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什么,就她那点子修为,吃了这木灵果都是暴殄天物。师妹你等等,待师兄我去找她要来。这样你也罢给师姐一个交待。”说着那师兄就直接冲林琪暖这边走了回来。人都到面前了,林琪暖也不能够再装做没听到的样子,只好站站起身。“哎,你。除了一个木灵果是也不是你说着那师兄就直接冲林琪暖这边走了过来。。...

“买什么,就她那点子修为,吃了这木灵果都是暴殄天物。师妹你等等,待师兄我去找她要来。这样你也好给师姐一个交代。”

说着那师兄就直接冲林琪暖这边走了过来。

人都到面前了,林琪暖也不能再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只得站起身。

“哎,你。还有一个木灵果是不是你拿去了?识相的就赶紧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区区一个练气的也敢来跟我们抢东西!”

那师兄一脸不屑的看着林琪暖,直接勒令她交出果子。

原本还打算若是他们好好跟自己商量也不是不能把果子让出去。但是听了这师兄的话林琪暖觉得自己就算是暴殄天物也不要交给他们。

“首先,这木灵树是无主之物。其次,这果子是我自己拿到的为何要给你?更何况我摘果子的时候你们都还没来呢,又何来跟你们抢东西一说?最后,就算我只是区区练气期,但是我也一样有吃这木灵果的权利。这与我的修为没有半点关系!”

本着不惹事也不怕事的原则,林琪暖直接怼了回去。

“小娘皮,敬酒不吃吃罚酒!”

听了林琪暖的话,那师兄觉得一个小练气的竟然还敢跟自己顶嘴?实在是有损自己在师妹面前的形象!于是他也懒得多说什么,抽出佩剑直接就向林琪暖拿着木灵果的手砍去。

不过好在听到他们的话以后林琪暖心中就有些戒备。因此当那师兄走过来时她故意跟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知道自己这番话很有可能会惹怒这个看起来就脾气不好的人,所以林琪暖说话的同时也在防备。当他的手抬起来时,林琪暖就已经开始预估着自己要怎么避开了。

但由于这师兄是金丹期的修为。就算林琪暖有准备,但也只能险险的避开要害,手臂上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剑气所伤。

此时天气热,人们穿的单薄。很快林琪暖的衣袖便浸染的血,看起来如同好大个伤口一般。

“还敢躲!我看你这下怎么躲!”

那师兄原本只打算要林琪暖的一只手。但在看到林琪暖一个小练气竟然避开了自己的一剑之后,顿觉她是在啪啪打自己的脸。当下怒气上涌,恨不能马上砍了这个不识抬举的小练气。

他口中念着法诀,手上的剑也没停,继续向林琪暖砍过来。只不过这次不是对着手,而是直接对准了林琪暖的头。

林琪暖原本是想打不过就跑的。因此在受了那一剑之后也不恋战,直接转身就像逃走。可还没跑出两步就感觉自己的脚有些提不起来了。低头一看,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地上的杂草竟然疯长着没过了她的脚背,当她抬脚的时候杂草就像是绊子一样拉着她的脚让她不能前进还差点被绊倒。

好不容易挥剑砍断了杂草,结果前面的树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用树枝结成了一堵墙,直接挡住了林琪暖的去路。没办法她只能掉头。可就这一转头的功夫,那魁梧师兄的剑已经紧跟着劈了下来。

望着那师兄看着自己如同看待死人的目光,林琪暖头一次生出了自己竟然会死得如此不值的想法。

看到林琪暖绝无可能逃脱,那长相甜美的师妹悄悄的放下了一直指着这边施术的手指,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原本竖起老高的杂草也因失去了控制而重新垂落到地面。

“阿暖!”

李修仁因极度害怕而略显沙哑的嗓音从天边传来。

随着他的声音,一道拇指那么粗的雷直接劈到了即将要取林琪暖性命的那个师兄身上。毫无防备的他顿时被雷劈成了黑炭。虽不致死,但也是直接冒烟了的。

林琪暖只见到自己二师兄的身影仿佛天神一般从天而降。刚才因临近死亡而产生的各种不好的悲观的情绪顿时烟消云散。就只剩下了委屈与愤怒。

她瘪了瘪嘴,忍住了即将要留下来的眼泪。虽然很不想做那个遇事只知道告状找靠山的人,但此时她就是想告诉二师兄自己很委屈也很愤怒。

“二师兄,你要是来的再晚一点就该见不到我了!他们,他们直接就要来抢我好不容易得来的木灵果。我不站着给他们欺负,他们竟然就想要杀我!这也太没道理了!”

说着说着,声音里就带上了哭腔。

李修仁又是后怕又是心疼的一把将林琪暖搂进怀里,不停地轻拍林琪暖的后背安抚她。

此时他无比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找那什么劳什子的药草?还心大的将阿暖一个人留在这里!这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差点跟她天人永隔了!阿暖此时竟然还忍着眼泪不哭,可见她刚才是真的受了大委屈的!

若不是时机不对,李修仁真有点想锤爆自己的猪脑了。不过在锤自己的脑子之前,先要锤爆对面那个胆敢伤害阿暖的人才是!

从自己身上掏出一个锦囊塞进林琪暖的手中,李修仁对着她嘱咐道。

“阿暖,你收好这个锦囊。里面是我爹给我的护身符,可挡化神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我早就想给你,可一直找不到机会。若早知如此,我第一时间就把这个锦囊给你了。你走远些,莫要被波及到了。等我给出气!”

说完,安抚的拍了拍林琪暖的肩,李修仁便浑身冒着冷气转身举剑指向被自己劈成黑炭的那个师兄。

“名号。”

那人虽是金丹期,修为比李修仁要高。但因李修仁是剑修,在师门里经常会越级挑战。最高纪录是曾经打赢了金丹后期的弟子。所以他这个金丹初期李修仁对上是完全不虚的。

由于被劈成了黑炭,所以那师兄一时半会儿还处于呆滞的状态,没能反应过来李修仁说的什么。倒是他那个师妹从李修仁易出现就一直盯着他的脸,看得如痴如醉。此时见自己的师兄不能回答,连忙走上前来。

“我们是赤水宗掌门云霞仙子的徒弟。我叫白湉,这位是我师兄吴沐。今日路过此处感知到有木灵果的气息才会前来查看。若与你这位,师妹有了什么摩擦那都是纯属意外。还望这位师兄莫要见怪。”

这娇滴滴的嗓子比起之前与她师兄说话时的声音要甜上好几倍。望向李修仁的目光更是含羞带怯,我见犹怜的样子。

若是其他男人见了,就算不喜欢但也会放软些态度。

可惜她面对的是无极宗被称为“寒玉公子”的李修仁。既然都被称为寒玉了,那肯定是君子美如玉,态度寒如冰了。

只见他听了白湉的自我介绍以后仍旧不停的释放着冷气,甚至比刚才更冷,都快有一种让人望而生畏的感觉。

因为李修仁看出了这两人的修为。一个金丹一个筑基。偏偏要去欺负阿暖一个练气的?

“来战。”

直接吐出这两个字,李修仁也不等对面两人有什么反应,提剑就上。

第一章

2021-09-15

第二章

2021-09-15

第三章

2021-09-15

第四章

2021-09-15

第五章

2021-09-15

第六章

2021-09-15

第七章

2021-09-15

第八章

2021-09-15

第九章

2021-09-15

第十章

2021-09-15

第十一章

2021-09-15

第十二章

2021-09-15

第十三章

2021-09-15

第十四章

2021-09-15

第十五章

2021-09-15

第十六章

2021-09-15

书评(409)

我要评论
  • &一的热

    柔嫩又带点肉感手儿此时格外的冰凉。被李修仁温热的手握住后便紧紧的抓住这唯一的热源怎么也不肯放手。

  • 子外巨&部掩盖

    林琪轩一边走进门一边顺嘴就要说出来了。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院子外巨大的爆炸声就将他的话音全部掩盖。

  • 定要挑&在今天

    “爹,娘!你们不会是想说那件事吧?为什么一定要挑在今天说啊?”

  • “不过&是跟老

    “不过爹,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吗?大师兄他修为也不弱,怎么可能碰见妖兽就……自小那些妖兽见了他不都是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的吗?”

  • 望着怀&一丝担

    将林琪暖打横抱起,望着怀里虽闭着眼却还在流泪的人儿,被林琪轩称为阿仁的李修仁白玉一般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 双手怎&前这个

    她想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哥哥,可颤抖的双手怎么也无法使面前这个一脸担忧望着自己的哥哥移动半点。

  • 什么,&抓了个

    沉浸在恶梦中的林琪暖手无意识的举起想要抓住什么,可是却抓了个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