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暖,你倘若冷就往我怀里些,这样就会被罡风吹着。”李修仁望着前方目不眼睛斜视的对站在自己身前比自己要矮上大半个头的林琪暖地说。这是他从药峰的一个师弟身上看见的。后来他去找药峰的长老交代他爹的事情。飞到半路听见了这名师弟对着他怀里的师妹说了这李修仁看着前方目不斜视的对站在自己身前比自己要矮上大半个头的林琪暖说道。。...

“阿暖,你若是冷就往我怀里些,这样就不会被罡风吹着。”

李修仁看着前方目不斜视的对站在自己身前比自己要矮上大半个头的林琪暖说道。

这是他从药峰的一个师弟身上看到的。当时他去找药峰的长老交待他爹的事情。飞到半路听到了这名师弟对着他怀里的师妹说了这句话。

原本他听到就听到了,也不会记得这么深。可当那个师弟说了这句话之后那师妹竟一脸甜蜜的靠在师弟怀中。李修仁几乎都可以看到两人之间冒出的粉红色小心心。

见识过这句话的效果之后李修仁便将这句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希望什么时候他也能对林琪暖说出这句话。

让他像那名师弟一样满脸深情的如同唱戏一般对林琪暖说出这句话实在是有些为难,所以他只能绷着脸尽量不去看自己怀中的人儿。因为他怕看到林琪暖那双月牙般的眼睛之后便说不出口了。不过微红的耳尖还是出卖了他此时忐忑的心情。

他突然有些慌。

若是阿暖如同那个师妹一般靠过来,自己是该用左手搂住她还是用右手搂住她?那个师弟当时是怎么做到那么自然的?

不过还没等李修仁想好该用那个手,林琪暖就转过头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二师兄,你带我御剑不是从来都开防护罩的?自从第一次带我御剑被罡风割伤了我的脸之后,你不是第二天就学会了如何御剑的时候开启防护罩吗?可是比宗门里的人都要快上一两年呢!都开了防护罩还哪来的罡风啊?”

……

李修仁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就,挺尴尬的。

“还是说二师兄你要关掉防护罩来锻炼我一下吗?那也可以呀!正好我也试试自己能不能结出防护罩了。来吧,二师兄飞快些,这个速度的罡风也实在是太小了!”

还没等李修仁回答林琪暖就已经帮他想好原因了。因为李修仁平日里实在是话少,所以林琪暖也习惯了帮他把没说出口的话给说出来。

谁让她总是能猜中二师兄的心思呢。

而且林琪暖一直是把李修仁当做自己哥哥一样的存在,所以听到了他的话也完全不会想到别的地方去。

感觉李修仁有点对牛弹琴呢。

“……那我开始加速了……”

无法解释的李修仁只能闷闷的催动飞剑开始加速。

“我要关防护罩了,阿暖你准备好。”

不过在见到林琪暖跃跃欲试的样子之后他也努力的配合起来。

“好!”

林琪暖回忆着师父教的防护罩的结印方法,一根根青葱似的还带着点肉感的手指飞快的划动。不一会儿,一个比刚才李修仁所结要小一半的防护罩就出现在两人头上。不过由于小,一米九几的李修仁几乎是要顶到了防护罩上面。

“我成功啦!哈哈!练了这么多次,总算是成功啦!之前每次我哥带着我站在地上练总是结不出来。看来还是要像二师兄你这样带着我在飞剑上面才能够结出防护罩来嘛。”

看到自己又学会了一项新技能,林琪暖高兴极了。她转过头来对着李修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在阳光的照耀下仿佛会发光一般。直接照进了李修仁的心里。让他的心也变得很温暖。

李修仁的嘴角也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笑意。阳光照射到他乌黑的头发上反射出细碎的光,给长长微翘的睫毛下投射出一片阴影。如花瓣般粉嫩的嘴唇,嘴角微微上翘。唇边浅浅的梨窝让人忍不住沉溺其中。

林琪暖被李修仁突如其来的笑给看呆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李修仁见林琪暖对自己露出痴迷的表情心里虽然高兴但面上还是绷得住,只不过嘴角的弧度更加的向上了一些,加深了这个笑容。

“二师兄,你果然还是要多笑笑才会不辜负你这盛世美颜啊!宗里的师姐师妹们虽然对我的评价多多少少都带着点不真实,但对于你的评价还是很正确的嘛。”

林琪暖突如其来的一句打破了李修仁的自我感觉良好,他收起了笑容眼带疑惑的望着林琪暖。

“你看,你这一不笑了就没有刚才迷人了呀!宗里的师姐师妹们都说冷玉公子的盛世美颜只有在他露出笑容的时候才是嘴迷人的。虽然平日里他面无表情的样子也很帅气,但是远不及他笑起来样子的十分之一。你看你刚才笑了那一下,就连我这个从小看惯了你容颜的人都会被你给迷住。”

林琪暖认真的给她二师兄解释。但是却见李修仁的眼神里的疑惑不再,剩下的只有,复杂。

原来阿暖痴迷是痴迷自己的容貌,但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所以啊二师兄,我们这作为年轻人,还是要多笑笑的嘛。平日里你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你是拒人千里不好亲近。也只有我跟我哥跟你一起时间长了才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嘛。啊,不知不觉我都能撑起这么长时间的防护罩了!二师兄,再快些吧。我想看看我的极限在哪里。”

听了林琪暖的话,李修仁也只能认命的默默加快了速度。

由于李修仁是驱剑从无极山上向下飞,几乎是一条坡度极大的斜线。原本林琪暖因为不是自己驱剑,所以就要努力的保持平衡。而且她还要撑起防护罩,再加上她又要求李修仁加快了速度。导致她现在就有点站立不稳。不过她还是咬牙坚持。

但因为林琪暖没有出声,所以李修仁还以为她是要自己更快一些。于是他也默默地不停加快速度。使得整个飞剑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速的下坠。不一会儿就超过了林琪暖的极限,也使得她无力再支撑自己的防护罩。

“二啊......”

林琪暖一句二师兄还没喊出口整个人就被因失去了防护罩而迎面吹过来的罡风给刮走了。

看着林琪暖被风吹跑了的身影,李修仁恨不得一掌拍死自己。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79)

我要评论
  • &才开了

    拉过女儿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又摸了摸女儿柔软的长发,冷月麒这才开了口。

  • 了起来&恐。

    看到来人,林琪暖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 二师兄&的不好

    赶在冷月麒说话之前,李修仁赶紧开了口,说完还看了林琪暖一眼。而神奇的是林琪暖竟然从这一眼中看出了二师兄的不好意思与羞涩。

  • 琪轩对&态度的

    其实林琪轩对于自己爹的说法是保持怀疑态度的。就不说是不是碰见妖兽了,若真的是大师兄出了意外,自己爹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

  • 暖打横&林琪轩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 为了她&里河山

    “弟子明白。就算是为了她,我也要守护好这万里河山!”

  • 的林琪&什么,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