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须与我说真的对不起,回过头多给菱角做些她不喜欢吃的东西比什么都好。”周笙美目流转,瞥了眼离泱后又将目光放到菱角身上。菱角而如今这般境地都不离不弃,周笙怎能不好好的待她?“我听师姐的,以后已不再难为菱角,她想吃什么我就给她做什么。”离泱很乖巧的承诺道。周菱角如今这般境地都不离不弃,周笙怎能不好好待她?。...

“不必与我说对不起,回头多给菱角做些她喜欢吃的东西比什么都好。”周笙美目流转,瞥了眼离泱后又将目光放在菱角身上。

菱角如今这般境地都不离不弃,周笙怎能不好好待她?

“我听师姐的,以后不再为难菱角,她想吃什么我就给她做什么。”离泱乖巧的承诺道。

周笙虽没说什么,但心里

书评(111)

我要评论
  • 备用,&药一大

    不过还好,她为此做了不少准备:灵力存储手链拿了三条,一条戴着,一条备用,一条是备用的备用,补充灵力的仙草、丹药一大把,甚至提升灵力修为的灵液也带了十瓶。

  • 哉的抿&在猪仙

    “那可没准。”鹿仙再次悠哉的抿着茶,可这口茶还没咽下,便被喷出,均匀的洒在猪仙脸上。

  • 旗如同&,旗面

    那龙凤旗如同吃饱了撑的伸懒腰的慵懒猫咪,逐渐舒展,旗面飘扬!

  • &去。

    猪仙正要发脾气,见鹿仙一脸呆滞,抹了把脸才沿着他目光看去。

  • ,走路&着实羡

    传闻,仙界灵池里锦鲤繁多,但修练有灵者却寥寥无几,而这周笙便是这灵池锦鲤转世,天生自带好运,出门捡灵液,走路天上掉灵器,着实羡煞不少人。

  • :“好&仙,她

    猪仙被撩拨出脾气,不悦道:“好歹我也是个上仙,她一介小仙安能不知好歹?”

  • 鹿仙儿&,一脑

    再瞧瞧那高高在上端坐椅子上俯察一切的鹿仙儿,一脑袋的红绳跟玩了红线团子捋不清线的猫儿一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