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角对周笙的这个动作有些迷惘,这又整什么幺蛾子?也不是说就探宝吗?你抱着小锦鲤怎么就?周笙咳了声,伸出手指指怀里的鱼缸道:“这条小锦鲤,天上地下能从天池被带出的就这么一条,你可千万别馋了!”菱角发愣片刻登时一脸忿恨,龇牙咧嘴笑的道:“你这是...

菱角对周笙的这个动作有些迷茫,这又整什么幺蛾子?不是说开始寻宝吗?你抱着小锦鲤怎么开始?

周笙咳了声,伸手指着怀里的鱼缸道:“这条小锦鲤,天上地下能从天池被带出来的就这么一条,你可千万别嘴馋!”

菱角愣神片刻顿时满脸愤恨,呲牙咧嘴的道:“你这是看不起谁?我就算再饥不择食也不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旗面&飘扬!

    那龙凤旗如同吃饱了撑的伸懒腰的慵懒猫咪,逐渐舒展,旗面飘扬!

  • 仙门在&满意。

    整个忘仙门在鹿仙监督下布置的井井有条,每位小仙各司其职,他捻着胡须,甚是满意。

  • 要发脾&去。

    猪仙正要发脾气,见鹿仙一脸呆滞,抹了把脸才沿着他目光看去。

  • 不由撇&撇嘴,

    伸手摸了摸扎在总角上的红绳,她不由撇撇嘴,今天忘仙门所有人脑袋上都扎着红绳,弄的跟月老儿似的,甚是庸俗。

  • ,一脑&不清线

    再瞧瞧那高高在上端坐椅子上俯察一切的鹿仙儿,一脑袋的红绳跟玩了红线团子捋不清线的猫儿一样。

  • 是想到&灵池锦

    “周笙?”鹿仙怔了怔,似是想到什么不由莞尔一笑,“这让我想起灵池锦鲤周笙。”

  • 面龙凤&大善!

    鹿仙得意的又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无意拽掉一根随手丢弃后望着这八十一面龙凤旗,眯着眼一脸自豪道:“大善!”

  • &住,稳

    龙凤旗在她不懈努力下终于被控制住,稳稳的立在那,旗帜上金线的灵力再次喷涌。

  • 这小家&眼生,

    鹿仙抿着嘴一脸严肃,但满头红绳怎么看都有些违和,他侧身对身边猪仙问道:“这小家伙甚是眼生,你可认识?操作如此细微熟稔,不像是默默无名之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