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泱又低头,脑子却有些空白。周笙为自己祭献自身福运,而如今又到凡界犯险为他彻底清除魔神散灵,这份情谊他怎么能视若无睹?“师姐,之后我不不知情难以处置方式这件事,而如今我既已获知,事儿儿便由我自己来办吧!”离泱伸出手握着周笙软软绵绵的小手,不给她在自己的额头上周笙为自己献祭自身福运,如今又到凡界涉险为他清除魔神散灵,这份情谊他怎能视若无睹?。...

离泱低下头,脑子却有些空白。

周笙为自己献祭自身福运,如今又到凡界涉险为他清除魔神散灵,这份情谊他怎能视若无睹?

“师姐,之前我不知情无法处置这件事,如今我既已知晓,这事儿便由我自己来办吧!”离泱伸手握住周笙软软绵绵的小手,不让她在自己的额头上乱按。

“你的事就是我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的鹿仙&不幸又

    一直关注这里的鹿仙原本刚放下心,顿时坐直身体,瞪大鹿眼,胡须不幸又被拽掉一根。

  • 一笑,&。”

    “周笙?”鹿仙怔了怔,似是想到什么不由莞尔一笑,“这让我想起灵池锦鲤周笙。”

  • 缓缓卷&工。

    周笙长吁口气,但还未来得及擦拭额头上的汗珠,不远处的一面龙凤旗竟然缓缓卷起,似是要罢工。

  • &甚是熟

    猪仙听到这不由恍然,道:“我说这名字甚是熟悉,原来是她!”

  • 望着这&道:“

    鹿仙得意的又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无意拽掉一根随手丢弃后望着这八十一面龙凤旗,眯着眼一脸自豪道:“大善!”

  • 碌,她&前。

    此时娇小书童看起来越发忙碌,她迈着小短腿,飞速奔向那要罢工的龙凤旗前。

  • 珠,随&着大量

    她额头上冒出细微汗珠,随着大量灵力被消耗,身周灵力也随之涌动,看起来就像是被火焰拥簇的凤凰。

  • 个禁制&想,又

    周笙抱着胳膊看了眼龙凤旗,打了个禁制在其上,想了想,又拍了几次禁制才满意的点头,避免再次出现动摇情况。

  • 他侧身&像是默

    鹿仙抿着嘴一脸严肃,但满头红绳怎么看都有些违和,他侧身对身边猪仙问道:“这小家伙甚是眼生,你可认识?操作如此细微熟稔,不像是默默无名之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