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呕!”海鱼登时把刚吞下的菱角和小锦鲤连带鱼缸吐出,接着用可伶眼巴巴的目光盯着离泱,祈祷给条生路。菱角被吐出时还一脸懵,她没想起做为一只猫竟被一条鱼给吞了!这真是是奇耻大辱!发愣片刻,她转过身对着海鱼的脑袋来了个猫爪百连抽,在水里放佛丝毫菱角被吐出来时还一脸懵,她没想到作为一只猫竟被一条鱼给吞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呕!”海鱼顿时把刚刚吞下的菱角和小锦鲤连带鱼缸吐出来,然后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盯着离泱,祈求给条生路。

菱角被吐出来时还一脸懵,她没想到作为一只猫竟被一条鱼给吞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愣神片刻,她回身对着海鱼的脑袋来了个猫爪百连抽,在水里仿佛丝毫没有阻力一般对其进行打击报复。

书评(156)

我要评论
  • 还行,&红绳反

    她倒也还行,皮肤略白,年纪又小,做书童打扮,绑个红绳反而可爱。

  • 望着这&八十一

    鹿仙得意的又撸了一把自己的胡须,无意拽掉一根随手丢弃后望着这八十一面龙凤旗,眯着眼一脸自豪道:“大善!”

  • 的法诀&在龙凤

    一道道红色灵力构成的法诀不要钱似的拍在龙凤旗上,旗帜上不断冒着红光。

  • 周笙一&最要紧

    “想我周笙一介小仙,如今有机会能操控这传说中的龙凤旗,三生有幸。当然这都不要紧,稳稳当当的坚持到阿璃婚礼结束,拿到灵液才最要紧!”

  • “那可&出,均

    “那可没准。”鹿仙再次悠哉的抿着茶,可这口茶还没咽下,便被喷出,均匀的洒在猪仙脸上。

  • 他此时&傲然。

    一位头顶一对角的鹿仙端坐在椅子上,鹿角上垂挂些许红绳,他此时撸着稀疏胡须,一脸傲然。

  • 至整个&熟练上

    然而,整个忘仙门甚至整个仙界能熟练上手的仙人都不在,选来选去此事便落到周笙头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