了口气,伸手将听筒拿起“喂,我是莱温斯顿。”

“长官,搜索部队联系到了!”电话那边的平静声音中,隐隐有一丝兴奋。

“什么?!”莱温斯顿眼睛一亮,嗓门也变的大了起来“命令他们马上撤离……不!马上接过来!”

电话那边安静了一会,很快传来沙沙声,一个悦耳却冷冰冰的女声传来“我是劳拉上尉。”

莱温斯顿定了定神,沉声道:“劳拉上尉,我是国家安全局特别事件调查部部长莱温斯顿,报告你那里的情况。”

“搜索队一切正常,但在到达目的地大约……五英里时所有电子仪器失效,十二分钟前恢复正常。”

莱温斯顿深吸了口气“那么之前派出的特种部队,找到了吗?”

“找到了,全队32人全部死亡,敌方杀人手法十分残忍,但现场没有交火过的痕迹。”

莱温斯顿呆住了。

良久,电话那边道:“长官,请指示。”

莱温斯顿咽了口唾液,嘶哑着声音道:“你们迅速撤离到最近的美军基地,假如条件允许,请……把尸体也带回来,就这样。”这一瞬间,他仿佛苍老了十岁。

“是的,长官。”冰冷的女声回答,接着挂断了电话。

莱温斯顿将传来盲音的听筒丢到一边,抱着头伏在桌上。窗外的太阳已经升起,而办公室内,却依旧死气沉沉。

引子

2021-07-22

引子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2章 比试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第4章 汉莫

2021-07-22

书评(367)

我要评论
  • 原的绝&属于撒

    北非高原的绝大部分属于撒哈拉沙漠,但真正的沙地只占全部面积的五分之一。沙漠之外,还有砾漠和石漠。这三种地形呈镶嵌式分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